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男友开车到没人的地方 男友说他忍不了想进去

男友开车到没人的地方 男友说他忍不了想进去/图文无关

愿望交易铺虽在镰州市,可是不立招牌,不打广告,知道的人全靠机缘。来到交易铺的人,铺主也不问这机缘从何而来。

不问来路,直管去途,这是铺主立下的规矩。

铺主叫老铁,就连他的两个徒弟都不知道这家伙的真名。对,铺子里除了老铁,就只有兰雪和唐天卫。

老铁这会正在整理契约,将它们按照筹码分类装进铁盒里。兰雪是个不安分的主,看着那些精铁打造的盒子,禁不住说:“这些筹码都没人需要,真是亏大发了!”

老铁瞪了她一眼。唐天卫适时打趣:“要不你选一个,做个交易?”

“狗嘴吐不出象牙。”

正说话间,门口走进一个女子,穿着普通,长相一般。她在屋里扫了一圈,最后还是识相地走到了老铁跟前。

“你有什么愿望?”老铁这人一向单枪直入。

“我叫小馨,想让我男朋友成为明星,他喜欢唱歌,唱的很好听,可惜没有星探发现他!”她一脸真诚。

“你的筹码是什么?”老铁问。

小馨没有立即回答。

兰雪大概受不了老铁这种生意人作风,插嘴说:“成为明星是你男朋友的想法,还是你的一厢情愿?”

“这是他一直想要的。我爱他,很爱,所以想帮他实现。”

“你想过没,有了明星光环,他可能会变心。”唐天卫啪的一下打开了火机,按出了火苗。还是男人最了解男人。

“不会的,我们一起同甘共苦过。他说了这辈子遇到我,就是上天给的恩赐。”小馨一脸幸福,那是爱情的蜜在发酵。

兰雪:“说说呗,你们经历过什么?”

“他叫赵亮,从小就缺双臂,跟着养父在街头乞讨。后来养父拉二胡,他唱歌,靠卖艺挣个糊口钱。三年前养父死了,他就一个人,拉个小音箱,在街头卖唱。他唱歌真的很好听,我是他的铁杆粉丝。每周末他都在步行街唱,驻足听的人很多,也纷纷解囊。”

“讲了半天,貌似少了你俩的故事哎。”

唐天卫忍不住插嘴:“兰雪,你也太八卦了,你是缺狗粮了?”

兰雪反驳他:“你不知道女人天生爱八卦吗?再说了,她不讲清楚,老铁怎么知道这笔生意能不能做!”

小馨继续讲述:“起初,他只是个残疾歌手,我只是个喜欢听他唱歌的人。直到一年前的一个周末,他没有如期出现在步行街。我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担心起他了。我满脑子都在想,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本来,我和他的交集只在周末,可那天,当他突然缺席时,我才发现,他已经在我心里占据一席之地了。后来我去找他,才知道他是因为参加一个演唱比赛的海选,被刷下来了,受了打击,才没来唱歌。”

“然后,在你的鼓励下,他又重拾信心,开始唱歌了?再然后,你们就在一起了?”兰雪猜问。

小馨点了点头,补充说:“我自己花钱,买了一个超级棒的音箱送给他,他感动极了,对我说,自己没有亲人,也从没有人这么关心过他。他抱着我哭了,哭的稀里哗啦的。也就是那时候,他说,我是上天给他的恩赐。”

“你可要想清楚,一旦交易,绝不能反悔。”唐天卫提醒她。

老铁硬着头皮听完我们的絮叨,又直截了当地问:“你准备用什么筹码交易?”

男友开车到没人的地方 男友说他忍不了想进去/图文无关

小馨抿了抿嘴,说:“哪怕是用命。”

兰雪和唐天卫同时一惊,眼前这姑娘,为了男友出名,竟然宁愿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又遇上一个六神无主的女孩,老铁无奈地使出了他的惯用伎俩。

“来,抓阄吧!”老铁用眼神示意小馨。

她将信将疑,从一堆桃木牌子里选了一个,刚拿起来时上面空空如也,过了几秒钟,上面浮现出“健康”二字。

老铁问:“用自己的健康作为筹码,换取你男友的明星梦,你确定?”

小馨想也没想,点点头,说:“比起命,这已经很不错了!”

“你可真乐观!”兰雪张大了嘴巴。

小馨心满意足地离开了,老铁收起契约,放在铁盒里。

“老铁,你说爱情真这么无私吗?一个女孩,竟然可以用自己的健康,甚至性命为男友换取梦想。”

老铁说:“等有一天,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自然会明白。”

唐天卫抓住机会落井下石:“哪个男人要是被她爱上,那真是倒大霉了。”

“唐天卫,你是成心跟我过不去吗?”兰雪瞪着眼,眉毛竖起,标致的脸上满是不服来战的挑衅。

“行了,赶紧去帮小馨实现愿望吧。”老铁适时地解了围。

他俩去见了赵亮,这是一个略显瘦削,眉眼含情的男人,一头蓬松的中长发。从长相上看,倒是歌手味十足。

“这是“未来歌手”选拔赛的16强直通卡,特意为你准备的。”唐天卫将一张美轮美奂的卡递给赵亮。

赵亮还没搞明白眼前的状况,幸福来的有点太突然,把他给打懵了。

“我们是组委会的星探,在街头考察过你,希望你能参赛。”兰雪解释。

小馨站在一旁,心领神会,可她不能说透,这是愿望交易铺的规则。

赵亮有点不可置信地接过卡,问:“我这就可以参赛了?”

唐天卫肯定地点点头。

“那我们北京见,未来歌手!”兰雪轻松一笑,和唐天卫离开了。

平常,他周一到周五要么去郊外空旷的地方练嗓子,要么就窝在家里写歌,周末便在街头卖唱。

自从拿到直通卡之后,赵亮更加勤奋地练习,周末也不去卖唱了。小馨满心欢喜,除了照顾好他的饮食,还不忘鼓励他。

“我就说吧,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你看,人家星探都找上门了,还给了你直通卡。”

赵亮有点不好意思,说:“这个消息太突然,我倒是有些紧张呢。”

“来,抱一抱我,你就不会紧张了。”她本来想去握握他的手,给他鼓劲,突然一想,他是假肢,便改了话。

赵亮抱着她,果然,心里的激动和紧张缓解了不少。

“谢谢你,小馨,你真是我的幸运!”赵亮深情地说。

男友开车到没人的地方 男友说他忍不了想进去/图文无关

在兰雪和唐天卫的超能力助攻下,赵亮顺利挺进决赛。在最高舞台上,第一轮的时候,他明显紧张,唱的有些不在点上。小馨一直在后台战战兢兢地等,当他失落地走下台时,小馨激动地冲上去拥抱了他。

“唱的很棒!”

赵亮知道这是在安慰他,说:“我太紧张了,好几次没踩到点上。”

“没事,还有两轮呢。你唱的时候,可以当底下的人就是步行街驻足的行人,他们都是你的粉丝。这样,你就不会紧张了。”

“有你的拥抱,我就不紧张了!”也许是缺爱太久了,小馨的怀抱,总能让他如婴孩一样感觉到安心。

赵亮在导师的指点下,对第二轮的歌曲又重温了一遍。这次上台后,他尽量想象自己是置身于步行街。越是这样想,越有感觉,到最后,他眼前还真是成了步行街。那些驻足的行人无一例外,入神地听着,赞赏的目光仿佛能穿透他的心。

他唱歌最注重感情了,这首歌是翻唱的,可感情很到位,拿捏的很准。

第二轮的成功给了他信心。可他不知道,这是兰雪和唐天卫运用超能力,将他眼前的赛场幻化成步行街了。熟悉的舞台,给了他无限的投入,可以心无旁骛地唱歌。

第三轮,他演唱了自己写的那首歌——《以梦为马》,编曲是由大赛请名家完成的。这首歌一经唱出,就打动了现场听众和评委。直到唱罢,主持人才爆出赵亮身有残疾,在舞台上,他羞涩地露出了自己的假臂。顿时,台下一片哗然,听众纷纷感动,有不少女生流下了眼泪,当下路转粉。

此时,小馨也在台下,她最清楚赵亮的身世了,所以那一刻,她最是泪流满面。

其中一个评委也是草根出生,此情此景,他感同身受,不禁对赵亮的新歌大加推介:“以梦为马,不负韶华,这是很励志的一首歌。你虽然有残疾,但是为了歌唱梦想,始终默默坚持,终于,废墟中盛开了红玫瑰。恭喜你,你的梦将要实现!”他激动不已,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赵亮如愿以偿,捧起了“未来歌手”的桂冠。他动情地说:“我没有亲人,却遇到许许多多关心我的人,让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爱,让我有勇气去追梦。”

他没有提小馨。经纪人跟他说了,作为马上要红的新人,不宜让粉丝知道自己已非单身。

似乎是一夜之间,赵亮和他的《以梦为马》就火遍了大街小巷。各大媒体争相报道,以这首歌为缩影,他的励志故事以各种版本流传着。当然,其中有一个版本,少不了小馨的存在。

记者在公众场合采访时,难免要追问小馨是否存在,他都矢口否认。从他心里是十分希望将自己对小馨的感情公诸于众的,可他才刚刚成名,根基未稳,经纪人的话他不敢不听。

“这个时候,你一旦说出来,会脱粉无数。先等着,以后会有机会的!”这是经纪人的忠告。

好在,小馨并不在乎这些。赵亮给她道歉,她却无所谓地说:“没关系啦,这样更好,我可适应不了天天活在探照灯下的生活。”

赵亮红了之后,商演不断,每次他都要将自己的成名曲唱一遍。每次唱,都有不同的体会。有时候,会想起和养父一起露宿街头的苦楚。有时候,会想自己的亲身父母到底在哪。有时候,又会想起以前独自在郊外的荒地里一遍遍琢磨某个音某句词的情景。

让小馨唯一不适的是,他们聚少离多。这样的状况愈演愈烈,后来甚至一个月也见不了几次面。

与见面越来越少相反的是,他的收入越来越高。他在镰州市买了大房子,让小馨住了进去。可是房子越大,她的孤独感越深。

在见不到赵亮的日子,小馨只能靠网上的直播来看他。他在台上唱,小馨在屏幕前看,只有这样,她才能感觉到,赵亮依旧在自己身边。

兰雪和唐天卫远远地望着小馨家亮着灯的窗户。大落地窗,一盏珠光宝气的大吊灯,烘托出富贵气来。

唐天卫掐灭烟头,说:“兰雪,小馨交易的筹码是健康,如今,赵亮早已成为明星,可是她的健康并没有一点损失呀!”

兰雪白了他一眼:“你这人,就盼着别人不好过吗?”

“老铁啥时候做过善事啊,哪一宗交易不都是板上钉钉。”

男友开车到没人的地方 男友说他忍不了想进去/图文无关

兰雪叹了口气:“替老铁办事以来,还从没像这次这么纠结过,总是为小馨担心。”

“呦,总算有点女人的样子了!”唐天卫一副嬉皮笑脸的欠揍样。

“唐天卫,你又找打是不,我啥时候不女人了,你给我说清楚。”

“你看你看,这会儿就一点也不女人!”唐天卫话还没说完就跑了。

赵亮在舞台上越来越耀眼,已经成功办过两次演唱会,出了三个专辑了。

可是,他越耀眼,小馨觉得自己离他越远。独自一人在家的时候,空荡荡的屋子,她便开始怀念曾经一起吃苦的日子。她甚至有些后悔,当初义无反顾为他换取愿望成真,是不是错了?如今,他周身的光芒太耀眼,就像是高压电光一样,令自己无法靠近。

思来想去,小馨还是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既然赵亮不能抽身回家,那就去找他。

“这就是圈里所谓的探班吗?不知道赵亮见了我,会不会很惊讶?”坐在高铁上,她一直想。

赵亮正在成都参加一次商演,而小馨就坐在观众席。等到他出现在台上时,底下一片欢呼。置身在这样的气氛中,她竟然有点手足无措。

这次,他先唱了那首《以梦为马》。看得出来,举手投足间都是驾轻就熟的舞台表演技巧。作为他曾经最亲密的人,小馨听得出来,今晚的这首歌,他唱的没有了“未来歌手”那次的味儿,甚至没有了刚成名时的味儿!她睁大眼睛盯着台上的他,思绪万千,以至于后面他又唱了一首什么歌,她完全想不起来了。

置身在现场,她觉得自己离赵亮很近,伸手可触一样。可是周围人声鼎沸,又让她觉得赵亮不是她一个人的,而是所有人的。

她逃出人群,找了个相对僻静的地方,给赵亮打电话。直打了四次,电话才接通。

“小馨,什么事?”

“你知道我在哪吗?”

“这么晚,你没在家吗?”

她犹豫了一下,说:“我刚看完你的演唱。”

“哦,那就早点休息,我正在收拾准备回酒店。”

“我……我就在演唱现场呢。”

那边顿了一下,吃惊地问:“你是在成都看我演唱?”

“我想……见见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小馨低声哭了起来。

“你别哭。这样吧,一会我给你发个电话,你联系她,她会安排我们见面的。”

她自称康子,将小馨带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开好房,让她等着赵亮。晚上十二点多,小馨听到了敲门声,她箭步冲上去,打开了房门。

看到门外人的一瞬间,她吓了一跳。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