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好硬好涨老师受不了了 老师你下面太紧进不去

2020年02月14日9880百度已收录

好硬好涨老师受不了了 老师你下面太紧进不去/图文无关

两个年轻老师正在蹲大号,还聊着天。

“新分配进来的许老师上午没来,又病了?”

“老毛病了,痛经,大学时就痛得死去活来,治不好。今天把市里最好的医生给请来,现在还在诊治呢。”

“许老师挺有钱的哈,人家去医生那儿看病,她把医生请来看。”

许老师教音乐,是老师队伍中的青春美少女,素质超高,看起来像十八九岁。她有痛经毛病,学校里不是秘密。

陈默挺喜欢许老师,突然想起广寒仙子送的气血凝露,这是用月宫的桂花露制成,说是包治天下女人病。

去看看。

擦干血迹,他拔腿往教室宿舍跑。

许老师的寝室里,有两个要好的音乐组女教师陪着,床边有个身穿白大褂、三十岁不到的女医生。

她姓王,市里挺有名,米之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博士,导师是诺贝尔奖获得者。她专攻妇科,属于人才引进到希南市。

请这样的名医上门,那得花多少钱啊,许老师家庭不简单。

陈默挤了进去:“医生,看得好看不好啊?”

王博士白了他一眼:“痛经是世界性难题,没哪个医生敢打保票。我这里开了些药,许老师用几天看看效果。”

捂着肚子痛得直哼哼的许老师,痛苦地皱了皱眉,这些药,以前她都尝试过,效果不怎样,副作用挺大。

对医药,陈默倒有一些些懂。他父亲是县城小中医,略有些祖传,从小替父亲采药碾药,天长日久,多少有些耳濡目染。

他拿起几种药细细端详着。

王博士冷笑了声:“你懂医学?”

陈默蹦出一句:“我不懂医,但我能治这病。”

“你胡说什么?”王博士脸都绿了,我米之国顶尖大学医科博士生,我的导师更是获得过诺贝尔医学奖,我们尚且无法将它治愈,你不懂医,能治这病?

有豆腐没,借一块撞死算了。

作为博士生,王博士看到陈默穿着校服,更为不屑:“外面去玩吧,同学。”

说完,再也不理陈默:“许老师,刚才我说了,痛经的病理,至今医学界还无法研究透彻。但不会危及生命,你服了这些药,安心休养段日子,注意以下事项……”

说完,王博士笑了:“不瞒你,我也有这病,每回痛得想死的心都有。在场两位漂亮的老师,特意前来围观,想必基本都差不多。让你们失望了。”

陈默拉了拉她白大褂:“医生,刚才我说了,我能治这病。”

现场还有两位年轻漂亮女教师在,让陈默有些难为情,他本想和王博士单独说,无奈人家不鸟她。

王博士面带不快:“同学,你没学过医,我却是米之国顶尖大学博士,我尚且深感为难,你却说你能治,这样说,是打我脸么?”

几个女教师都轻笑起来。

“倒不是。”陈默摇摇头,“我真能看这病,顺便把你和老师们的病也给治了。”

“拉倒吧。”王博士拉长了脸。

痛得满头大汗的许老师却侧过了头,她知道陈默父亲是个小中医,现在病急乱投医,连博士都治不好,说不定民间偏方管用呢。

“小……小陈,你有什么……办法?”

陈默掏出了锦盒:“嫦娥姐姐送我一盒药……”

好硬好涨老师受不了了 老师你下面太紧进不去/图文无关

“轰……”

全场笑尿。

王博士气都岔了:“你咋不说天蓬元帅送你的呢?”

“猪八戒被关在其他地方,没机会送我东西。”陈默的神情很专注,撕着锦盒包装。

“哈哈哈……”教师们眼泪都笑了出来。

王博士轻声对身边一位老师说:“这孩子病得不轻,赶紧找个神经科大夫看看。”

突然,她吸了吸鼻子。

一股从未闻过、沁入心脾的香味,隐隐透着仙气,使得全身毛孔都仿佛贪婪张开。

这是一种本能的、无法抵抗的诱惑。

陈默从锦盒中,拈出粒通体金黄的药丸:“许老师,你等一下,我用水调和,这一粒,够一百个人使用,保证一次有效,永不复发。”

奇怪的是,谁都以为这孩子在闹笑话,然而却没一个人出言制止,因为,那股香气,束缚了她们的手脚。

陈默挺难为情地说:“真的不好意思,要不你们都出去一下。”

“为什么?”教师们问道。

“因为……因为服了药后,还需要在腹部用独特手法按摩……”

“不行。”许老师断然拒绝。

孤男寡女,你小子是不是想趁机占便宜?

王博士冷笑连连:“医药界有这种理论?”

陈默摊摊手:“那没办法了,按摩手法不配上,药效无法散开。我这治疗方法,你们理论界没法相信、也没法理解的。”

许老师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也抵不住害羞,不愿独处。

陈默只好让步。

很快,陈默调制好药水,打开识海,让妲己把嫦娥叫了出来。

双手不由自己控制,紧贴许老师腹部缓缓游走,陈默自己也面红耳赤,不敢直视被按摩的部位。

许老师起先羞得满脸通红,然而三两下之间,她诧异了:“不痛了!”

“小许,真的不痛了?”

“这么有效果?”

“会不会碰巧不痛了?”

许老师跳下床,活蹦乱跳地转着圈:“太神奇了,不可能碰巧,是药效起了作用,腹部感觉和以前完全不一样。”

陈默乱摇着手:“许老师躺好,快躺好,按摩需要一柱香时间,也就是大半个小时……”

一个漂亮女老师急不可耐,拉着陈默的手就跳上了床:“同学,快给我治治,今天早晨我还痛得死去活来呢。”

“我也要治,最近每次来大姨妈都要死要活,同学先给我看吧。”

陈默挠着头皮只好傻笑,心说乱哄哄地,要不按年轻漂亮的顺序来吧。

王博士满脸羞愧:“同学,你拿出药丸时,我就觉得有戏。给我也治治,行不?”

中午时分,陈默才累得软脚蟹一般,被几位女教师送往了食堂。

这事,暂时不外传,因为究竟效果如何,得隔几天才能证明。

不推荐的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