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宝贝舅舅想你了 小舅舅我们不可以这样

2020年06月05日2900百度已收录

宝贝舅舅想你了 小舅舅我们不可以这样/图文无关

去年春节前因为一场考试没抢到卧铺的票,整整五个小时我都端坐在硬邦邦的座椅上咒骂排考试表的老师。

好不容易到了无锡,我取下行李箱就准备逃离,可场面实在太混乱,上层置物架甚至有一个重物砸到了我的头。我在心里说了一万句“靠”之后才勉为其难地答应叫我捡起那东西的阿姨。递过去的时候我才看清那东西的真面目——一本破旧的蓝色封面相册。

瞬间勾起了我的回忆。

我妈的床头柜也有一本相似的蓝色相册,可是她从未在我面前翻开过。小时候我也问过关于相册的事,妈总是挥挥手说那只是个空壳子。我自然是不信的,于是脑子里就各种关于这本相册的浮想联翩,比如可能是我妈的初恋情人,或者是受人委托保存的秘密证据照片。

鉴于我妈密不透风的嘴巴,这件事也就逐渐被我遗忘。可这突如其来的砸头事件大概是上天给我提了个醒,迷信的我这次回家一定要问个究竟。

当我时隔多年再次问起那本相册时,我妈答应得竟出乎我意料的爽快:“你大了,看看也没事。”于是我终于得以见见那本相册的庐山真面目。

打开相册,一股90年代陈年的气息扑面而来。翻了两三页,照片上都出现同一个男人,我看着有点眼熟但没立即认出,就问:“这是?”

“你舅舅。”

她这么一说,我就把舅舅现在这张老脸和照片上的青葱小伙儿对应上了。虽说舅舅现在过得也挺体面,但在这些照片上却是穿着时髦得出乎我的意料。

每一张照片里他的身边都会有一个女孩,但每过几张又会变成另外一个。很显然,通过这些亲密的姿势可以看出,舅舅和这些女孩是恋人关系。虽说人不同但我算是看出来了,这历任女友放到哪个班那绝对都是班花级别的,舅舅年轻的时候绝对是个风流浪子。

我突然又想到现在的舅妈,我管她叫兰舅妈。

她身材高瘦,皮肤有些暗沉五官又是典型亚洲人的扁平。虽说她在我心里是美的,可跟我舅那些历届女友相比,那差距就出来了。

兰舅妈家里也是一堆烂摊子,有个吃喝嫖赌的哥,经常就是来舅妈管的那家店里面来要钱,兰舅妈的爸妈也是护着她哥,任凭他来这边闹。

不谈别的,就这两个情况加起来,我都不明白在我眼里算比较肤浅的舅舅怎么会最后娶了兰舅妈,姑且当他是突然良心发现了吧。

经济情况不错的舅舅娶了兰舅妈,按道理来说会给她减轻不少娘家人那边的经济压力。可在我看来,这个不怎么着调的舅舅,硬生生又给增加了不少的烦恼。

整天是应酬喝酒不着家,按照他以前的风流成性,我都怀疑他会不会有外遇情妇之类的养在外面。家里大大小小的事都是兰舅妈一个人打理,就连我那明年就要高考的弟弟,也没得到过几句他的关心。

好在兰舅妈的性格算是比较强硬,也不在乎我舅什么态度,给我们展现出来的样子就是:女人也能扛起一片天。这也是我最敬佩兰舅妈的一点。

大概我妈也是想替我舅弥补吧,一直以来她都比较照顾兰舅妈,她们俩的关系好得不像一般的这种嫂子和小姑子的关系,简直成了闺蜜。也因此,我,我妈,兰舅妈,我弟组成了一个坚固的小团体,啥事儿都互相分享。

上学期有段时间我比较忙,很长时间没有关注我们四个人的小群。一次和我妈的日常例行通话时,她给我抱怨了舅舅的事。

舅舅有一堆生意场上的朋友,说是狐朋狗友我也同意,反正没见他带回家里来。听我妈的描述,就在前一段时间,陆续有好几个都找他要经济上的帮助或者是投资,舅舅这个人,对家里人比较狠但在外比较懦弱,人家有求,他就是必应。

宝贝舅舅想你了 小舅舅我们不可以这样/图文无关

短短一个月下来,我舅的账户里头就差不多要光了。等到他反应过来这是人家联合起来炸他这个“好朋友”的局的时候,一切都晚了。他偏偏什么证据都没有,最后只能是人财两空。

在外受了气的舅舅,把什么气都撒在家里人身上,而在这个节骨眼儿,兰舅妈她哥又来找麻烦,一场大战简直一触即发。

兰舅妈虽说坚强但肯定也会感觉到委屈,我妈成了唯一她能倾诉的对象。我妈也是丝毫不在意这个骨肉相连的弟弟,和兰舅妈一起骂,骂到最后我清楚地记得我妈给我描述兰舅妈当时的动作表情。

只见她抹了抹眼泪,眼神突然变得坚定:“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事情总是要解决的。”

在这之后的一个星期,我妈都没有收到一条兰舅妈的消息。直到一个下雨的星期天,我家的门铃被按响,我妈打开门,一个浑身湿透的人扑到她身上。

是兰舅妈,她瘦了一大圈,眼睛下面乌青。沉默了许久,兰舅妈好像终于能发声了似的。

“解决了。”

一切烂摊子都被她解决了。

没有人知道她这几天是怎么过来的,找律师,找证据,做功课,还要照顾我那高考的弟弟。

前几天是舅妈新店开张的日子,我,我妈和高考结束后容光焕发的弟弟都参加了那场开业典礼。

新店取名“兰”,logo是一只放在圆圈里的兰草,还没有开出花来。

拿到暑假打工第一份工资的弟弟扬言要请我们吃到撑,于是那天晚上我们仨定了一个巨贵的餐厅。看到我弟铁青的脸色,我抑制住不笑并用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你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你需要承担这些。”

我们大快朵颐后都摸着肚子趴在餐桌上,兰舅妈喝了点酒,似乎有点醉意,开始说些奇奇怪怪的话。

“其实我原来不叫沈兰,这个名字是我自己取的。”

“兰坚贞不屈,兰生于幽谷,兰无所不能啊!”

“可是兰......外面有小圈圈呢。”

她说着说着就倒下了。

我们听着听着也哭了。

不过一切都会好的吧,我看着似乎在暗暗下决心的弟弟,他成年了。

不推荐的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