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丫头我的还在你里面 别怕丫头我会轻一点的

丫头我的还在你里面 别怕丫头我会轻一点的/图文无关

我神情恍惚,漫无目的地走在路上,双腿像负重了10斤的沙袋艰难向前,天空泛着黄色的光,看不见太阳,也不见云,反倒起了大雾。

我,这是在哪儿?我不是在睡觉吗?

我眯着眼睛,忽而身旁经过一对男女,居然是我的父母,可他们已经过世了呀,怎会出现在这里?妈妈转头看了我一眼,似乎根本不认识我,跟着老爸有说有笑地继续向前走。

爸妈,别走,等等我!我想张口叫住他们,但根本发不住声音,这是怎么了?我想追上他们,奈何腿脚根本不受使唤,只能看着他们渐行渐远,随手在脸上抹了一把,竟都是眼泪。

没办法,我只能继续一步步向前走。走着走着,周遭渐渐显出轮廓,这里看着好眼熟啊,好像姥姥家玉米地后面的草甸子,不一会儿,远处传来一声稚嫩的童音:“哥,哥!”

好像妹妹丫头的声音啊,我拼命回应着:“丫头丫头,是你吗?丫头,你在哪呢?丫头?”一开口竟然有了声音。

“哥,哥,我在这儿,哥……”

我有些紧张,仔细辨听声音的方向,貌似声音是从前面传来的,拼命跑起来向前追赶,一边跑一边叫着丫头的名字。可惜我看不见人,只有丫头若有似无的声音传过来。

不知跑了过久,嗓子都喊哑了,待浓雾散尽,我终于看到前面有个身着黑色斗篷的人正抓着丫头。

“放开我,我不要跟你走!”丫头哭喊着,拼命地想挣开对方的手,奈何力气太小,只能被对方拖着走,衣服被扯破,一只鞋不见了踪影,脚上全是血。

胆敢伤害我妹妹!我怒火中烧,猩红了双眼,一声怒吼,卯足力气狂奔追上去,感觉双腿撕裂一般疼痛,顾不上血浸湿了裤脚,抓住黑衣人直接挥起了拳头。

两拳下去,黑衣人抛开丫头直接跟我扭打起来。我这才发现,黑衣人原来是二叔。

竟然是这个王八蛋!

“司文仓,你个混蛋,坑了我家的钱还想抓我妹妹,我跟你拼了!”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我毫不客气地将拳头往他脸上招呼。

他也不说话,直接亮出刀往我身上捅。奈何双脚有千斤重,我躲闪不及,身上被扎了数刀,血从伤口处涌出来。

我想用手捂着伤口止住血,但根本无济于事,终是体力不支倒在血泊中,眼看着妹妹丫头被司文仓这个王八蛋活生生拖走。

丫头,丫头……

我用尽余力伸手向前,可惜什么都没抓住就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我被细细的尖叫声吵醒,睁开眼看见了一只毛茸茸的黑色小狐狸正蹭着自己的脸,似是撒娇,柔柔地叫着,我被毛弄得痒痒的。

看见我醒过来,小狐狸转而围着我叫了几声,最后蹲在我眼前。

这小家伙毛皮油亮光滑,歪着头冲着自己憨叫的样子可爱极了。而我总感觉自己在哪里见过它,这熟悉又亲近让我忍不住想伸出手去摸摸它,可是手挣扎着抬到半空中力气就不够了。

小家伙似乎看懂了我的意思,顺从地把头伸过来,主动蹭着我的手。我慢慢顺着小狐狸的毛发,翻到耳朵后,看到一簇红毛,像极了胎记。我伸着手指摸了摸,呐呐自语道:“小狐狸呀小狐狸,你知道我妹妹在哪吗?”

丫头我的还在你里面 别怕丫头我会轻一点的/图文无关

小狐狸猛然抬起了头,开始冲着我嗷嗷叫了两声,然后弯起前脚像人一样直接站了起来,呲着牙面露凶相。我不明所以地看着小家伙。小家伙在一声尖细的叫声中亮出尖爪,朝着我的脸一巴掌拍了下来。

我一阵恐惧,直接从梦中惊醒,吓了一身冷汗。这才发现自己躺在出租房的床上,妹妹丫头正压着我的腿睡得香甜。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原来是个梦啊,不过自己已经连续十几天都梦到这只黑色的小狐狸了,还频繁梦到过世的父母,难道有什么征兆不成?

反正过几天也到了清明节,正好大姨前几天打电话过来叫自己回去一趟,要不过两天回去看看吧!嗯,就这么办!我伸手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时间不早了,轻轻拍了拍还在睡觉的妹妹:“丫头,起床了,等下要迟到了。”

“唔……”丫头揉揉眼睛,迷迷糊糊地爬起来往洗手间走过去。

我动了动被压麻的双腿,嘶~这丫头自己有床不睡,睡相又差,偏偏跑到自己床上躺着,回头儿干脆把两张床拼在一起,够她在上面滚的了。

我一边穿好衣服一边跟丫头嘱咐道:“丫头,你今天跟老师请个假,后天我们回一趟老家。”

“啊……那唔要请寄天假呀?”丫头正刷着牙,口齿不清地问道。

反正最近刚签了一个大单,正好跟老板请假多休息两天,我回道:“嗯……请三天吧,正好和清明节一起,也能让你回去多玩几天。”

“欧耶!”呵呵,这丫头。

学校离租房并不远,我骑着小毛驴将丫头送到学校后就准备去上班。

我叫司丞轩,和妹妹相依为命,现在在广州的一家医药公司上班。别看我才21岁,我已经有3年的工龄了。父亲在5年前外出谈生意车祸过世,母亲辛苦坚持了3年也离我们而去,原本父母的遗产也够我们兄妹两个人生活的,但是我的亲二叔诓骗我签下一份收购合同,导致老爸公司倒闭,卷走我家的钱跑路了。我变卖房子车子去填补银行贷款后还剩下50万的负债,这是我的错,理应由我来背负。

我放弃了学业来到广州,一边赚钱还债一边照顾生病的妹妹,未来会怎么样我不敢想,但至少现在我还年轻,收入也不错,日子会一天天变好的。

今天工作不是很忙,主要是去财务帮一个客户拿发票,再去仓库看看刘姐的货准备得怎么样了,希望后天可以顺利发货。

路遇红灯,我停下来,看着身旁一对情侣路过。女孩半倚着男孩撒娇:“你不知道无机化学好难啊,老师还这么变态,大学了竟然还有作业。”

男孩安慰:“你们中医药就是事儿多,别怕,老公陪你一起做。”

“做什么,你就会做……”

我看着两人渐渐远去,心里怅然,无机化学很好过的,当初我可是拿了满分。

上学真好啊,虽然已经辍学工作了2年,但心底还是羡慕的,如果当初听从大姨和小舅舅的建议坚持上学,现在又会是什么样呢?

但一想到几十万的银行贷款和身患哮喘的妹妹需要照顾,我如何能安心在北京念书?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