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同桌上课用手指进去了好爽 上课被同桌用手XX

同桌上课用手指进去了好爽 上课被同桌用手XX/图文无关

那时候座位的安排还是班主任说的算,那时候的同桌都是身不由己,那时候的我成了一位女孩子的同桌。

她很瘦,这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有一种蒲公英被风一吹便散了的羸弱。

她每天都是骑自行车回家,路程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说还是比较远的,骑车大概至少40分钟吧。

她每天中午都不能回家吃饭,只能带饭,或者饿着,大部分时间是饿着,或者去后面小小的商店买点什么将就着。

她当时的成绩很好,而我的成绩也只是中游偏下,时好时坏,俗称看命系或者佛系。

考试的时候,如果只是简单当堂测验,不要换座位拉开桌子的那种,她会把她的答案故意放得离我近些。我们没有提前的说好什么,就像我不知道,她也不知道。

那时候老师还是可以体罚的,经常性的体罚就是打手掌,严重的时候会被打得手掌通红,手握不住笔,不过这种情况还是少见的。

所以课上还是很安静的,对于想说悄悄的人来说,就只有一个办法,传纸条。

而我和她由于是同桌,相距比较近了,于是我和她说小话的时候,就不用了小纸条了,用的是一个本子。

我写完话以后放在我们中间的前面,然后假装听课,她拿过本子写完话以后再放回去,然后是认真听课。

有时候我中午过来的早,看她还没吃饭,就跑到小店给她买点吃的,其实我也不懂她喜欢吃什么,我也不敢问,生怕引起什么。

她经常会请教班级里的一个男生问题,因为那个男生也是我们班尖子生,但是我看着有些难受,那时候我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心理,就是觉得不舒服。

回来以后,她问我怎么了,我没说话,也就生了一会闷气,至于生闷气的原因,当时的我是不得而知的。

她一开始没察觉,次数多了也就知道我生气了,她就经常逗我笑。

抱歉,我还是没忍住笑了。

时间就这样没心没肺的流逝着,一转眼便是进入了中考。

中考的前夕,发生了一段小故事。

有一天我的数学辅导书被人借走了,然后被同学传着传着不知道传哪去了,我也找不到了。

过了大概两天,我的辅导书又被人传了回来,我拿回来的时候顺手翻了一下,一封信从辅导书里掉了出来。我还没来得及拿起来,就被她顺手拿了过去,然后顺便看了。

她看完以后,平静地递给了我,然后便没再跟我说一句话。我当时没注意,只是好奇为什么有一封信,我打开以后,惊呆了,这是一封表白信,而且明确是写给我的。

我也不好意思当场就撕了,就随便收了起来,再转过来装作没事跟她说话的时候,发现她对我爱理不理了,就跑去问别的男生题目去了,每节课下课都去问题目,也不搭理我。

我也就顺理成章的生气了,然后两个人好几天都没说过话。

快毕业的时候,班级里流行写留言录,一个厚厚的彩色硬壳本子,然后让每个同学在上面留一段话。

同桌上课用手指进去了好爽 上课被同桌用手XX/图文无关

我和她都准备了,因为生气,她没写我的,我没写她的。

中考的前夕,她突然问我想考哪一个学校,我说我可能会去二中。

我顺势问了她,她说她应该会去一中。

一中是我们那最好的高中,然后就是一些打着封闭式管理旗号的私立高中,然后就是二中,最差的是三中,专门打架的那种。

“我应该考不上一中。”我顺口说了一句。

她安慰我说:“没事,努力一下,其实在哪个高中都一样,学习是看你自己的。”

当时的我们其实都没有气,只是在等其中一个人先开口而已。

我们仿佛已经回到以前无话不说的样子,可惜的是,时间不会为谁而多停留一秒。

隔天便是放假,然后便是中考。

中考依旧平静而无波澜的过去了,接着就是等出成绩,最后便是一起去学校领成绩条。

领成绩条的那天我生病了,没去成,隔天我父母直接去学校办公室拿的。

放假的时候,有一天我跑到学校操场打篮球,遇到同班的一个男生,他问我怎么没去领分数条,我说我生病了。我问他,她考得怎么样。同学说他也不清楚,只知道她当时一直在问我们,我考得怎么样,有没有人知道,还问了我们知不知道我报了哪所学校。

我最后没去一中,也没去二中,因为爸妈怕我贪玩,直接给我报了封闭式私立高中。

上了高中以后,我忽然明白,用俗话来说就是有根筋通了。我明白了为什么她和别的男孩子走得近我会生气,我明白了为什么想和她说话,我明白了为什么一直想见她。

我对她的这种感情原来是喜欢,我其实已经喜欢上她了,只是我自己不知道而已。

封闭式高中就是全住宿,不准出校门,管理严格,双休的时候回家也是要在班主任那签字,然后班主任会准时打电话给父母进行询问。

学校里明确规定,不准带任何首饰,不准长发,不准带任何电子产品。

所以我当时很想找到她,可是却没有办法。

趁着周末回家,我跑到离我最近的初中同学家里,我希望能听到一些她的消息。

还好,我打听到了,她在二中三班,也问到了联系方式,可是当时我没有手机。我能想到的就是写信。

我一直写信,从高一写到高三,可是我从来没有收到回信。从一开始的期待,到慢慢的习惯。从一开始的一周一封到后来的两个月一封,一切都像石沉大海一样,没有任何消息。

我只要周末是回家的,我就会刻意绕路走到二中,走进她的学校,找到她的班级,走过学校后面的小吃街,逛过那些商店书店。

好像除了有缘无份这个词之外应该还有一个词叫做无缘有份。

缘分就是这样,它可以让她不经意的成为你的同桌,也可以让她明明很近,我却怎么也无法遇见。

就这样高中慢慢地走向结束,我走出了那一片我呆了三年的地方。

最后我终于联系上了她,我问她有没有知道我给她写过信,她说她知道。

我问她为什么不回,她说她每一封都回了,我说我一封都没有收到。

后来我明白了,她给我回的一封封信,应该是收在班主任的抽屉里。有一次高中同学聚会他们说起班主任会把所有寄到学校的信都收起来,因为学校不准恋爱,我才突然想通,那些信到底去了哪里。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