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被男朋友扒衣捏奶头 男朋友边摸边吃奶边做

2020年02月15日4820百度已收录

被男朋友扒衣捏奶头 男朋友边摸边吃奶边做/图文无关

我今年26岁,和男朋友在一起一年多,感情稳定。

男朋友家有五口人,爸妈和姐姐,姐姐是收银员,离婚带着一个3岁大的孩子。爸妈都是工厂职工,妈妈已经退休,在家里照顾小外孙。

男朋友家是农村的,他爸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来城里打工,早年趁着房价低在本市买了一套100多平的房子,目前已经装修好了,总的来说他们家的经济条件还是很不错的。

我出生县城,下面还有个弟弟,从小虽没有被娇生惯养,但也是被疼爱长大的。我家里经济条件很一般,我爸妈知道男朋友家有房子,所以在经济层面都非常满意,甚至觉得我有点高攀。

上个月男朋友邀请我去他家吃饭,我很紧张的,就和我妈说了。我妈告诉我,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早点去也好了解下他家的情况,所以就答应男朋友去了。

我原本以为男朋友是带我去他家的,谁知我跟着他转了两趟公交车,兜兜转转到了郊区,进了一家工厂的宿舍楼。

我有点懵,就问男朋友不是去你家吗?男朋友说:哦,忘了告诉你了,我们全家都住这里,家里没开火不方便,所以就带你来这里了。

于是男朋友带着我上了楼,我们穿过员工宿舍楼长长黑暗的走道(那个走道到处丢放着垃圾,一股浓重的腐烂臭味中又夹杂着各种做饭菜的香味,总是一言难尽。)

最后男友进了走道尽头的一间宿舍,我跟着也进了。

男朋友的家人见我来了,都挺热情,给我端茶倒水,我拿出了给他们买的水果,他爸笑嘻嘻地接过,让我随便坐等吃饭。

坐下后,我开始打量这个小宿舍:20平左右的宿舍里放了三张床,两张大床,一张上下铺。大床上放着两床被子,下面铺着各种颜色拼接成的床单;上下铺的下铺睡人,也铺着床,上铺放物品,特别杂乱,床的边缘的铁架上挂着各种衣服。

除了这三张床外,还有一张小饭桌,一台冰箱,一个洗衣机,和一张电视桌,整个房间的空间利用率达到极致,以至于走路都到侧着走。

宿舍外面有个小阳台,男朋友的妈妈就在阳台上做饭,虽然是在阳台上,但是因为刮风的原因,屋子里还是弥漫着呛人的油烟味。

差不多过了半个多小时,快到饭点的时候,男朋友姐姐抱着她的儿子回来了,一进门她就把儿子扔床上然后开始大声地抱怨,说刚刚打麻将又输了多少多少,男朋友的爸爸凶了她几句,让她不要打麻将了,她这才闭嘴,这才注意到我的存在。

被男朋友扒衣捏奶头 男朋友边摸边吃奶边做/图文无关

接下来就是男朋友小侄子的表演时间了,这小家伙,一落地就是各种蹦跶,看到我这个陌生人,一点都不怕生,而且还拿起床上的玩具砸我。

好几次我都被砸的疼,但又不好说,[ct]男朋友的家人看到了,居然完全不在意,没有一个出来管这个熊孩子的,好气啊。[/ct]

我在那里如坐针毡,好不容易熬到了饭点。

这一上桌,我就没了胃口,只有四样菜,其中三样是萝卜、白菜和酸菜,唯一算硬菜是一盘蒜薹炒肉,蒜薹都发黑,一看就是隔夜菜。

男朋友的妈妈先发话了:我就随便做的,你不会嫌弃吧?

我赶紧笑着回答:怎么会呢!

男朋友的妈妈又说:不嫌弃就像自家一样,千万别客气哈。

我给了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我扒了几口米饭,正准备下筷夹菜呢,就在此刻,一股恶臭袭来。

小侄子拉了!就在床上拉了!!

男朋友妈妈见了,就过去抱孩子,一边骂孩子为什么要拉粑粑不知道说,一边示意我们继续吃。

男朋友的爸爸、男朋友的姐姐以及男朋友,[ct]他们三个人就和没事人一样淡定地吃着饭,而我却一点食欲也没有了。[/ct]

男朋友的爸爸见我没怎么夹菜,便问我为什么不吃,我只好说:我有点渴,想喝点水。

于是男朋友爸爸就从冰箱里给我拿了一瓶营养快线给我倒,我赶忙说谢谢,然后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

这下可没把我恶心了坏了,]那饮料都结块了,我的天,我实在不敢想象这是什么时候的饮料。

但毕竟是第一次见面,我也不好直接吐出来,就忍着吞了下去……

吃完饭后,我坐了一会儿就回了家。

晚上回来,我突然肚子剧痛,跑了十几次卫生间,到最后直接没有力气快虚脱了,室友见我这样,赶紧把我送进了医院。

一检查,食物中毒。

让我寒心的是,男朋友知道了这件事,他第一反应并不是觉得自己的问题,而是说我太娇贵了,他说他们家一直都是这样

我问男朋友,为什么他们有房子不住,男朋友说,因为他们家人都觉得住自己家太费钱了,水要钱,电要钱。但是住宿舍就不同,水电用的都是工厂的,可以省很多钱。并且他还表示他们家还有一间宿舍,以后结了婚,我们两个人可以搬到那一间去睡。

我很不理解,男朋友就说我不知道赚钱的辛苦。可是他们家明明就不缺钱啊。

我真的无法想象,如果以后和男朋友结婚,婚后也和他们挤在这个小宿舍里生活,然后天天吃他家的过期食品,我会怎么样啊。

说实话,他们家的节省和邋遢,真的是太刷新的我认知了。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