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宝贝舅舅想你了 宝贝儿你终于是我的了

宝贝舅舅想你了 宝贝儿你终于是我的了/图文无关

我的弟弟昨天死了,我的妈妈很伤心,责怪舅舅不该一直给弟弟灌输那种危险的想法。懊悔的舅舅躲在角落里一言不发,我想他也很内疚。我走到妈妈身旁安慰她,说弟弟是为实现自己的愿望死的,我们该为他感到高兴。妈妈停止了哭泣,用自己通红的黑眼珠打量着我,在那面悲伤的黑色镜子里,我没有一丝悲伤的模样。妈妈看着我,又转过头看着角落里的舅舅,最后目光又回到弟弟的尸体上,她说“你们都疯了,都疯了。”,说完,她又开始对着弟弟的尸体声嘶力竭地哭泣。

尸体是今天傍晚被带回来的,除了有股让大家都感到刺鼻的怪味儿以外,其他的还算完整。他们从那个世界将弟弟的尸体带回来,这让我们很感激,毕竟那是一个不属于我们的危险的世界。

弟弟的死,或许全都怪我,是我放任他去那里,去寻找所谓的神。我本可以拦着他,可以把这件事告诉妈妈或者舅舅,那样妈妈就会阻止他,舅舅也会告诉他那些故事全是他瞎编的,只是一些笑话而已,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神。不管怎样,他们会拦住弟弟,只要我把这件事告诉他们,可是我没有。

弟弟的尸体被抬回来时,我们正在吃晚饭,那是妈妈最拿手的菜,也是弟弟最爱吃的东西,只是他再也没有办法和我们一起吃饭了。

该死的神!该死的神的世界!

我知道我已经死了,因为我看到了自己的尸体,也看到了悲伤的母亲和愧疚的舅舅,你们本不该再听见我的声音,但是没办法,我知道你们一定很想知道我经历了什么,你们一定和我一样对神和神的世界感到好奇。不过他们都没法告诉你我的经历,也没法告诉你神的世界是什么的样,他们没有见过神,只有我见过,我见到了神,真正的神。他们的身躯硕大无比,他们的手可以挡住太阳,他们掌控着冷热寒暑,他们的世界没有青草和泥土。

我只是告诉了哥哥我要去寻找舅舅说的那个世界,哥哥没有拦着我,这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身边熟悉的景物,那座石山,这片湖泊,脚下松软的土地,这一切都在我向前行的过程中一点点退去,我将它们抛在了身后。

她的出现让我惊喜万分,我告诉她自己要去寻找神的世界,看着她用那爱慕和崇拜的眼神看着自己,我忍不住亲了她一口,就在她的脸颊那儿。她黑色的大眼睛开始流泪,那是晶莹的眼泪,在朝阳的光辉下变得金灿灿的。

我让她等我,一定要等我,我会带着神的祝福回来见她。用神的祝福替她擦掉那颗金灿灿的泪水。我开始感到了这趟旅途的意义,这不再是单纯的寻找神的旅途,这是我追求爱的旅途。

路上,我开始思考。神的世界是什么样的,神是什么样的。神和我们长得一样吗?不,如果神和我们长得一样那也没什么了不起的,神一定和我们长得不一样,吃得不一样,住得不一样。不,神一定是不吃东西的,神是不会饿,不会困的。神不用吃饭也不用睡觉,那神会做什么呢?神有喜欢的人吗?他会祝福我吗?会的,神一定会祝福我的,他有什么理由不祝福我呢?我只是祈求他的祝福而已,他只需要对我说“我祝福你”就可以了,如果他不会说话,那他可以点头,可以微笑,可以用他自己的方式祝福我,随便什么方式,只要祝福我就行了。

我渐渐感到自己已经涉足了神的世界,我没有跨过任何一条分明的界限,也没有看见路旁立着象征着神的世界的石头,我只是再也看不见自己熟悉的事物了。这里是一个灰色的世界,脚下是灰色而坚硬的土地,头上刮着灰色而坚硬的风,风里满是尘土,风里没有水。这里没有青草和泥土。

我在这个世界感受到了令人颤栗的气息,我想那是神的威严,善良又具有威严的神就住在这个世界。我继续向前行,脚下是灰色的土地,是坚硬的土地,是灼热的土地,它开始发烫,它让我寸步难移,我想这是神对我的考验,这是为了获得祝福而必须承受的历练。

宝贝舅舅想你了 宝贝儿你终于是我的了/图文无关

我开始感到疲惫,尽管我已经穿过了灰色的世界,但还是没有看见神,那灰色的风让我泪流不止。继续向前行,我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坚硬、冰冷,到处闪耀着五彩光芒的世界,我听到了许多声音,那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我想那就是神的声音。

在这里,到处都在发光,脚下的土地也在发光,各色的光让我目眩头晕。我感到一丝恐惧并渴望有一片阴影能让我休息,在那片阴影里我可以想一想我的家人,想一想她和她脸颊上那颗金灿灿的泪。

我看到了一片阴影,它就在那儿,那是一片很大很大的阴影,比树的阴影还大,比山的阴影还大,它可以让我休息很久很久。我朝它走去,希望得到它的庇护,但我很快发现它并不那里。灰色的世界让我精疲力竭,这里散发出各色的光芒让我失去了方向。我再次尝试着向它移动,等我终于到达那里时,我发现它在我的身后。

这是一个到处都在发光的世界,五彩的光晃得我眼花缭乱,连阴影也不愿给我以安慰,我告诉自己要打起精神,但我突然发现自己正处在这阴影之中。我开始明白投下这比树还大,比山还大的阴影的,正是自己苦苦寻找能给予自己祝福的神。

我抬头望去,看见了神的模样,神投下这巨大的阴影是为了给我安慰。伟大的神,硕大的神,你的脚踩在地上,你的脑袋顶在天上,这天和地是你用自己的身体分开的,你用手挡住太阳,换上月亮,你种下星星和月亮作伴。伟大的神,掌控一切的神。

我看见神离开,他带走了阴影,顶天立地的神走得如此寂静,没有发出一丝声响也没有引得地动山摇,原来神是如此得轻盈,像花儿飘在风中一样安静。

我紧跟着神的脚步,我需要神的祝福,神似乎走得很慢,但总能把我甩在身后,我想这就是神的力量。我尝试着呼喊他,但他没有听到我的呼喊,因为他并没有停下来,我的声音没法传到他的耳朵里,他的耳朵在天上。我停止了呼喊,尝试着祈祷,如果我的声音没办法传到天上,那我的祈祷一定可以传到天上。我想我是对的,因为神不再向前走了,他停在了一个地方。他开始展现自己的神力,因为在他身旁出现了一个和太阳一样亮的东西,神征服了太阳,这太了不起了。

神就在那里,我必须要得到神的祝福,我顺在藤蔓向上爬,神的世界的藤蔓,光滑、坚硬、冰冷,散发着幽暗的光。我来到一片大平原,光滑的,没有泥土和草的大平原,平原上立着几块巨大的石头,光滑且透明。它们是那么巨大,而神却能轻而易举的将它们拿起再放下。神喜欢光滑且发着光的东西,神的世界没有黑暗,只有无尽的光芒和神自己投下的阴影。

绕过光滑的石头,我即将来到神的面前,他会祝福我的,对吗?即便他听不到的声音,他也能感受到我的祈求。我将会带着无限的荣耀和神的祝福去见我的家人,见她。

我即将与神对话,但神却走了,走得非常着急,甚至让大平原产生了震动和颠簸,原来神是可以撼动天地的。他一定是有什么更紧急的事,或许是一些更重要的祷告等着他去实现,但他一定会回来的,带着对我的祝福回来,只要等他办完了那件更重要的事,他就会回来的。

我又一次感到震动,那是神回来了,我急忙迎上去将自己的愿望告诉他,我希望得到他的祝福。但是神朝我吐出一股白色的烟雾,那烟雾让我感到飘飘然,让我站不住脚,我很想睡觉,我想这是神想让我休息一会儿,他知道我需要休息,在穿过了灰色世界又被这里的光芒晃得头昏脑涨之后,我确实很想美美地睡一觉。又是一阵白色烟雾,我感觉身体已经动弹不得了,我的身体先我而睡去了,神最后朝我吐出了一股烟雾,我发现自己的视线开始模糊了,但我仍然祈求神给予我祝福,在我睡着时,或在我醒来后。

我最后看见了神把他的手伸向了我,真是一只硕大的手,我知道他终于要给我祝福了,我可以带着祝福回去,换她那颗金灿灿的眼泪了。

人类是需要仪式感的动物,虽然我们不像牛郎织女那样一年只能见一次,但是在情人节那天见面也同样是意义非凡。此时此刻我正坐在书桌旁,就着我的台灯,给你写我人生中的第一封信,你常说我不够浪漫,我不知道怎么做才算浪漫,我问你想要什么,你总是让我自己想,我想对未知惊喜的期待就是你说的浪漫吧。

第一次尝试写信,学生时代教的那些格式和规范都被我扔进了记忆中垃圾桶里,那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我只写下自己认为重要的事,再将它们包好投进门外那漆成绿色的邮箱中。人们常说从前车马邮件都很慢,因为慢所以值得期待。当然,我希望它并不是真的那么慢,如果你先看到的是我,然后才看到信,那么剩下的就只有滑稽了。

我刚才打死了一只虫子,它就那么明目张胆的出现在我的书桌上,绕过我的杯子朝我爬过来,我只得赶紧起身去找杀虫剂,为此我的脚还不慎踢在了桌子上。我本以为等我回来,它就会消失不见,但它并没有离开,它仍然呆在那儿,呆在我的信纸旁。我将杀虫剂对准它猛喷了三下,确定它死了才伸手将它弹开。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把这件事写在信里,或许是想解释一下为什么信纸上会有杀虫剂的味道吧。你知道,从前欧洲人会往信纸上喷香水,而我却在信纸上喷杀虫剂,虽然是无心的,但也希望你不要介意。

奇怪的是我的脑海里刚闪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就在我用手将虫子弹出去的那个瞬间,我开始思考那只虫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它是否也有家人和爱人,它的家人是否都在等着它回去共进晚餐,它的爱人是否在等待着它的归来就像我等着和你相见一样。你知道这种念头常常让我产生负罪感,不过算了,随它去吧,一只虫子而已,又有什么关系呢?

亲爱的,你会先读到我的信,然后我们会在七夕那天相见并得到牛郎织女的祝福,他们没有理由不祝福我们的,对吧。我们只是需要一个祝福而已,一个简简单单的祝福。

期待与你相见。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