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韩国史上最强“越北家族”,祖孙三代弃韩投朝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冯茵伦

  韩国前外长崔德新投奔朝鲜30多年后,其次子崔仁国也追随父亲的步伐“弃韩投朝”,将永久居住在朝鲜。

  

韩国史上最强“越北家族”,祖孙三代弃韩投朝


  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官方网站“我们民族之间”7日报道,7月6日,朝鲜天道教青友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李明哲(音)等朝方人士在平壤顺天国际机场迎接崔仁国。当天,他以一身黑色西装登场,头戴鸭舌帽,神色轻松。接过花束后,崔任国发表抵朝感言。

  他表示,回到崔家世代所居的祖国怀抱,是遵守祖父辈的遗言,应尽的孝道,也是“实现祖国统一伟业”的使命。因此,即便自己已经年过七旬,仍“怀着人生才刚开始”的觉悟,决定永远居住在朝鲜共和国。

  这起“越北”事件不仅引发韩国社会舆论,也令沉寂三十余年、韩国迄今为止最高级别官员的“叛逃”往事再度回归大众视线。

  

韩国史上最强“越北家族”,祖孙三代弃韩投朝


  (《我们民族之间》报道崔仁国抵达朝鲜的新闻画面。)

  崔仁国的父母:长官出身、在朝获得金日成勋章

  崔仁国的朝鲜情结,要从他的祖父辈开始说起。

  他的祖父崔东旿是朝鲜为了摆脱日本统治所展开的独立运动的领袖,曾担任前朝鲜领导人金日成的老师,并在朝鲜战争期间被安葬在平壤爱国烈士陵园。

  

韩国史上最强“越北家族”,祖孙三代弃韩投朝


  1914年9月,崔东旿的长子崔德新在平安北道议州郡出生。从南京、美国等军士学校毕业后,他多次晋升,并在韩国前总统朴正熙执政时期,担任韩国第9任外务部长官和韩国驻西德大使。

  1967年,韩国中央情报部认定不少在德国生活的留学生、侨胞等群体为“间谍”。得到朴正熙授权后,中央情报部背着崔德新,对“亲北分子”嫌疑人开展绑架活动。为此,韩国与西德发生外交摩擦,西德政府提出强烈抗议,并要求韩国撤换大使。当时,朴正熙把所有责任推给崔德新,他的大使生涯因“背锅”戛然终止。

  此事令崔德新与朴正熙渐行渐远,为最后决裂埋下伏笔。

  

韩国史上最强“越北家族”,祖孙三代弃韩投朝


  1967年4月,放弃所有官职的崔德新宣布重任韩国天道教首领。1976年,崔德新携妻移民美国,发表“脱离韩国宣言”,公开与朴正熙决裂,随后多次访问朝鲜。

  1986年,崔德新夫妇再次访问平壤,并最终留在朝鲜。

  崔氏夫妇“入北”的消息传出后,韩国舆论一片哗然,留下了光复后越北的韩国人士中最高级别的先例。韩媒当时称,崔德新是因经济问题才选择去平壤“养老”。

  不过,撇开南边的舆论和谣言,崔德新在朝鲜的日子过得确实相当舒适。他除了先后担任朝鲜天道教青友党中央委员会长,最高人民会议代议员等要职外,还有一个很特别的头衔——朝鲜高尔夫协会会长。

  

韩国史上最强“越北家族”,祖孙三代弃韩投朝


  (崔德新夫妇和前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日成的合照)

  1989年11月16日,崔德新去世,朝鲜以国葬规格,将其和祖父安葬在一起。

  朝鲜官方发布的讣文如此评价:“崔德新先生与受苦受难的祖国命运一道,长期在海外和南朝鲜走过了坎坷不平的道路。他是在金日成主席英明领导下,到了人生暮年才找到真正的爱国爱民族的道路,把自己的有生之年全部奉献给了主体祖国的繁荣昌盛和祖国自主和平统一……”

  

韩国史上最强“越北家族”,祖孙三代弃韩投朝


  (左为崔德新,右为柳美英)

  虽然外界对崔仁国的父亲——崔德新的越北事实历历在目,但有评价称,崔德新的母亲柳美英也是“脱南”后跃升朝鲜高权位,不容被一笔带过的人物——

  1986年9月,柳美英随夫获得朝鲜永久居住权后,不到五年,便先后担任朝鲜天道教会中央领导委员会顾问、朝鲜最高人民会议第9届代议员。

  崔德新去世后,柳美英独挑大梁。1991年1月,她被朝鲜官方授予1级国家勋章。

  从1993年7月开始,她担任起朝鲜天道教青友党中央委员会委员长,并在2002年被授予“金日成勋章”,被朝鲜内部评价为名副其实的"核心人士"。

  

韩国史上最强“越北家族”,祖孙三代弃韩投朝


  2016年11月23日,柳美英逝世,享年95岁。朝鲜当局通过劳动党机关刊物《劳动新闻》发布讣告并这样评价:“柳美英先生为民族繁荣和祖国的自主统一而献身的爱国政治活动家"。

  

韩国史上最强“越北家族”,祖孙三代弃韩投朝


  “红孩子”的烙印

  崔德新夫妇越北,并没有带走他们的五个孩子。和父母的荣光截然不同,被打上“红孩子”烙印的他们,或留迹海外,或留在韩国,饱受生活之苦。

  

韩国史上最强“越北家族”,祖孙三代弃韩投朝


  据悉,崔德新的长子已经去世,三个女儿均居住在国外,而次子崔仁国一直留在韩国。

  作为韩国史上最高级别“叛逃”官员的儿子,这个标签和身份令他处处碰壁——

  2013年3月,崔仁国接受韩国当地电视台的采访时表示,工作不稳定,被不少公司以各种理由辞退。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表示,崔仁国在前政府时期曾担任“人力情报(huanman intelligent)”工作,获得一定报酬,但现政府上台后,这类情报收集工作人员不断减少,使崔仁国陷入窘境。

  他认为,崔仁国在朝鲜安定后,很有可能接任母亲生前曾担任的天道教委员长一职,生活情况也能有所改善。

  “有多富裕不能说,至少车辆和司机能保证。除此之外,理念和根源性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消息人士补充道。

  据了解,崔德新去世后,2000年8月,柳美英作为韩朝离散家属访问团的朝方团长,重返韩国。

  有猜测,柳美英以年迈的样貌再次出现,激发崔仁国想尽孝的愧疚心。

  据统一部介绍,崔仁国自2001年以来共访问朝鲜12次,他也是自2017年11月文在寅政府执政以来,首次获准访问朝鲜的民间人士。

  

韩国史上最强“越北家族”,祖孙三代弃韩投朝


  (2000年韩朝离散家属见面会上,崔仁国和母亲柳美京再次相见。)

  蒙在鼓里的韩方:一团迷雾

  崔仁国“越北”消息令韩国各方震惊。韩国政府称,直到7日朝方公布消息才获晓此事。

  

韩国史上最强“越北家族”,祖孙三代弃韩投朝


  统一部相关人士8日表示,若‘越北者’真的以出国旅游为幌子,再转机去平壤,“事实上根本无法阻止”。目前,统一部正通过相关渠道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不过,韩媒对政府言论和信息延后情况表示怀疑,认为情报机关会对崔仁国这样有“特殊背景”的人进行监视。对此,韩国国情院以“不知道需要处理此事”、“除了统一部正式立场,没有更多可说的”为由搪塞韩媒采访。

  据韩媒介绍,韩国国情院在仁川、金浦、金海等主要国际机场设立办事处。虽然国情院的主要职能是应对恐怖袭击,但朴槿惠政府之前还负责寻找国际犯罪嫌疑人、有越北倾向的人群。

  韩媒认为,政府这波“不知情”操作实际暗藏玄机。而朝方大规模宣传崔仁国越北一事,也别有深意。

  韩联社直言,“韩国公民赴朝永久居留实属罕见”。

  据官方数据显示,金正恩上台执政后,进入韩国的“脱北者”人数不断下滑,2015年的脱北人数为1277人,较2011年减少52.8%。不过,与之对应的“越北者”人数寥寥可数。

  韩国《世界日报》援引统一部的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8年,朝鲜遣返的韩国“越北者”仅13人。

  据了解,根据韩国《国家安全法》第6条,潜入·逃出罪成立,最高可判处10年以下有期徒刑。

  

韩国史上最强“越北家族”,祖孙三代弃韩投朝


  NEWSIS新闻等多家媒体分析,朝方需要这样的人物,作为对朝、对外的宣传素材。未来,崔仁国也有望在其他的宣传活动中登场,为朝方发声。

  还有分析认为,崔仁国的脱北时间节点值得推敲。

  上个月30日,朝美首脑在板门店举行会晤,翻开历史性的篇章。当时,接替金英哲出任劳动党统一战线部部长的张金铁首度现身。韩媒认为,张金铁曾负责韩朝民间交流,上任后即将展开新一轮对韩外交路线,催化了崔仁国赴朝决心。

  

韩国史上最强“越北家族”,祖孙三代弃韩投朝


  (红色圈出的为张金铁,来源:韩联社)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