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让学长干一次再写作业 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2020年08月31日30百度已收录

让学长干一次再写作业 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图文无关

我叫李凡空。

他首先叫杜昌铭,后来叫简林。

她首先叫杨雨舒,后来叫安熙然。

杜昌铭对我说:“李凡空,我们都不了解自己,更别提了解对方了。你应该知道,这会让我们都痛苦。”

我说:“你所谓的痛苦就是你选择了工作,而我选择了考研,是吗?一旦我考上了,会让你觉得在学历上低我一等,让你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因为你不会允许你身边的女朋友比你强的,在任何方面都是。从我们在一起开始,你就一直在劝我让我不要去竞选班级干部;只要我说要去试试,学生会里的任何职务都是你的天敌,甚至老师随便任命了我当一个学期的课代表都让你埋怨我半天。你一直都是把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你害怕我比你强,害怕将来我比你强了,我们两个人就变得不平等。你无法承受这种压力,或者说任何压力都不行。所以你一直不肯面对你离家出走又回来找你的生父,还有一心让你找个家庭条件比你好的媳妇的妈妈。”

杜昌铭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似乎是被我说中了。他抬起头,看着满天星空,沉默了良久,然后说:“既然你如此了解我,那么你也应该知道,我为何要等你考完研究生考试才和你分手,因为我们人生的选择不同,所以并不适合在一起的。”

“那就再见吧。”

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熟悉的深蓝色的夹克配上黑色牛仔裤渐行渐远,直到它被黑暗淹没。

刚刚考完研究生考试,如同在修罗场里走了一遭,不仅仅是一场对自己的考验,更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苦痛。

只是杜昌铭,你的演技太拙劣,连我都看得出来,备考日子里你日渐疏远的亲切,永远只有一个原因。

研究生入学考试的前一天晚上,忽然接到的一个电话,真的是难忘的五分钟。

“请问你是李凡空吗?”对方是一个声线甜美的女声

“是的。请问你是哪位?”

我曾经在校园里贴了同去考场的消息,所以最初的猜想是同行的某位同学。

“我叫陈悦。你还记得吧?”陈悦是杜昌铭的老乡,假期的时候,每逢寒暑假,都是他们几个老乡一起结伴回家。我只是偶尔听杜昌铭提起这个人,并未有太深的印象。

“听杜昌铭说过,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看来杜昌铭对你真的很宽容,他怕影响到你的复习,还什么都没和你说吧?但是我实在是无法忍受了,所以还是清楚地告诉你比较好。”

“对不起,我马上要休息了,明天还有考试,等考完试我们再聊好吗?”我大致猜到了对方要讲什么事。从听筒传过来的声音如此有底气,想必是已经有了确切的答案,就等着我去聆听。我不想破坏第二天考试的好心情,所以选择了放弃。

让学长干一次再写作业 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图文无关

“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再缠着杜昌铭了,请你放过他吧。你们两个人在一起无法幸福的,他在你身上得不到的快乐,我都能给他。”

“那祝你们幸福!”我挂掉电话,眼泪扑簌簌地开始往下掉,看着桌子上的复习资料逐渐被眼泪模糊,我有些不甘心地一把擦掉。

紧接着,杜昌铭的电话打了过来,语气还是那么温柔,好像负心的人是我一般:“宝贝,你要早点休息啊。明天就考试了,睡前把准考证和文具都准备好。听你说你找到了同伴一起去考场,我就不陪你去了。”

杜昌铭,你显然还不知道你的现任女友已经等不及要和我撕破脸皮了吧?把你这几个月以来的用心撕裂得一干二净。从我备考开始,你总是以不耽误我复习为理由不和我联系,甚至国庆节的时候和老乡进行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也都为了给我提供一个安静的复习环境,没有告诉我半分。心里涌现出许多话想对他说,全部涌在喉咙处,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那么一句:“我马上要睡了,晚安吧。”我的语气很轻。此时,已经无需多言,只是想赶快逃离这个人的掌控。我意外地睡得很早,睡眠质量也非常好。因为找到了这几个月里让我因为他的疏远让我抓狂了无数次的原因,心里终于踏实了下来。

我该面对的人生转折,并不是研究生入学考试,而是理想中依旧期待杜昌铭可以在毕业的时候娶我为妻。现实与理想之间的碰撞从来都是血肉模糊的,撞得我头破血流,却已经没有时间去擦拭伤口。

接下来两天的考试,是我在这个城市里度过的最美好的两天,紧张充实,索性就关掉手机。不需要面对杜昌铭的关心,也不需要让我去猜他在哪里,在做什么,和谁在一起。我只是静静地面对考试,面对我另外一个人生转折的时期,坦然,平静。

从考场回到学校,已经是筋疲力尽。拖着疲惫的身体去食堂买了最爱吃的鸡柳饭,犒劳自己这几个月以来的辛苦没白费,坚持下来了所有的考试。没想到在宿舍门口遇见了等候我许久的杜昌铭。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显然是来和我摊牌的。于是便有了最开始的那段对话。

回到寝室,表情异常平静。考研的室友们也陆续回到了寝室。报考了不同的学校,话题比以往更多了一些,把剩余的精力全部用来吐槽考题和考场轶闻上,之后就是长时间的沉默。

打开电脑,登录QQ。一个对话框跳出来,是简林。简林是我的学长,也是老乡。现在已经是K大的研究生二年级的学生。

他问我:考得如何,小姑娘?

我说:不知道。有赔了夫人又折兵的趋势。

他忽然问道:你电话号码没变吧?

我回答道:没有啊,怎么了?

紧接着,简林的号码显示在了我的手机上。我走出寝室,接听了电话。

“喂,学长。”

“你考得怎么样?”对面的声音有些陌生,上一次听见还是在大二的时候。那个时候简林作为毕业生代表在毕业典礼上讲话,我们只是作为学生会成员在台下帮忙拍照。如今,自己也已经面临毕业,简林被保送到了K大继续读研,我还没有优秀到如此,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准备。

“我其实也不知道,尽我所能了吧。嗯,大概就是这样。”但是不知道为何,我的眼泪开始往下掉,止不住地往下掉。一时的哽咽让我说不出话来。

简林好像听出来我的异样,问我:“小姑娘,你没事吧?和男朋友吵架了?”

“没事,今天刚分手。”我一边平复心情一边说道。

让学长干一次再写作业 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图文无关

“别哭了,好不好?要不我给你讲个笑话?”简林那边在劝慰,好像一个长辈在讨小孩子欢心一般。不过这一招异常好用。

“不用了,学长,谢谢关心。我只是有些后知后觉。”我平复了一下心情,客气地说道,却不知道为何和简林之间的距离忽然拉近了一些。

“你要好好的,等你回家了告诉我,陪你散散心。”简林的语气温暖氤氲,又有些强硬,仿佛是命令,又是建议,不知道使了什么魔法,有一种吸引力。

“谢谢学长,不用了,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你忙吧,我还没吃饭。”我客套地答复道。

“那你赶快去吃,别吃冷的。”又是一句话,穿透了内心的神经。

“谢谢学长,拜拜!”

“拜拜!再联系!”

匆忙地挂掉电话,回到寝室。我坐在自己座位上,看着和简林的聊天对话框,开始翻看聊天记录。自己似乎并没有和他有过多的交流,除了平日里学生会工作方面的一些短暂的接触之外,就是在考研期间和他讨教考研经验。他很热心,也帮我找了许多K大的考研复习资料。因为他是被保送到K大的,并没有考试的经验,所以一切还是需要自己摸索。他很热心地把和一些有考试经验的同学的聊天记录复制过来,给了我一些帮助。不知道为何,今天他的突然来电,给人一种已经和他很熟悉的错觉。

直到安熙然对我说:“简林对其他人的熟悉感是天生的,因为他说话的语气让人无法拒绝。和他的交谈中,无论和他多么不熟悉,和他的距离一下子就会被拉近。你的内心会忐忑,不知道为什么他对你的语气那么亲昵,同时又有些期待,非常想和他再次联系。”

这句话算是对简林的性格的概括。或者说,他看似只属于你一个人,但他也可以不属于任何人。

睡觉之前,将设置了几个月的闹钟关掉,想睡个懒觉。没想到早晨六点钟的时候还是睁开了眼睛,开始不得不佩服考研后遗症之生物钟定律。我坐起身来,发现室友们也是大眼瞪小眼地看着互相看着对方,然后开始笑出声来。

整理好了行李,只留下这几天常用的衣物,开始补充备考期间遗留下来的事务。给指导毕业论文的导师打了电话,确定好了题目,导师细心地发过来一些参考书目,立刻去图书馆借阅。因为期末考试的临近,图书馆的自习室里人满为患,如此热闹的场景似曾相识。我笑了笑,向借阅的区域走去。借好了书目,简林适时地发来消息,问我什么时候离校。我说了一个日期,还没说时间,他就已经查到了火车的发车时间,并且问我是否需要去接站。

我笑着回复道:谢谢学长,行李不多,不会再出现那种状况了。

简林说:那就好。有需要就打电话给我。我已经到家。回程注意安全。

我说:请学长放心,这次为了犒劳自己,特意买了卧铺。

简林说:那就好,要乖。

记忆忽然间翻涌了出来,冲击着大脑。

让学长干一次再写作业 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图文无关

大一的时候同老乡结伴回家,正巧和简林在同一个车厢。两个女生吃力地把行李拖上火车,已经用尽力气。简林看见了我们,和坐在我们身边的人换了座位,开始和我们聊天。我们还未脱离高中的稚气,穿着上也与大学生迥异。不过我们与简林相识,是因为他在迎新晚会上精彩的主持,和我们莫名其妙搞砸了的小品。车厢上很拥挤,都是回家探亲的农民工和放假的学生。第一次在火车上度过漫长的夜,时间似乎过得很慢。简林穿着格子衬衫,外面套着深灰色的羽绒服。蓝色的牛仔裤和黑色的篮球鞋,简单明了。一个棕色的背包外加深绿色的提包,就是他的全部行李。

他让我们坐在里面的座位,自己坐在最外面,无话的时候,他从背包里拿出来一本小说,开始阅读。虽然已经是深夜,但是车厢的灯一直亮着,苍白无力地陪伴着我们度过不眠的夜。我一边听着音乐一边翻看手机里的消息。然后不知道在何时沉沉睡去。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简林的肩膀上,他丝毫未动,动作僵硬。我立刻跳起来,说,“对不起,学长,我不是故意的。”结果没想到这一下惊醒了睡在我肩膀上的老乡。我连忙两边一起道歉。

“没关系的,你行李这么重,我送你回家吧。你看我就这么点行李,不用客气的,好不好?”

“那好吧,谢谢学长。”

在公交车上,简林一路无话。只是接了一个电话,汇报着自己的行动,显然是女友打来的。

我无话找话地说着:“是学长的女朋友?”

“是的,我们从高中时候就在一起了。”

“那很不容易啊。也是在我们学校?”

“没有,她在这个城市读书。”

“那异地恋很辛苦的。”

“就看你怎么做了。”简林只是笑了笑,回答得也很简短。但是每个字充满了甜蜜,我忽然很羡慕他的情感生活。从他的语言中,能够感觉到他对情感的要求:简单而美妙。这五个字就是他对这场感情的诠释。不需要赘述,只是拥有朴素,便可包涵一切欢喜。

简林坚持送我到家门口,因为住在六楼的我只能走楼梯,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提那么重的行李非常吃力。开门的时候,正巧父母在为我准备着午饭,看见简林,都吃了一惊。我连忙解释到:“爸妈,这是我的学长简林,我行李太多,一个人提不了,他就送我回来了。”

“谢谢你啊,小伙子,留下来一起吃个午饭吧,马上就做好了。”

“不了,叔叔阿姨,你们忙吧,我先走了,我妈也等我回家吃饭呢。”简林连忙告辞,说完便准备下楼,我转身要送他,他却说:“不用送了,你快收拾一下东西吧。我到家了给你消息。”

我连忙道谢,看着他下楼的背影,才发觉自己连他的联系方式都没有。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