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师父欢宠无度h 师父我塞不下了

2020年06月30日1870百度已收录

师父欢宠无度h 师父我塞不下了/图文无关

一位女子将青丝束成一缕马尾用水蓝色的飘带扎好,迎风在空中飞扬。那一脸的英气将本来的绝色温婉掩盖,却比一般的女儿神态更增颜色。一身银铠内衬白色中衣,辅以水蓝绸带,说不出的英姿。手持一挺银枪,身披水蓝长袍,胯下更有一匹嘶风而啸、通体雪白的俊美神驹,当真是天人下凡。

看样貌不过十七、八年岁的少女,可实际她已年过三十,至若为何能保有如斯容颜,却要卖个关子。而今下山已有三日,哥哥却要去哪里寻,师父告诉自己她与兄长血脉想通,心神相连,若相去不远,定有所感。可这茫茫人海,不知要在这世间走上多久,兴许今生也碰不上哥哥呢?

女子所忧虑的“今生”并非常人所说的由生至死,而是有一个期限。过了这个期限,她就会不为这师父所称的“凡界”所容,会被硬生生地从这里排斥而出,进入一个更适合自己修炼的世界。

当初她被师父救起,跟随师父修炼的目的无非是想多长些本领,故而她日以继夜地修炼,只想日后多一分自保和保护哥哥的力量。可数日前所发生之事却让师徒二人始料未及,女子竟隐隐地有要突破的征兆。

“这怎么可能!”女子还记得那日师父吃惊的面孔,“按推演之法,虽说以你的资质,但又因为你特异的体质,至少也要五十年才能筑基,这短短十数年你身上就已放出了预示跨境的流光,这……”

“师父,这可如何是好!当初您告诉徒儿若是随您修炼,至少年逾花甲后才可飞升,其间的三、四十年光景足够徒儿寻到兄长,历经这尘俗间的过往,了却云儿的心愿,不再留恋世间。而今云儿连兄长、连这尘世还未……”说到此处,女子的神情更增了无限的落寞。

望着师父一脸的羞惭和眉头深锁,女子本来透漏着焦急的飞速言辞声音也越来越缓,越来越淡。心中却也明白:此事也非师父所能决定的了,若不是师父哪有今日的自己。此时的话语明晃晃是在埋怨师父,当真是狼心狗肺。想想便罢了,飞升便飞升吧,恐怕今生真的与兄长再无尘缘了。

“为师还是轻视了你这体质的特异之处,竟用常法推算,当真是老糊涂了,唉……”那紫衣老人叹了口气后似乎有了决断,似乎也不像方才那般担忧,眉间也舒缓了。

“放心地去寻你的兄长吧,云儿!你不必再担心此节,除非你已真的对这世间再无留恋,真正了却了所有心愿,否则无人能将你从此界拉出!”紫衣老人的话语透着一股豪迈与不容置疑,让人听来就能感到此言非虚。

“真的!”女子脸色忽而转悲为喜,满是激动,可还有些难以置信,虽说师父此前从未对自己食过言,可这界面法则的力量她深知比师父所能做的强大得多,师父用什么手段能对抗这世间的法则呢?

师父欢宠无度h 师父我塞不下了/图文无关

“为师虽不能打破这界面的法则,却可以骗骗它。”女子却见师父故作神秘道,“此法并非秘密,只是少有人施为罢了。能施用此法之人至少便已有师父般修为,多半是为其弟子加持。可早些跨界,便可早日去灵界吸收那丰裕得多的灵气,哪有师门长辈做此愚蠢之举。”

“师父,此术到底为何?难不成是遮蔽自身修为的秘术?”女子思索片刻便问那紫衣老者。“云儿你果然聪慧,只是单就藏匿之术也难逃过此界禁制的探查。为师要用封印之法将你体内的灵气尽数封禁,此后你便无法修炼和施用法术,气息便与常人无异。但你的身体早已经过灵气的淬洗,凡人之躯早难与你抗衡,即便无法调动灵气,在此界自保却也无需忧虑。除非你当真遇到了……”老者想到此处不觉笑笑摇着头,想到自己终究是老了,尽是怕这怕那的:此地不过是凡界罢了,自上古封神之战后修仙者已越来越少,有也只会拼命在世外修炼,争取在寿元耗尽前飞升灵界,又怎会在凡间游荡,自己真是多虑了。

“师父的意思是徒儿体内的灵气不再流转,修为便不会增长,也就不会越境飞升了。”看着师父微笑着点头,女子已知自己所想不错,喜悦之情早露在脸上。虽说修仙者可以自行控制灵气的运转,甚至可以达到灵气凝滞不动的状态,可是被灵气打通的身体感知到身外的灵气,会不由自主地沟通天地间地灵气缓慢修炼,一旦疏于控制,难免有突破的风险。

“这解除封印之法便留在师父这,待到你寻到兄长,了却尘缘后,为师便为你解除封印。”紫袍老者道,却见他的眉心有一丝难以察觉的忧虑转瞬而过。他本可将解除之法直接告诉这徒儿,只是担心这徒儿涉世未深,一旦因什么变故轻易解除了封印,恐怕她还没完成自己的心愿便要飞升了,只怕他这徒儿要遗憾此生了。只是此事还不是他最担心的,是他徒儿体质太过特殊,真怕让什么心怀不轨之人发现,那可就……

可紫袍老者看着徒儿喜滋滋的面容,不忍心将这顾虑再告诉她。要知道他初见这徒儿之时,当时不过十三四岁的少女全身血污却一脸的倔强与阴沉,竟是为了探明母亲惨死、兄长失落山崖的真相,只身混入皇宫,扮作宫娥,幸好碰到了当时去凡间执行天令的自己,否则……真不知此前她为了混进皇宫都遭受了什么,本该天真的年华那时是那般冷酷、封闭。

想到此处,老者从怀中一抓,忽然手中变出一物,竟是一杆雪亮银枪,枪身处盘一条白龙煞是威风。老者将这枪交给徒儿道:“记得你会用枪,这枪原是我的一位旧将之物,亡故后我便此物带在身间。待你灵气封印之后,无法施用术法,便用此物防身吧,虽说是男子的兵器,于你此时倒也没多少分量。”看着徒儿兴奋的模样,老者心中也有些暖意。

思绪停止,女子在马上望着这杆长枪,“是时候去寻兄长了!”早一日寻到兄长,便能越早报答师父的恩情,拽了拽马缰,女子在夕阳下向着官道奔去。

不推荐的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