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学长一边写作业一边c 学长 我不敢了

学长一边写作业一边c 学长 我不敢了/图文无关

小飞上大学的时候,交了个女朋友。

小飞自尊心很强,每次和女朋友出去吃饭都喜欢自己掏钱,平时还爱买点儿小礼物。刚开始感觉甜甜蜜蜜的,可是慢慢地小飞发现自己花销太大,本来只够自己用的生活费根本支撑不了。不想和女朋友说,又不舍得问家里要,还不喜欢和朋友借,于是想起了之前退出的那个兼职群。

小飞联系了他的朋友,又把他拉到了那个群里。

“怎么,小飞?咋又想起来挣钱了呢!钱不够花吗,我这儿有,先匀给你点儿啊!”

“哦,不用了,我就是最近闲的没事儿,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找点儿事儿做!”

小飞谢绝了朋友的帮助,自己进群看着历史消息。

这不是小飞第一次兼职了,之前小飞在小长假的时候也经常去兼职,不过都是些不怎么累的活,发传单、话务员、餐馆、婚庆公司的活都干过。他还记得第一次挣到钱的时候,打了一天的电话,出了公司一句话都不想说,但是看到老板发来的微信红包,顿时感觉天都变蓝了。

小飞翻了翻群里的历史消息,发现并没有什么称心如意的工作,要么就是轻快儿点儿,但是工资少;要么就是活儿重点儿,但工资还挺高。选来选去,他看到了一个搬家的,“一天一百二,就是帮老板搬搬办公室的用品,距离不远,活儿不累。”

“工资还算挺高,还没干过这活儿呢,去试试!”小飞心里想着,便联系了那个发招聘信息的人。

发招聘信息的是个学生,还没毕业,比他大两届。两人商量完了之后,约定好第二天在学校门口见面,那个学长有摩托车,可以载他去。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小飞就接到了学长的电话。

“不是说好了六点吗?”

“路比较远,还是早点儿出发吧!”

洗漱之后,小飞下了楼。小飞有一个习惯,不论早起还是晚起,都要洗脸洗头刷牙,必要的时候还要做个发型,他认为形象对工作来说很重要。

秋天的早上非常冷,路上还没有多少行人,车也不多。小飞虽然穿了棉服,但坐在摩托车上,还是感觉整个人快冻傻了。

路确实很远,小飞看着沿途的风景,想了很多。他想起了之前干过的活儿,那些都太容易了!他想起了他的爸妈,早就已经起床干活儿了吧!他想起了他的女朋友,现在起床了吗?

跑了二十多分钟,终于到了工作的地方。那是个有环形路的大楼,建在城边儿上,有一些小贩在叫卖着。闻到楼下传来的香味儿,小飞突然流了口水,突然想起自己还没吃早饭呢!爬上了楼顶,看到了一排挂着各种公司牌子的小型办公室。

两人正走着,那边的屋子走出一个中年男人。

“来了,这边。”中年男人向小飞两人招手,并开了门。

学长一边写作业一边c 学长 我不敢了/图文无关

“吃早饭了没?没吃的话这里有,先吃点儿。”中年男人不胖不瘦,一米七的个儿,肤色黝黑,还没有白发,但脸上却有不少皱纹,给人一种沧桑感。

“不吃了,谢谢。”小飞坐下来等着。谈话间,小飞了解到他是搞装修的,正好在那个老板旧办公室旁边,要给那老板的新办公室修暖气。

不一会儿隔壁的屋子传来了一阵说话声,小飞起身出去,看到两个个子很高的中年男人。其中一个不胖不瘦,平头,苦瓜脸,穿着一身黑,外面是件风衣,里面西装笔挺,皮鞋亮得晃眼。手上提着个公文包,嘴上叼着个翡翠烟嘴。另一个很胖,平头,圆脸,眼睛已经被肉挤成了两条缝儿,额头上有豆大的汗珠,还“呼呼”地喘着粗气。

“都来了吧,时间也不早了,那就开始干活儿吧!”老板说着吐出一口烟,走进了办公室。

学长上去和胖男人说着话,原来不胖不瘦的是老板,当过兵,胖男人是他的战友,来帮忙的。听这话时小飞突然想笑,心想:岁月真是把杀猪刀啊,当过兵的人现在居然胖成这样儿了!

老板坐在办公桌前看着手机,见小飞等人进来了,便开始说搬家的事。

办公室是个二层小楼,楼梯挺宽,但是衔接处很矮,一不注意就会碰到头。上楼之后一眼就能看见一个水族箱,里面有一只清道夫和几条金鱼。办公桌很大,上面摆着个金蟾,还有一颗玉白菜。旁边有一盆迎客松,比几人都要高,看样子应该有些年头儿了。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桌椅、柜子,以及零零碎碎的东西。

“别的不管,正常搬就行,这个金蟾和玉白菜,还有那个迎客松,可别给我碰坏了……”老板正一板一眼地说着,楼梯口响起了一阵“哒哒”的脚步声。

一个面容姣好、身材火辣的女人走了进来,有二十多岁的样子。穿着件白色的翻毛皮大衣,一件白色的包臀裙,手里拎着一个包儿,还有一个袋子。刚刚的脚步声就是她的高跟鞋发出来的。

“这不会是老板的女儿吧,可真漂亮。”小飞看了一眼,心里嘀咕着。

那女人进了办公室,便去找老板了,拿出袋子里的豆浆和包子,喂了老板一口包子,还说了点儿什么。然后扭动着浑圆的屁股,就坐在了老板的腿上。

小飞又看了那女人一眼,突然觉得有点儿反胃。

“愣着干什么呢,赶紧干活儿啊!”老板见小飞心不在焉,大声嚷了他一句。

小飞几个人开始搬东西,搬这些东西,要经过那个容易碰到头的楼梯,还要走几百米的路,再上另一个阁楼。

东西不多,但几个人一刻不停地搬,到了中午才刚搬完了一半儿。吃午饭时,老板和他朋友出去吃了,小飞他们被中年男人叫到屋子里。

中年男人有个妻子,看着很质朴,和小飞他们聊了聊家常。他家养了一条白色的小狗,小飞吃完了饭,就在一边逗它玩儿。

学长吃完了饭,递给了小飞一根儿烟。已经很久没抽烟了的他,揉了揉酸酸的肩膀,突然很想抽一根。

一根烟没等抽两口,那边老板的朋友已经来了。胖男人说老板下午有事儿,就没过来,说是让他们好好搬,晚上来视察情况。

没有了老板盯着,几个人也有了聊几天儿的空儿。小飞不爱说话,只是在一旁听着。

“叔,你们啥时候退伍,回来开公司的?”

“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儿了,回来就开了这公司……”

学长一边写作业一边c 学长 我不敢了/图文无关

两人聊的热火朝天,小飞在一旁听着却觉得索然无味。他只记得听说两人都挺有钱。

“对了,叔,我毕业之后也想入伍呢,到时候不知道您能不能帮帮忙呢!”

“可以啊。”

“行,那,叔,留个电话号吧!”

“行……”

聊着聊着,胖男人见小飞不说话,便上来搭话儿,“小伙子,我看你也不怎么说话呀,想啥呢,想你女朋友呢?”

“没有。”

“没有?学校里漂亮小姑娘那么多,你没找一个?”

“我不是说没有女朋友,我是说我没想她。”显然,小飞是不想搭话儿的。

“哈哈,你别说,我有个哥们儿开了个夜总会,听说还有你们学校的小姑娘在那儿当小姐呢!你知道这事儿不?”

“我不知道,没听说过。”

“不知道,怎么可能呢……”

小飞正愁怎么脱身,看着那边老板来了。

胖男人直接迎了上去,和老板说着什么。

这时学长似乎还沉浸在刚才和胖男人的谈话中,小声儿问了句小飞,“你说到时候他能帮忙儿吗?这下好了,没准毕业了给他打个电话真好使呢……”

“我不知道。”小飞心想,大学生本来不就可以入伍吗?!难道还要搞他说的那一套?

小飞越想越气,连学长递过来的烟也没有接,便回头去搬东西了。

“再加把劲儿,看看今天能不能搬完,晚上我请你们吃饭!”老板说着拿出了烟盒里的最后一根烟,插进了翡翠烟嘴里,把烟盒扔在了地上。小飞无意间瞥了一眼,是中华。

“赶紧的吧,拿了钱直接走人了,伺候你们这帮……”小飞心里嘀咕着,把脚下的石子儿踢得老远。这一下午小飞几乎变哑巴了。他只顾搬东西,一句话也不说,有人叫他搭把手儿,他也只是用鼻子“嗯”一声儿。

终于到了晚上七八点,老板才说去吃饭的事儿。东西还没有搬完。

老板一行人来到了一个小餐馆,拿过来菜单问小飞他们吃什么菜,几个人哪好意思点菜?“随便,随便吧。”除了小飞没说话,几个人都这么说。菜上来以后,小飞看了眼菜,又看了眼墙上的菜单,好家伙,都是最便宜的,这就是说的请吃饭吗?

饭桌上,老板喝着酒,还在说着搬家的事。小飞只吃了半碗米饭,几口凉菜。

“那就说好了,明天你俩继续来吧,工钱也一并结了!”

“什么说好了?”小飞一听这话,直接脱口而出。

“明天你不来了?”

“哦,对,我刚想说呢,明天我有事儿,不来了。”“工钱也结了吧。”

“真不来了?明天活儿就少了!”

“我明天真有事儿。”小飞拿出手机看着,并没有再看老板一眼。

“不来就不来吧……”老板的脸似乎拉得比驴还要长。

结了工钱,小飞坐上了学长的摩托车,却再没说一句话。夜晚的风很冷,却让他更加清醒。

郁闷的他看到了路边摊,想到自己没吃饱,便上去吃了点儿,还喝了几瓶啤酒。这家的串儿他经常吃,老板和老板娘人也很好。结账的时候,老板找给他的钱上沾了油渍,老板忙拿回去要换。小飞说不用换了,拿过来揣进了兜儿里。他想,这钱可比今天挣的干净多了。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