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8岁女童被教师殴打后被鉴定为精神残疾,教师称病情与殴打无关

新闻瞬息万变,当事人是永远的主角。他们的声音是呈现真相的一扇窗户。腾讯新闻话题作为一个发声平台,每天会有人在此面对公众讲述自己的遭遇。北京青年报联合腾讯新闻聚焦这部分人群,让他们的声音被更多人听到,呈现事件的更多面相。

【新闻背景】

据红星新闻报道,2015年12月,8岁的小玉(化名)因为带了一把小刀到教室玩等原因,两日内被松岭区壮志学校女教师黄某三次殴打,后被鉴定为“精神残疾二级”,生活不能自理。2019年4月,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松岭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黄某有期徒刑1年6个月,并判处壮志学校于判决生效起15日内一次性赔偿16万余元。

小玉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说:“老师拽住我的衣服抡我,又用拳头打我的后背,打了好几下,又让我站着写字。”

黄某在向警方供述时承认曾殴打小玉,但对于她致小玉精神残疾等其他相关指控,并不认可。黄某一审后上诉,2019年7月,大兴安岭地区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一审判决部分事实不清,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2020年8月20日该案重审,但未当庭宣判。

8月23日,小玉的姑姑在“新闻话事人”栏目发声,对中院重审所说部分事实不清表示疑问。“孩子挨打是事实,班里14个孩子都可以作证。我们只想依法办事,得到一个公平的、能让孩子认可的结果,也给出一个合理的赔偿。”

以下是小玉姑姑在新闻话事人栏目中的发声:

大家好,我是被女教师殴打三次女童的姑姑。应北京青年报与腾讯新闻联合出品的栏目——新闻话事人的邀请,在此讲述发生在我们家的事情。

2015年12月17日起,我的侄女小玉被班主任黄某在一天半的时间里殴打了三次。我们报案后,2016年1月,黄某被行政拘留15日。2019年4月,法院一审判决黄某有期徒刑1年6个月,7月被驳回重审。

小玉以前是个非常活泼可爱的小姑娘。她很喜欢听音乐、跳舞。有一次她来我家玩,在头上披了一条长长的纱巾,学着模特走步、跳舞。被黄某殴打后,除了身体上的伤害,在精神上,小玉整个人都变了,不爱说话,不敢和人接触。后来奔波去各家医院治疗的时候,小玉都不能走路,要么背着,要么用担架抬、用车推。也因为这她整整辍学了一年,直到腿稍微康复的时候才开始接送她上学。

小玉后来也没办法待在大兴安岭了,在大兴安岭待着,她总是犯病,一犯病就走不了路。北京儿童医院的专家医生建议换个地方生活,小玉一家就来到德州老家投奔亲戚。刚来德州的时候,小玉也走不了路,去了很多家医院治疗,现在腿还是没有康复好,还不能像正常人一样跑和跳。小玉的精神状态也还是很糟糕,不愿意接触外人,也不太愿意去上学。有时候,看到跟黄某身形相像的人,小玉都会犯病,回到家整宿整宿地睡不着,半夜还会做噩梦,梦到被黄某殴打时的情景。

小玉的爸妈,也就是我的弟弟、弟媳,原先都在打工,小玉出事之后,他们俩也没办法继续工作了,专门陪护孩子。我弟媳前两年才办了退休,现在一个月的退休金也只有2000多元,靠我们这些亲戚接济一些才勉强生活。现在小玉一年两次去北京做康复治疗,医生让她留在北京,多去做几次康复,但因为费用比较高,现在只能靠吃药维持。医生也不建议小玉再吃药了,怕把她给吃坏了。原先一直由我的弟弟弟媳,陪着小玉四处治疗、申诉,2019年3月,我弟弟半夜突发心肌梗死去世了。

我弟弟去世后,小玉有一次接受采访,有记者问她现在有什么想法,小玉说,我就想要爸爸。说完以后,低着头哭了。小玉还总是说,要是我没有上学这么早,不上这个老师的班级里,是不是就不能挨打?

小玉的17个同班同学里,有14位都曾在公安部门直接或间接证明黄某一天半内三次殴打了小玉,另外三位因为请假不在,没有作证。重审的时候黄某找了2个小孩想要推翻当时的证言,一个小孩说没打,一个小孩说17号下午黄某推了一下,但法院一审的时候这2个小孩的证言就是说打了三次。一审判他一年零6个月,但这次发回来重审,说部分判的合理,但是有部分事实不清楚,哪一部分不清楚,我们的律师问的时候,他们也没有正面答复。

当时第一次打孩子是小玉的姨发现了她身上的淤青,问是怎么回事,孩子说是老师打得,第二三次殴打是因为小雨没有答对题,当时很多小孩都跟家长说吓得不敢看。我们走访了各大医院,孩子吃了很多苦,那针扎在身上我看着都心疼,一个8岁的小孩,要承受着这么大的痛苦,黄某还口口声声说我们造假,我们全是在北京各大医院走访的,都是公立医院怎么可能造假,我们的孩子是死里逃生。他们还提出,小玉现在的精神状态与被黄某殴打无关,甚至在一审中提出小玉经常出去看病,那是他们推卸责任的表现,孩子从小没有任何病史。我们起诉学校看护罪,但学校说没有监护学生的义务,对于这样的说法,我们不能接受。

为了给小玉治病,我的弟弟弟媳花了不下五十万,连房子都卖了。小玉现在精神抑郁,出现了精神分裂症的前兆。我们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件事情一拖再拖,迟迟得不到解决?一审判决黄某服刑一年零六个月,但是中院以事实不清,以部分事实不清驳回,我们不明白为什么。孩子挨打是事实,当时班里14个孩子都可以作证。我们只想依法办事,得到一个公平的、能让孩子认可的结果,也给出一个合理的赔偿。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