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学长在楼梯间使劲要我 学长你的好大我不敢

2020年08月21日50百度已收录

学长在楼梯间使劲要我 学长你的好大我不敢/图文无关

“嘀!嘀!嘀!”

几分钟后,几声有节奏的鸣叫声先后响起。叶恒远和冷寒双双完成体能测试。

这五台魔灵导器,是苍灵学院灵师院所拥有的第一批基础体能测试专用的魔灵导器,分别测试学员的能量操控能力、综合体质、速度、力量和防御力。在教员的指导之下,二人完成测试的过程都很轻松。

“体能测试,全部通过。”

管体能测试的教员拿起笔,“唰唰”地填满两张表格的第二栏。

叶恒远长呼出一口气,拍拍胸脯,把自己的身体状态重新调整到最佳状态。当教员示意他上前去面对那门“火炮”所发射出的能量弹时,他心里略微有一点紧张。即使那台魔灵导器发射出的能量弹不会对他造成真正的伤害,他也本能地使出全力去抵挡。值得高兴的是,他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防御能力确实已经得到很显着的改善。至少,自己在释放气盾和气墙时,已经没有过去的那种僵硬和不适感。

冷寒仍然面无表情,只是淡淡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教员。

“好!”

柴鼎再次从椅子上站起来,伸出食指,指向第三个擂台。

“上第三个擂台!先热身!准备对战考核!”

“是!”

二人当即向两位主任行礼,随即纵身跃上第三个擂台。

叶恒远立刻进入修炼状态,整个人悬浮在低空中。一圈一圈的气流开始围绕他的身躯转动,托住他的身躯。

冷寒却没有立刻开始修炼,只是站在擂台另一边,注视操练场另一侧的一扇小门。他记得,这扇小门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关闭的。偶尔会有教员或者在其他修炼房中修炼的学员通过这扇门进出操练场。

几分钟后,原本关闭着的小门被推开。

七名学员从小门走进操练场内部,排成一队,直接走向第三个擂台。这七位学员分别穿着代表风、土、水、火、冰、光明和黑暗属性的制服,身高、体重、外貌上的差异都很大。如果只从外表上看,谁也无法把他们看做一个小团队。但是,内行人一眼就能看出,这七名学员体内散发出的灵力波动的强度是差不多的。而且,从气息上来判断,他们就像是一个整体一样,没有任何不均衡的地方。

柴鼎纵身一跃,横跨数十米,跳上第三个擂台。他的动作幅度很大,庞大的身躯几乎是砸在擂台上的,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七名学员同时转过身,面向擂台,一字排开,向柴鼎行礼。

叶恒远停止修炼,重新在擂台上站稳,和冷寒一同向学长和学姐们行礼。

“咳咳!”

柴鼎站到擂台中间的位置,先看向叶恒远,再看向冷寒。

“你们的第三项考核,就是一对一对战。由我和金主任为你们每人各指定一位或两位中级或高级学员,作为你们的第三项考核的考官。只要你们能够分别在每一位考官的进攻之下,坚持住十分钟,你们就能通过考核。明白吗?”

“明白!”

叶恒远和冷寒异口同声地答应,眼中开始观察和探测,心中也开始计算。他们都能够感知出,在这七名学员中,只有两人的修为刚刚超过三阶,另外五人的修为都只比他们自己略高一些。

“好,”柴鼎大手一挥,“冷寒,你先下去。叶恒远,你先来。”

冷寒什么也没说,直接后退两步,跳下擂台。

叶恒远轻轻地呼出一口气,站稳脚步,双手握拳,用力活动双臂和双腿,把筋骨活动开。

“田壮,”柴鼎把目光转向另一边的学员们,“你先来。”

站在队伍中间的大胖子迈开大步,一步跨上擂台。他的身高和柴鼎差不多,腰围却比柴鼎还要宽一些,脑袋圆得像一颗球,头上的头发和中年秃顶大叔一样稀少,眼睛小得几乎看不见,肥厚的下巴上还留着一撮小胡子。他身上穿的土黄色制服是加大码的,刚好笼罩住他的大肚子和大粗腿。他的胳膊比王赫的还要粗一些,拳头几乎和叶恒远的肱二头肌一样宽。

叶恒远快步上前两步,瞪起眼睛,仔细打量田壮的外表。从外形上看,说他臃肿一点都不算过分。但是,拥有这种体型的他还能成为中级学员中相对比较优秀的学员,并作为学员代表来对自己进行考核,说明他的肉体力量和防御力一定远胜于同级别的学员。当然,速度和反应能力一定是他最大的弱点。

只是,他会不会有什么招式来弥补这一点呢……

田壮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用右手握拳,并用右拳在左掌心用力一击,算是行礼。

“双方退后!”

柴鼎控制住自己的嗓门,举起右手,退到擂台边缘。

“释放武灵和灵圈!”

田壮后退五步,身体往下一蹲,双腿扎起马步,左脚在前,右脚在后,抬起双臂,双手在胸前握拳。厚重的土属性灵力从他的脚下蔓延开来,带动他一身的肥肉开始颤动。从气势上看,他似乎比王赫要更霸气外露一些。两团土黄色的椭圆形灵力团在他的双拳上方凝聚成形,几次眨眼间便转化成一对深褐色的狼牙锤。这一对狼牙锤都是椭圆形的,锤柄大约比他的前臂稍微短一点。硕大的锤头和他的脑袋一样大,表面布满锋锐的黑色尖刺。

学长在楼梯间使劲要我 学长你的好大我不敢/图文无关

叶恒远也稳步后退,不慌不忙地释放出龙纹方天戟,双手握戟,与田壮相对而立。螺旋状的气流围住他的身躯,一点一点地化解掉田壮释放出的压力。

田壮那一双小得几乎看不见的双眼紧紧地眯起来,几乎完全嵌进脸上的两坨肥肉里。

其他六名学员也都或多或少地露出紧张的情绪。他们全都知道,龙纹方天戟是什么品级的武灵。更重要的是,他们都从未听说过或见过墨绿色的龙纹方天戟。

“田学长,请多指教。”叶恒远盯住田壮那有点扭曲的双眼,淡淡地说。

“好!”

田壮的嗓音很有力,听起来和柴鼎的大嗓门有点像。两个褐红色和土黄色相间的灵圈从他肚皮上冒出来,围绕他的水桶腰左右转动。他的灵力修为是二阶七级。

叶恒远也释放出自己的灵圈,让它们围绕自己的右腕转动。他只有二阶五级,但自身释放出的气势丝毫不亚于田壮,在尖锐程度上甚至还有过之。

“开始!”

柴鼎一声令下,擂台上的两人便同时发起冲锋。

田壮用后腿狠狠地蹬擂台的表面,用左手的锤护住头部,右臂高举起来,整个身躯径直撞向叶恒远。叶恒远的动作就要灵巧得多,只是右脚尖在擂台上轻轻一点,如水中的游鱼一般向田壮的左侧绕去。

两人之间的距离瞬间缩短到五米之内。田壮直接高举起右手的狼牙锤,劈头盖脸地砸向叶恒远的顶门。

叶恒远双臂一发力,将方天戟上挑,戟尖刚好点中锤头与锤柄相间的部位。随后,他再往后一退,左臂往里一收,向前方一刺,刺中左侧的锤头,利用反作用力让自己后退。两股白色的气流分别显现出来,从左右两侧向田壮包裹而去。

田壮用双臂往左右一挥,企图用蛮力将这两股气流震散。但那两股气流却是没有任何攻击性的,让他所释放出的灵力波一下子就落到空处。由于发力落空,他自身一下子迟滞三秒。

就在这时,叶恒远已重新发起冲锋。他轻巧地挥动龙纹方天戟,连续刺出五记直刺,分别刺向田壮的左肘、右肘、左膝、右膝和胸口。

田壮再次后退一步,双臂挥动狼牙锤,用锤头挡在自己身前。一层土黄色的灵力波动从狼牙锤上扩散开来,形成一个单面防护罩,挡下全部五击。防护罩瞬间被打碎。

叶恒远的身体开始不规则地左右移动。两圈有形的气流围绕在他的身体周围,加快他的行动速度,也让他的身影看起来有些模糊。龙纹方天戟在他的手中一圈圈地转动,画出一道道风刃,从不同的角度攻向田壮的躯体。

田壮用力地挥舞狼牙锤,将双锤舞得滴水不漏,把攻向他的风刃一一打碎。每挥出一锤,他都释放出一股势大力沉的震荡波。

“很好。”

金博再次扶起眼镜,双目中透出说不尽的赞赏。

“以柔克刚,以快克强。以己之长,攻彼之短。真棒。”

“砰!”

田壮仿佛已经失去耐心,双脚往地上用力一跺,释放出一圈强力的环状地震波,将同时从不同方向射向他的七道风刃统统震得粉碎。他双手同时握锤,往自己正前方的擂台上用力一砸。一道粗如树干的土黄色柱状灵力波从擂台表面喷涌而出,直奔叶恒远的身躯而去。

叶恒远双手一抖,将龙纹方天戟重新收入自己体内,双腿往地上一蹬,整个人往空中跳起来,先后躲开地震波和柱状灵力波,并向右前方冲去。

田壮抡圆右臂,将右手中的狼牙锤向上方掷出。叶恒远的身影突然在空中急停一下,身体径直向上冲刺,刚好躲开飞过来的狼牙锤。

正在这一刻,田壮肥硕的身躯突然飞速般地冲天而起。土黄色的螺旋状灵力波动紧紧包裹住他肥硕的身躯,释放出凶猛的冲击力和推力。

柴鼎抬起右臂,张开大巴掌,随时准备结束这场切磋。褐红色的灵力波动已经从他的掌心冒出来。同样是土属性的灵力,他的灵力的浑厚程度可不是田壮所能相比的。

田壮咬紧牙关,一身肥肉都在灵力波动的带动下上下颤抖,左臂上更是暴起几条青筋。他全力冲刺到叶恒远身边,高高地挥起左手中的狼牙锤,向叶恒远的身躯砸去。

但就在这时,叶恒远的身躯突然变得虚幻起来,笼上一层青光,随即突然加速,在一秒之内以翻滚的姿势往前行进五米。田壮的这一锤刚好挥到空处,整个人失去重心,身体向前一歪,向下方跌落。

“什么?瞬间转移?”

金博迅速地上前两步,抬起手,拿起眼镜,用手背揉他那有点昏花的双眼。

“哦!不!是瞬间突进!”

叶恒远完成空中翻滚,双手在胸前汇聚成球状。一颗大如西瓜的青色凝气弹从他的双掌中央喷射而出,直接打向田壮暴露出来的背部。

“嘭!”

凝气弹狠狠地撞击在田壮的后背上,瞬间将他庞大的身躯砸落到擂台上。一声巨响瞬间传遍整片操练场。

零星的掌声从擂台周围响起。鼓掌的不只有冷寒,还有两名女学员。

“呃……嗯……”

田壮发出一声闷哼,用力摇头。尽管他皮糙肉厚,从高空重重地摔到擂台上的滋味也不好受。他刚刚抬起头,便刚好看到已经对准自己眉心的龙纹方天戟。

“田学长,承让。”

叶恒远自然地把龙纹方天戟收回体内,随即向田壮抱拳行礼。

“啪!啪!啪!”柴鼎忍不住抬起大巴掌,连续鼓掌。

紧接着,六名学员一同鼓掌。齐刷刷的掌声响起来。他们每一个人的表情都夹带着两种情绪,惊讶和敬佩。苍灵学院的传统是,强者为尊,实力比辈分更重要。在他们六个人之中,没有一个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只凭借速度和技巧战胜田壮。如果只论防御力,目前还是中级学员的田壮甚至比一部分防御型的高级学员都要强。

“哼!”

田壮心有不甘地低哼一声,从擂台上爬起来,拍掉自己身上的灰,向叶恒远还礼,灰溜溜地走下擂台。

“很好!”

柴鼎抬起手掌,向叶恒远竖起大拇指,随即把目光投向身穿火属性制服的红发男学员。

“许焰,你来。”

学长在楼梯间使劲要我 学长你的好大我不敢/图文无关

叶恒远骤然皱起眉头,本能地后退几步。他能够感受到,许焰身上散发出的灵力波动很明显要比田壮高出一个层次。这意味着,他是一名修为已达到三阶的高级学员。而且,他还是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克制自己的火属性。这意味着,他肯定会比田壮要难对付得多。而且,他的体型很瘦长,和田壮完全是两个极端。从外表上来看,他应该和自己一样,擅长攻击力和速度。这会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

许焰纵身一跃,跳上擂台,与叶恒远相对而立。他的头发梳成类似于一团火焰的形状,紧贴头皮的部分是红色,越往上越偏向黄色,顶部更是有一个白色的尖点。修长的身躯,消瘦的颧骨,细长的四肢,再加上一对炯炯有神的双眼,没有一处不释放出充满活力与激情的能量和气场。

金博重新坐回到椅子上,露出比较放松的表情。一开始,他和柴鼎都怀疑侯院长给叶恒远和冷寒定的任务难度太高。现在看来,这个任务的难度好像根本不高,甚至可能还有点低。

“兄弟,你很厉害嘛。”

许焰一边眨眼睛,一边露出认真的表情。他完全能够看出,叶恒远的真正实力,绝不只是当前的灵力级别。

“许学长过奖了。”

叶恒远露出带有几分羞涩的笑容,随即重新露出认真的表情。

“不必谦虚,”柴鼎往两边挥舞大巴掌,示意两人后退,“在真正的战场上,每个人都只有一次发挥的机会。”

叶恒远和许焰分别后退七步,同时退到靠近擂台边缘的地方。两人之间的距离仍然是一条直线。无论是冷寒,还是柴鼎和金博,都把目光对准他们之间的这道无形的线。

“释放武灵和灵圈!”柴鼎再次发令。

橘红色的火焰从许焰身上升腾起来。他将灵力汇聚到双掌之上,双掌中各冒出一柄深红色的短柄双刃战斧。他的双臂上冒出三个橘红色的灵圈,两个位于右臂之上,一个位于左臂之上。左臂上方的那个灵圈上面只有一颗光点。与此同时,他橙红色的双目中也亮起火焰焰心般的黄色光点。

叶恒远再次释放出自己的龙纹方天戟。眨眼之间,龙纹方天戟的尖端便闪烁起耀眼的青光。

“越阶级挑战,对任何人来说,都是难题。”

金博端起摆放在长桌上的茶杯,啜饮一口热茶,看向早已将自身气势释放到最大的叶恒远。

“许焰的烈焰双斧,可不是好对付的。”

“开始!”

柴鼎大喊一声,用力一挥手,迅速后退到擂台边缘,目光集中到许焰身上。作为总务处主任和训导主任,他很清楚,刚到三阶的学员必须要用全力才有可能让能量元素完全护住自己的身体,形成攻防一体的能量防护罩,还不让自身受到反噬。火属性和毁灭属性又是两种最难达成这一点的灵力元素。这只能说明,许焰一上来就已经使出全力,而且,还是战斗状态的全力。

叶恒远丝毫没有犹豫,立刻发起冲锋。柴鼎能看出许焰要出全力,他同样也能看出来。

许焰没有动,抬起双斧,直接使出一记十字斩。两道橙红色的光刃组成叉形,斩向叶恒远。

叶恒远右脚点地,纵身一跃,整个身躯刚好越过十字光刃,双手挥动龙纹方天戟,在半空中做出一个画圆的动作。一圈环状气团突然出现在许焰身躯周围,像一条绳子一样,把他围住。

许焰完全不在乎这一圈气流。他身体一抖,周身火焰一爆,就将这一圈气流完全震散。他双臂同时上举,用双斧夹住刺向他的龙纹方天戟。

两人同时被撞击力逼退一步。就在这一刻,龙纹方天戟方上的光芒发生变化,青光中隐隐露出一丝金光。

“好!”

许焰大喊一声,双腿蹬地,双手握紧两把双刃斧,大踏步地向叶恒远冲去。烈焰双斧的斧刃之上升腾起更加炽烈的明黄色火焰。

叶恒远却不进反退,一步一步地往擂台的边缘退去。一支又一支气箭在他身体周围渐渐凝结成形。他一直退到擂台边缘,随即把方天戟的尖端向许焰的身躯一指。十几支泛着青光的白色气箭同时射向许焰身体的十几个部位。

许焰看都不看那些气箭一眼,只是挥动双刃斧,再次斩出两道橘红色光刃。橘红色光刃瞬间吞噬掉所有飞射而出的气箭。

叶恒远再次起跳,像一支离弦的箭一样,冲天而起。两道火属性的光刃刚好从他脚下擦过。渐渐升高的气温已经灼得他面孔有些发疼。

许焰微微向右侧一转,抡圆右臂,做出一个投掷的动作。十几颗拳头大小的火焰弹直奔空中的叶恒远而去。

站在一旁的柴鼎再次抬起手。他完全清楚,叶恒远是相对不擅长防御的。

叶恒远却丝毫没有释放气盾或者气墙保护自己的意思,迎着十几颗火焰弹俯冲而去。

就在十几颗火焰弹即将命中叶恒远的身躯时,一股无形的气流波动突然从他身上扩散开来。十几颗猛烈燃烧中的火焰弹竟然同时出现不到一秒的暂时性停滞,自身的运动轨迹也骤然大乱。叶恒远的身体也突然加速,像一条灵巧的蛇一般连续转弯,竟然在几次眨眼之间从十几颗已经分散开来的火焰弹中穿过。

“锵!”

龙纹方天戟再一次与烈焰双斧碰撞在一起。同样明亮的锋刃连续碰撞,火星四溅,铿锵作响。

叶恒远挥动方天戟,连续刺向许焰。许焰高举起双斧,将叶恒远的攻势一一挡下。等到叶恒远落回到地面上,他便转守为攻,用自身力量强行上前,拉近自己和叶恒远的距离,用双斧斩向叶恒远的身躯。两道半月形的亮白色火焰瞬间从斧刃之上冒出来,比原本在上面燃烧的火焰更加灼热。叶恒远再次边打边退,手上却仍然以攻势来应对许焰的攻势。

数十个回合之后,二人仍难解难分。全场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住厮杀得难解难分的两个年轻身影,包括柴鼎和金博。

不推荐的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