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上课同桌的手伸进我内裤 上课时被同桌用手扣下面

2020年08月29日50百度已收录

上课同桌的手伸进我内裤 上课时被同桌用手扣下面/图文无关

青霞和紫霞这对黑(夜)白(天)姐妹,几世轮回都被确诊为精神分裂。在经过人类精神病院的几轮折磨后,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姐妹俩经过妥协磨合,终于融合成一个人类医学认可的健康人,她们的新转世是一个叫石江的男人。

青霞成为石江的超我,紫霞成为石江的本我。石江十三岁,他觉得他的同桌,温柔可爱脾气好。因为有这样的同桌,觉得自己每一天都过得有意义。他玩飞镖扎到了她的手,她也只是有点惊吓并没有责备;他捉弄她,她急得满脸通红,也不骂他还对他笑了笑。散学了,她帮他收拾文具,还怕他丢东西替他收好,约定上课帮他带来。这同桌太好了,可是每次他要示好,超我说,她学习不好,离她远点。虽然觉得非常滑稽,立即表示了抗议,但最终还是屈从了。

十四岁,他碰到了惠姑娘。跟他不是一个班,做课间操的时候,他远远的看见一个穿淡蓝色连衣裙的姑娘。没看见脸,他就觉得这人一定很好。每天的课间操变得有意义了。他总是伸长脖子张望,盯着她每天站着的位置看。后来他们居然分到一个班了,惠长得真漂亮。那大眼睛,看你一眼,你就觉得没地方站了。他惦记着她,找机会表现。超我又来阻拦:她数学好,你数学太差了。这使他异常愤怒,辩白说,老子会学好的。超我又说,她爸就是咱数学老师。这句话杀伤力真大,他感到深深的自卑。

十五岁,他碰到了更多的女孩子,可是他还是觉得惠是最好的。她那侧脸,那发型,都能画成一幅画。她那眼睛对视一下就一哆嗦。我的天,他决定要写情书。在一个黑暗的角落,他准备写,超我又说,别写,丢人!他回了一句:滚。所以,那个情书发出去了,他确信她收到了。

上课同桌的手伸进我内裤 上课时被同桌用手扣下面/图文无关

然后,他就等着,等着她回信。在校园里到处晃悠,期待能碰到她,问问她。他等到的只是对视时的满脸绯红。他知道她看了,他知道她对他有意思。要没意思她那大眼睛冷冷的翻一下,直接就能让你透心凉。

他激动坏了,接下来怎么办呢,该做点什么?好像也没啥事儿可做,这太让人郁闷了。快进吧,这个环节太闷了。

十六岁,到了毕业季所有人心里都比较焦燥,何去何从至少要有个交待啊。老天真是善解人意,一天田江要到别的教室去找同学玩,在教学楼的转角碰到她。蓝天白云,杨柳飘絮,水泥地红砖墙的拐角撞见了打着伞的她,最要紧的是周围没人。什么话都可以说。田江居然呆了,他只是呆呆地看着遮阳伞下,满脸幸福的她。他瞠目结舌,这一瞬间似乎过了几世几劫。他很快意识到自已的窘态,自卑和对自己的恼怒立刻爆发,他走开了。他非常难以理解自己明明有话说,天天盼着,这么好的机会居然一言未发。他咒骂自己瞧不起自己。到底是什么在约束自己呢?他没想干什么,就想说说话。唉,超我是禁止性的吗?

后来同样的故事在后来的几年间还发生了一次。他对自己人品产生了质疑,惠估计有同样的质疑。就此,强烈的内疚生根发芽,深深地埋在了他的潜意识里。在田江婚后的几年里,几次在梦中见到她,她一脸冰霜,他想解释几句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有时这种场景还其它好朋友在场,他们同样对他不理不采。内疚紧紧地捆绑着他。原本想时间会碾碎一切,后来他发现,内疚除外。

一天田江醉酒,沉沉睡去。本我超我化成紫霞青霞,吵成一团,后来他们决定找佛祖指点迷津,在灵山脚下碰到了游山玩水的斗战胜佛悟空。寒暄几句两位向悟空说明来意。悟空哈哈一笑,这事儿就不用麻烦佛祖啦。矛盾是智慧的根苗,驾驭矛盾是智慧的体现,知道我怎么辨别妖怪的吗,他们只有一种想法,不会同时产生矛盾的想法。明白吗?

紫霞说,你的意思是我们笨呗!!

不推荐的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