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被老头蹂躏下药玩好爽 老头不停的在体内进出

2020年08月29日70百度未收录

被老头蹂躏下药玩好爽 老头不停的在体内进出/图文无关

倔老头,不姓倔,他是我的要好同事,姓鞠,常州话,这二个字念一个音。但此人却是货真价实的倔。讲几件事你听听。

东方红人造卫星上天那年,倔老头(为敍迷方便,当时他还年轻)参军进了北京部队,几年后,入了党,提了干。该成家了,倔老头人长得不差,也有发展前途,找对象一点也不困难,首长闺女非他不嫁,首长也看中了他,人家都说,你若当上驸马,一准飞黄腾达。可他偏偏要家乡的村姑,村姑就村姑呗,人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要情投意合就行。可这女子又偏偏家庭成分是富N0ng,那咋行!结婚政审肯定过不了关。不批准,你另找呗,二条腿的蛤蟆难找,二条腿的女人有的是。可倔老头偏不,要不怎么叫是倔老头呢。领导找他郑重谈话,如非要找村姑,只能作退役处理。退役就退役,倔老头嗝顿都没打,卷起铺盖,就回了老家。

回到农村,倔老头一句后悔的话也没有,当天,扛起锄头,就下了地。一年后,倔老头当了爸爸,有了一对双胞胎儿女。可是,孩子还没断奶,一天,孩子娘和另一个妇女,划小船去镇上为队里买优良稻种,回来时,遇上狂风暴雨,船一仄,沉了,孩子娘淹死了。生产队贴补给他一笔钱,他不要,他说,用了这钱,我心里难受,我有能力把年幼的孩子抚养大。钱不要,就给孩子再找个娘,多少人给他作媒,但他一概拒绝,一个个上门都吃了闭门羮,他说,找个后娘带孩子,我不放心。人们仍劝他,他把脸一板,谁再提这事,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就这样,他既当爹,又当娘,把二个孩子拉扯大了,孩子个个都有出息,女儿小花出了国,儿子小草去了广州,在一个公司当董秘,并在广州安了家,还给倔老头添了个孙女,头几年,倔老头在广州儿子那儿住了一阵,但他不习惯,犟着回来了,倔老头身体还行,一个人生活没问题,每年春节,儿子一家都回来看他,女儿时常也打越洋电话,嘘寒问暖,一家其乐融融。这是后话。

再说,倔老头丧妻后,考虑到他家的困难,他本人又是党员,退役军人,相关部门把他安排进了银行。在银行,他工作没说的,但也是出奇的倔。那年,我转业进了银行,与倔老头成了同事。倔老头是保卫,由于银行工作性质特殊,保卫上的是二班制,而且,不能有正常的节假日,倔老头二个孩子还小,轮到上夜班,或节假日值班,孩子无人照顾,行里要提拔一个保卫科副科长,综合考虑,决定倔老头为第一人选,当了副科长,工作家庭就可兼顾了。可是,倔老头就是不当,问他是什么原因,他说,没原因,就是不当。有人说,那年离开部队,他发过誓,永生永世不当干部,不过,我没问过他,未知真假。

一晃,几年过去了,我和倔老头都退休了。倔老头家在乡下,退休后,就回了老家。我经常去看他。他生活很有条理,也很有规律,但他没有什么嗜好,早晨,不跑步,晚上,不跳舞,不打麻将,不下棋,不抽香烟,不喝酒,整天一个人窝在家里,干什么呢,看报,他订了好几份报,每天一篇不拉地看,就连广告也不漏掉,除此,就是分门别类做报刊文萃剪贴,弄了好几十本,把它当成了宝贝,当成了儿女。他说,儿女长大了,飞走了,这些东西飞不走,天天陪伴着他。因为总是一个人,一天开不了几次口,不是不愿说,是没人说。一次,我又去看他,十点多了,他还钻在被窝里。我问他,你病了吗?他说,昨晚上,做了一个噩梦,他和儿子小草,正在一条山路上走着,突然狂风大作,暴雨倾盆,凶猛的山洪,咆哮着冲了下来,小草倏地就不见了。醒来后,心还不住突突地跳着,不知小草怎样,是不是平安无事。因为一夜没睡好,他觉着头晕眼花,心惊肉跳,所以,也无心下床。我劝他说,咋能拿梦当真,别自己吓唬自己,你真想他了,给他打个电话,不就都清楚了。他说,这孩子怕我担心,有什么事总瞒着我,去年,他叫人家电动车撞了,腓骨骨折,他也没告诉我,打电话,报喜不报忧,问不出什么,反正,见不着他,我心里不放心。我理解倔老头的心思,成天一个人闷在家里,弄得精神恍惚,叫小草回来一趟也好,爷俩见了面,亲热几天,说不定什么事也没了,免得他日思夜想,长出病来。倔老头听了我的话,连说好,随即要给小草打电话。我一把夺过他手机,说,眼下不是时,不过节,小草工作又忙,你说,我想你了,你回来看看我吧,他能回来吗?不如我来给他说,就说你得了急病,重病,要去医院做手术,医生要让家属在手术单上签字,这样,他再忙,也要赶回来。倔老头不住点头,拽着我的手,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说,正好明天是我65岁的生日,咱好好热闹热闹。

第二天晌午,小草来到我家,惊慌地问,顾伯伯,我家里没人,我爸爸去哪儿了?一听,我也慌了起来,昨天,我从他家临走时,特地关照他,既然装病,就要装得像些,最好躺着,见了小草,哼哼哟哟,更佳。可这时候,这倔老头上哪了呢?我随小草去了他家,在门口,正好碰上倔老头买菜回来,这现世宝想着今天儿子回来,一高兴,竟把我预先的规划,全给忘了,他去了菜场,买了好多菜,他要给儿子做好吃的呢,这老家伙,手脚轻健,满面红光,哪像是个危重的病人,就是当新郎官,也精力有余。

被老头蹂躏下药玩好爽 老头不停的在体内进出/图文无关

这下好,戏法穿邦了。我估摸,小草肯定要埋怨一番。不料,他说,顾伯伯,我悬着一天的心放下了,爸爸没事就好,虚惊一场,总比是真的好。

过了二天,倔老头打电话给我,让我去他家。我寻思,又请我去喝酒?在职的时候,经常迎来送往,对酒桌上的话,我从来不屑一顾,什么宁伤身体,不伤感情,让人伤身体,那叫什么感情,什么舍命陪君子,命都陪上了,还能称之为君子?所以,我决不伤身体,也决不舍命,从来没喝醉过。可那天在倔老头家,为倔老头父子团圆,也为他祝贺生日,竟喝得酩酊大醉,到现在还没缓过劲来呢。谁知,他说,不是喝酒,是有重要的事情给我说。

究竟是什么事呢?我着实没有想到。过了二天,倔老头看到儿子身体好好的,汗毛都没少一根,就催他回去上班,他知道儿子工作紧张,儿媳妇独自带着孙女,辛苦,父子见了面,又一起过了个生日,也就心满意足了。哪晓得 ,小草说,他辞职了。为啥?小草接到父亲患病的电话,立刻向董事长请假,可董事长就是不同意,一气之下,他便辞了职。我批评他,你也太轻率了,你打拼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爬到了这个位置,怎能说辞就辞呢?都怪我糊涂,出这馊主意。小草连忙说,顾伯伯,这不怪你,工作有的是,可爸爸只有一个,你别为我惋惜,更不用为我担心。这时,恰巧小草公司的董事长来电话,再次挽留他,恳请他在家多陪老父亲几天,公司什么时候回去都行。倔老头在一旁说,小草,你给我马上回广州!小草还想再待几天,但他知道父亲的倔脾气,只得答应。

老话讲,牙齿是毒的,说什么,就来什么。过了一阵,倔老头真的住进了医院。那天,我去看他。我问他,你想小花和小草吗?他说,咋会不想,但小花,远在万里之外,想也没用,小草,当然更想。那我给他打电话,让他回来。倔老头连连摆手,脸上露出既渴望又无奈的神色。上回小草回来,差点把饭碗都丢了,孩子不易啊,我可不能再拖累他了,再说,即使回来了,能替我疼,能一直服侍我吗?我想想倔老头说的极是,人的一生,把大好的时光,都给了孩子,把整个心,都给了孩子,指望孩子怡养天年,但最后从孩子身上得到了什么呢,都说养儿防老,可怎么防老,像倔老头这种现状,现实吗,靠得上儿女吗?所以,最重要的是,老了,要有一个好的身体,当然,要有个老伴,就更美满了。

我把这个想法,给小花在电话里一说,她马上赞成,并说,她和弟弟小草早就有这个念头,父亲苦了大辈子,该享福了,现在 ,虽说身体还行,可子女不在身边,缺乏照顾,要是有个伴,家里有了说话的人,精神不会寂寞,对晚年生活大有好处。她已经为他物色了一个,咱老乡,家在太湖边上银鱼村,名字叫阿桃,年纪与倔老头相仿,早年,与丈夫离异了,再没有另嫁,有一个女儿,和小花同在国外一个研究室工作。要说红娘,就是这二家的女儿。

闻此,我很是高兴。要是有缘,倔老头再不会成天像个哑巴,有话无人说,也不会外出形影孤单,归来独对空房,更不会无所事事,看报剪报迎送日出日落。

一天,小花来电跟倔老头说,她闺蜜的母亲阿桃身体不好,叫倔老头买点东西,替她去表示一下问候,好在相隔不远,也就一个多小时,就能走到。倔老头心想,孩子在异国它乡,思母之切,人之常情,现在,孩子不能回来,自己女儿又是她的小姐妹,替她去探望一下老人,也是应该的。再是,那个叫阿桃居住的村子,他也熟悉,村子旁,有一座木桥,他多次经过,那桥,据说有年头了,前些年,道路拉直拓宽,在木桥的一二百米外,新建了一座水泥桥,可通汽车,但木桥还在,有的人贪图捷径,还是习惯从木桥上走。

春天的阳光暖暖的,照得田野一片葱绿,倔老头的心里,也和绿色的田野一样暖烘烘,喜孜孜。他带着特意挑选的桂圆、核桃、红枣,还有店里小姐专门推荐给女人的阿胶,满满二提兜东西 ,兴冲冲来到银鱼村。他走上村旁的木桥,河面宽阔,岸边,长着一丛丛芦苇,在风中摇曳,仿佛是在迎接他这个神秘的客人。神秘吗?是的。倔老头浑然不知,但那个阿桃却已知晓,有人为倔老头安排此行的真实意图,只听说这人很倔,怎么个倔法,她心里一片茫然。这时,一个年轻人从桥上对面而过,因为桥板高低不平,一脚踩空,身体一仄,失去重心,幸好倔老头拉他一把,不然,准得摔下桥去,

倔老头找到阿桃家,没人,一问,去地里栽山芋苗了。倔老头暗忖,怎么都是一个师傅教的,想孩子了,就诓骗说病了,有病,还能去地里干活,只是地球那边不是广州,说回来就能回来,他本打算放下东西就走,一想,不妥,既然来了,见见无妨。于是去地里找她。阿桃正弯腰曲膝低着头干活,倔老头只淡淡地问了一声,你是阿桃吗,我是小花的爸,再没讲第二句话,就帮着干起了活。过了一会儿,阿桃说,大哥,歇会儿吧,倔老头没搭理,又过了一会儿,阿桃说,大哥,喝口水吧,倔老头仍没吱声,直到将山芋苗全部栽完,浇了水,倔老头才直起身来,看也没看她一眼,好像是和木桥说,我走了。

被老头蹂躏下药玩好爽 老头不停的在体内进出/图文无关

当晚,我去他家,问他,那个阿桃咋样。什么咋样?他一脸狐疑。我问你人长得咋样,谈得怎样,中意不?听说她对你印象不错,我又问。他摸了摸后脑勺,顿有所悟,连说了几个呸!你们搞什么鬼,人家长得那么标致年轻,怎么可能,那不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他一咋唬,吓得我不敢再开口了。但我看出来,倔老头心里已泛起了一丝涟漪。

过了一阵,银行里组织离退休员工美丽乡村游,恰巧去了银鱼村。我冥冥中感到,上天特意为倔老头注定了姻缘。到了那里,我跟倔老头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今天,你顺便去看看阿桃呗!去你个蛋!倔老头气咻咻地说,要去,你去!要不,怎么说人间姻缘天注定呢,倔老头抝着不去看阿桃,阿桃自动找上门来了。

在农家乐吃完午饭,玩到太阳偏西,准备打道回府,我以为准没戏了,可好戏真的只有迟到,而不会缺席。村口,有几个妇女在卖鸡,吆喝是山上散养的竹鸡。大家抢着买,倔老头也称了一只,就在他要付钱的时候,阿桃突然把他拉到一边,说她家里为他准备了二只鸡,还有鸡蛋,让他带回去。倔老头怎会要,执意要买那人的。这时,旁边一位大嫂说,我说你怎么就不明白,那鸡是去凌家塘批的,机械化养的鸡,那卖你一块五一个的鸡蛋,也是从超市买的,4.98元一斤。那就不买了!倔老头把鸡还给了那个女人,其它人见倔老头不买了,也都犹豫了起来。那女人见阿桃搅了她生意,可就来了气,扯起嗓子骂道,都半老徐娘了,还当自己是潘金莲,守寡这么多年,我看你是野猫发情,憋不住了,可是,憋不住,找西门庆啊,咋找个老头子,有什么劲!倔老头最爱打抱不平,见此情景,怎不怒火中烧,再说,阿桃受此屈辱,都是因他而起。但是,他依然平静地说,你嘴里干净点,美丽乡村,人也应要美丽。哟哟哟!我说你了吗,关你什么事,这是从哪里蹦出来的驴,朝我叫唤!我了解倔老头的脾气,遇到这样的人,他最有力的回应就是拳头。我一看不妙,急忙拉着他走,谁知,他笑了笑说,不关我的事?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阿桃的老公。这句话,像一个闷雷,炸得人目瞪口呆,出乎那个女人的意料,也出乎我的意料,但却早已在阿桃的意料之中。

倔老头要和阿桃结婚了,不几天,二家的儿女都要回来,父母的这场婚礼,他们精心筹划了许久,一切都在紧张而有序地进行之中。我想,倔老头能娶到阿桃,是他的福气,阿桃能与倔老头结合,也是她的幸运,总之,他俩是最合适不过了,以后 倔老头再不用靠报纸消磨时光,也不用做了噩梦,无人倾诉而神思恍惚,他俩出双入对,再不形单影只了。

婚礼的前二天,倔老头还有一桩心事,就是那个卖鸡的女人。他不记她的恨,反记她的恩。为啥?假如没有她,倔老头不会买她的鸡,不买她的鸡,阿桃不会阻止他,不阻止他,那女人不会骂天咒地,她不骂,这桩婚事就不会成。因此,他要给她去送一份请帖,请她参加他俩的婚礼,阿桃知理明礼,不是小肚鸡肠的人,一说就同意。因为忙,他赶到银鱼村的时候,天快擦黑了。送了请帖,天突然下起了大雨,那雨,哗哗的,就像从天上倒下来一样,门前的小池塘,一会儿功夫,水就漫过了岸坡,那条通往木桥的小路,成了水流湍急的小河。倔老头要走,阿桃说,今天你就住下吧,房子又不漏。那哪行!咱不能让人家说闲话,以后,我天天住这儿,等等雨小了,再走,倒行,但绝对不能在你家过夜。

约摸过了个把时辰,雨越下越大,没有停的意思,倔老头犟着出门了。阿桃送到村口,雨打在脸上,睁不开眼睛,怔怔地目送他走向木桥,消失在白茫茫的雨雾之中。她的心,也跟着他去了。

第二天,就是倔老头的大喜日子了,可是,倔老头却神秘蒸发,遍寻不见,我急,二家孩子急,阿桃更急。这倔老头玩什么不好,玩起了失踪 ,难道又是像上回小草回来那样,上街买菜啦,还是故弄玄虚,要给婚礼制造什么惊喜?

一天以后,木桥下游河里,有人发现了倔老头。

那个卖鸡的女人说,是倔老头以前淹死的那个老婆,不同意他的婚事,在水里把他叫去了。胡扯!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