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yin荡公主挨cao记 公主身体开发嬷嬷h

yin荡公主挨cao记 公主身体开发嬷嬷h/图文无关

结合了路上行人众多的描述和恐吓,公主终于在一处山脉找到了传闻中的龙洞。原以为这里会阴森可怖,没想到洞口却是坐北朝南,采光极好,洞内一片光明。买好了手电筒的公主:“……”  

这大概是一条阳光的龙。  

公主把一桶的鱼虾肉蟹放在洞口,慢慢地朝里走。她走的很慢很轻,怕惊醒了龙,花费了大把时间走了十几米后发现,龙根本不在。  

奇了怪了,传闻中几十年未出世的龙竟然不在龙洞。公主带着大大的疑惑,在龙洞内四处游走,在一片较为阴暗的地方似有若无地踩到一点柔软。  

她低头一看。 

好家伙,这地方都敢睡人。  

男人是被熏醒的。 

他睁开眼,发现对面一个衣着华丽的女人用她那如藕一般白嫩而漂亮的手粘着带有鱼腥味的水在他脸上...乱抹。  

他被吓得倏然坐起,差点张开嘴咬上去。 

好在在他张嘴之前,对面的女人就发现他醒来了,立刻把手背过去,友好而尴尬的对他笑了笑:“太好了,你终于醒了。”还悄悄把手上的水擦在裙子上。  

“我看你好像睡了快一天了,有点担心,就用水把你洒醒了。”她看上去很高兴,好像发现了什么真理似的,“原来水真的把人泼醒。童话书诚不欺我也。”

男人木着脸看着女人:“……”

下一次能不能用干净的水。  

两个人在寂静而黑暗的洞口仰头看着同一个月亮,共度了一段无言的时光。公主瞧着男人身上破烂的衣服与面无表情的脸,更加相信这个男人不是龙。  

因为书里的龙都是威武雄壮目眦欲裂英气逼人的,再不济也不会落魄到没有一件完整的衣服穿。于是她收好一切女主角遇上男主角的娇羞,把洞口的一切藤蔓树叶统统收好、堆起,并招呼了一下身边的男人。男人停了片刻,也乖巧在一旁帮忙堆树枝树叶,正准备张嘴,然后公主用随行的包裹里的打火机“咔嚓”一声,火燃了。

男人:“......”  

等火慢慢地生起来了,温暖的火焰逐渐带回她丢失的温度。公主满足的坐在篝火边长舒一口气,却看见男人坐在火边,面无表情,除了嘴在小幅度的张合。  

公主:“你饿了吗?”  

男人:“......”  

yin荡公主挨cao记 公主身体开发嬷嬷h/图文无关

公主默许一个昏迷大半天的男人的羞郝,霍霍地跑去把那桶鱼虾提来。结果一看发现,当初满满当当的鱼虾蟹在没几滴水的情况下几乎全灭,剩下活着的也在夹缝中求生。  

公主带着点不好意思的笑:“刚刚为了救你,我用了里面的水,现在水干了,鱼就死了。”  

男人:“......谢谢。”  

公主嗨了一声:“不用谢,应该的应该的。”  

公主自己也饿了大半天,就地取材地用树枝串起海鲜往火上烤。注意到了男人的迷茫,她就把手里的烤串先给了男人:“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啊?衣服没得穿,串也不会串?”  

“我是...路过的旅人。”男人有点不好意思地接过,闻了闻后才张嘴。  

“肯定熟了的,放心。”公主道,“那为了呼应你的介绍,我是特意而来的旅人。”  

“特意而来?”  

公主嗯了声:“对。我来找龙。”一想起被强行指婚还无处发泄,她心里就忍不住委屈,甚至都没有询问男人想不想听:  

“你说过你过分,过不过分,啊?那国王都四十了还让我嫁过去!四十!父王的年纪!我要和和父王一样年纪的人像夫妻一样生活,还要做比我还大的儿子的继母!这简直都不是阳间人能做出的事!……!”

一个不太合格的听客往往会不顾说的人说了什么,我行我素的干着自己的事。好比现在笨拙烤串的男人。但公主也没顾上这么多,在男人串完拷完吃完第十二支串后才长舒一口气,说完了。  

男人还是保留了听客最后一点负责,提问道:“你逃婚为什么要向龙求助?龙也不一定能帮你。”

公主不好意思说因为书里都是这么写的,只能装作大气的咳一下,说:“因为我相信它可以。”还指了指手里的海鲜,摇摇头道:“只是很可惜,今天没遇到它,这些就是我用来求它帮忙的东西。” 

说完还咬了一口海鲜。

男人瞧着公主手里的海鲜,感受到鼻尖越来越淡的鱼腥味,没有再说话了。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