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小叔叔我想要 小叔我疼 昏暗的房间内

2020年06月30日660百度已收录

小叔叔我想要 小叔我疼 昏暗的房间内/图文无关

如若有一个四海八荒最忙神仙榜,凤九以为自己纵然入不了三甲,前十必是铁板上钉钉的。

此刻四海八荒最忙的神仙之青丘女君白家凤九正闷坐在往生海畔的凉亭里,背靠亭柱,曲着膝,头歪枕在双膝上,想着自己忙忙碌碌浑浑噩噩中度过的三百年。

头些年是照顾姑姑。夜华君故后,姑姑生无可恋,日日不是醉着就是睡着,白家人都知道这次的打击比之当年墨渊生祭东皇钟更甚,是以云游在外多年的爷爷奶奶、分封在外的二叔三叔小叔各带家眷都赶回来,狐狸洞挤满了一大家子十几口子人。凤九负责这一大家子人的伙食,不!膳食事宜。日日做饭洗碗买菜做饭洗碗买菜做饭洗碗宵夜洗碗,外加泡茶奉茶、劈柴砍柴,可把凤九累得不轻。夜夜都是刚把自己沉进温暖舒适的浴缸中就昏昏欲睡,勉强沐浴更衣爬回床铺,脑子里刚刚勾画出帝君那极其俊美的容颜,灵台里最后一丝清明在抛下一句“帝君的嘴长的真好看,不知道亲上去------”后便彻底飞走了。

亏得折颜那只老凤凰,凤九打心底里感激他,若不是他在小叔不小心打碎了他那千千万万小瓶小罐中最不起眼的一罐时不客气地说了小叔几句,气得小叔狠狠地跺了几脚,并决定这次不再以寻找毕方鸟为离家借口,改革创新出“凡间百年游”,凤九还不知道自己几时放能从买菜做饭洗碗中抽身而出。虽说厨艺是她的特长,但一日十个时辰花费在这桩事上也委实超出了她的承受力。

可惜抽身后,她继续得个“忙”字。姑姑旅游前执意将女君的位置传给她。接下来的那一年她醒着的时候除了处理青丘事务,就是研读青丘法典,或是准备登基典礼。这种烧坏脑子的事情最是累人,凤九有时竟会生出怀念买菜做饭的日子,因为彼时睡前尚有几分钟的时间想到帝君的俊脸,而此时这几分钟也是奢侈品了。

登基后的日子是如何过的呢?白家凤九在心里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继续回忆。

自己的修为在青丘同辈中当地是出类拔萃,但身为女君需更加勤勉,早日飞升上仙。为着飞升她着实卖力卖命。上午处理青丘事务,下午钻研剑术,晚膳后的几个时辰一动不动打坐增修为。那段时间她好像睡的更晚,睡的更少,帝君也更少出现在她的脑海里。有时候会有那么一秒想到他,可很快又被别的事别的人硬生生打断。

上个月终于成功飞升。雷劈的瞬间元神似被上天狠心地劈裂再焚烧,从未有过的恐惧感随之穿透全身。她从不惧怕死亡,东华生,她也生;东华死,她绝不苟活。可如果这次是她没扛过去,灰飞烟灭,东华却还活着,她不愿意!她不心甘!“东华!”她似乎在绝望中声嘶力竭地喊过帝君的名字。

喊过吗?一阵晚风袭人,凤九无声叹息。往生海在晚霞照映过后,蓝黑的水面上浮动光影片片,甚是勾人愁思。“东华”,这四海八荒最美好的最迷人的名字在叹息后从她轻薄微张的红唇中飞出,“闭关月余,今日才得康复,权当多一晚病假,好好想想东华。”

侧向一边许久的颈子有些酸,凤九扭头侧向另一边,这个姿势好,可以不累又专注地思想。

小叔叔我想要 小叔我疼 昏暗的房间内/图文无关

东华,这三百年不知他过得如何?还记得九儿吗?那日南天门分别时,他说:“会!如果三生石上有我的名字,我会喜欢你。”他说他下凡历劫不单单是为了成全她,更是为了成全他自己。犹记站在南天门外望着帝君越走越远的身影,自己心如刀割,泪如泉涌。多少年的思慕,多少次的追逐,多少合的眼泪,终于换来他的“会”。是的!他喜欢她,他一定是太喜欢她才下凡的。三生石断了他们的姻缘,却断不了他最后的表白。有这个表白就够了。凤九缓缓抬起头,青丘的黄昏已过,夜色渐渐铺陈开来,黑丝绒般的天幕上跃出第一颗晶亮的明星。凤九的嘴角浮出一丝浅笑,只要他喜欢她,来日方长,她定能想到办法把他诓到青丘看星星。

可如何诓呢?哎------想到这儿,凤九恨不得给自己两拳,这三百年委实太忙碌,竟断了与帝君的联系,凤九你就是个拎不清轻重缓急的二百五。想当年姑姑当女君的时候就没怎么理政务,不是劳心墨渊就是费力夜华,青丘不也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吗?如今自己已飞升上仙,青丘政务也是轻车熟路得心应手,看来还是要把如何诓到帝君放在首要头要紧要重要的第一位置。

那------如何开个好头呢??

对了!凤九心头一喜。父亲前几日说自己已经独当一面,即日便同母亲返回西荒。往年由父亲参加的六月旬日九重天半年朝会,今年凤九当以女君身份亲自参加。第一次参与朝会,且是半年朝会,届时四海八荒凡有高阶品或高权位的神仙都将列席,自己如今身为女君,又生的太过美貌,届时穿什么服装参加呢?穿什么才既显出尊贵又不喧宾夺主呢?常用的粉色定然不可,虽显得自己肤白貌美,但略透出年少幼稚。登基时穿的那套曼殊沙红怕亦是不妥,太过鲜艳太过招摇。在太辰宫陪伴帝君时发现帝君对书画造诣颇深,且待自己休书一封探探虚实。啊------想到这儿,凤九面露喜色,光秃秃一封信有些唐突,显不出自己的殷殷关切,贵重的礼品怕适得其反。对了,后山上自己亲植的枇杷刚刚结果,今年的琵琶皮薄肉厚,清甜可口,不若再同送一筐琵琶。

抬头望天,已是群星璀璨,夺目无边。如此壮阔的景象令凤九顿觉豪情满怀,大志当图。帝君既也喜欢自己,只因三生石羁绊无果,自己需再努力些,再主动些,尽早将帝君的真身诓到手。

一想到帝君的真身,凤九满脸飞红地将头埋进双手再深深埋进双膝,一面唾弃自己的污秽龌龊,一面思绪却不受控制回想在凡间与帝君的夜夜缠绵。当然后一面更美好更迷人更胜一筹,很快便占领了凤九全部的思维。凡间的帝君晚上真是好,总是与她谈谈笑笑,搂搂抱抱,再无比温柔无比疼惜地亲吻她抚摸她,似乎她是一件极其珍贵的宝贝。一旦情动,他又是急迫不耐,啃噬狂咬,惹得她也急不可待,恨不得快点被他占领被他拥有。虽说是借着陈贵人的身子,但九尾狐天性中的妖媚诱惑在此时亦是无法遮盖,她知道自己在整个过程中撩拨的眼神、摄魂的喘息、游走的亲抚,身体的回应和配合都令他极其愉悦极其满足。所以她并不嫉妒他后宫中曾经的三千,因为自打她白凤九出现后,再没有哪个女人能得着他。她常常主动在烛下灯下月光下引诱他,或是在洒满花瓣的汤池中魅惑他,因为她喜欢看到他的模样。帝君凡间的面容同样俊朗迷人,身体如同温玉雕琢,高大挺拔,健美异常,令她一眼忘魂,自动上前。

凤九缓缓站起身,走回狐狸洞,同时在心里敲了个死锤:帝君的真身,必须得着,除他以外,不要别的男人。管他什么孽缘,今日得着明日死也是值得。

不推荐的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