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穿金戴银的“闺蜜”靠赊账坑了珠宝老板娘148万

“闺蜜”是女子闺中的亲密好友,真“闺蜜”能同喜同悲,相互帮助,但如果遇到了居心叵测的假“闺蜜”呢?日前,在绍兴柯桥区,李女士就碰上了一个不厚道的假“闺蜜”。 绍兴柯桥区公安分局马鞍派出所前几天抓获了犯罪嫌疑人李某,在三个月的时间里,李某假扮富二代,以赊账的形式向开首饰店的“姐妹”李女士购买黄金首饰,涉案金额达148万元。

今年31岁的李某是安徽人,17岁就来到绍兴打工,期间做过服装店店员,也干过别的行当。2017年,李某来到位于柯北的一家首饰店。在与店主聊天时,得知店主也姓李,瞬间变得非常亲热,拉着店主李女士的手直呼“姐姐”。随后又掏出6000多元钱,购买了几串石榴石。见李某如此大方,穿着时尚,而且门口有一辆豪华专车接送,李女士便认定她是一个富家女,因此也从未怀疑过眼前这个穿戴时髦的女子会是一个骗子。

今年2月下旬,李某再次来到李女士的首饰店,进门就亲热地叫着“姐”,说这次要定制两枚千足金的光板戒指。因为店里没有现货,李女士当即与厂家联系。
大约过了半个月,李女士打电话给李某,说戒指订到了,只是货品还要再等几天。李某连说不着急,为照顾李女士的生意,她还要订购一些其他的首饰。
之后,在一次次的订购中,李某有意无意地向李女士透露了自己的家庭状况:老公家里条件不错,公公婆婆都是做生意的,自己也在疫情期间做起了熔喷布生意。不仅如此,她还时不时地送李女士手机、燕窝等一些礼物,这让李女士有了一种和李某相见恨晚的感觉。
“一方面她是顾客,每次见面很亲热,出手又大方,我就没有了戒备之心;另一方面她经常带些礼物过来,还给我讲自己的心事,我就把她当成了‘自己人’,并以‘小姐妹’相称。”在和警方的交流中,李女士坦言,当时看到李某穿金戴银,每次过来,身上戴的都是各档名牌手镯、项链,甚至还有一辆雷克萨斯专车接送。但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见面称她“姐”、打扮精致的女人会是一个骗子。

据了解,从今年3月15日开始,到6月2日,犯罪嫌疑人李某以各种名义向李女士订购了黄金手链、黄金手镯、黄金项链、黄金戒指等黄金饰品,除此之外,还有钻石、彩金、水晶等饰品。一份长达3页多纸的收货单,里面的首饰价值不等,最贵的钻石手镯价值30000元,最便宜的黄金饰品178元。

这期间,李某向李女士订购的饰品,都是以赊账的形式拿货。很长一段时间,李某以各种理由拖延付款,“公公出差了”、“转账记录在电脑上”、“财务下班了”……有时为了稳住李女士的心,李某会假意要走李女士的银行卡号,称钱已经转账,24小时之内就会到账。李女士却从未收到过钱款,李某也始终拿不出转账记录。
此时,李女士起了疑心,但考虑到“好姐妹”的身份,李女士还是不愿相信自己被骗了。
直到6月3日,柯北另一家金器店店主吴先生主动上门找到李女士,将几张金器发票递给了她。看到发票的一刹那,李女士的心彻底凉了,她也终于明白过来,自己真的被骗了。李某一直将自己店里“购买”的金器以低于正常市场裸金价转卖给吴先生。根据估值,李某在李女士那里赊账的金额达148万元。
从眼前的情况来看,李某根本无力偿还。事后李女士得知,李某曾经口口声声向自己哭诉的家庭矛盾根本不存在,甚至还没有结婚,更别提做生意的公公婆婆了,而经常接送她的一辆专车也是花600元一天租来的。
调查中发现,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李某早已被列入了失信名单中,而李女士也不是她的第一个目标。今年疫情期间,李某通过打车软件认识了一名司机,一段时间来,李某经常以打车为由故意接近司机,并主动向司机表达爱慕之心。随后,李某便以投资、母亲来柯桥等理由向司机骗取钱财,总计50000元左右。
目前,李某已被柯桥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