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把腿把开学长都给你 学长一边写作业一边c

2020年08月31日10百度已收录

把腿把开学长都给你 学长一边写作业一边c/图文无关

2015年9月,我即将升入大学,即将进入的大学是第二批次录取的本科大学,即二本,一所普普通通的院校。

我本来是想着和我同村的朋友一起去学校报名的,但是我父亲和朋友的父亲执意要领着我们去,他们的理由是:大城市不像我们农村,乱的很,你们还没有去过大城市,担心你们一去到那里就被人拐走了。我当时在心中苦笑:都长这么大了,谁还不会照顾自己呀!

第二天早上凌晨5点钟,父亲便急忙地叫我起床,因为还要去火车站现买火车票。当时手机也还用不熟练,也不知道网上如何购票。母亲起来为我们煮早餐,我们两个就去洗漱了。对于我的事情,父亲总是很积极地忙碌着,也不怕累,帮我把行李都搬到了大门口。收拾完毕,我们走了,母亲在后面目送着我们,叮嘱我们:一定要把钱拿好,别弄丢了!我们连连点头并不耐烦地说:知道啦!对于我母亲的唠叨,我们也习惯了。

到达火车站的时候,已经排了好长一队人,我们也没有办法,只能四个人站成一排,拿着行李,排在队伍的后面。等待的过程总是煎熬的,心情急迫地想着:前面的人弄快点,我很忙的!于是越焦急越感觉进度慢。

终于到了我们,刚好赶得上,买了最近时刻的火车票,急匆匆地进站等着检票。我们就这样,四个人提着或拉着行李,随着铁路两旁的房屋树木后移,我们渐渐地接近了县城。

下了火车,我们坐上了开往学校的公交。

入学报名已经进展得很“激烈”,我父亲拿着我的通知书,学长带着我们在校园里边这交一个材料,那签个字,再那盖个章的报名着。最后几个流程的时候,学长不带我们了,于是我们自己寻着去办理相关手续。

父亲外套的内荷包里,装着一笔用塑料袋包着的钱,那便是我的报名费。父亲时不时地去看看,去摸摸,证明钱还在里面安稳的待着了,这才将心头的大石头放下。我见父亲时不时地就查看,便说:老爸,别总是看,掉不了的,您老就放心吧。老爸一脸不耐烦地说:咦,还是确保在才好,万一掉了怎么办?

把腿把开学长都给你 学长一边写作业一边c/图文无关

天不由人,这时偏偏下起来了毛毛雨,于是慢慢地我们的睫毛上都挂满了小水滴,像结冰一样。

父亲双手扶着胸口处的钱,低头在前面慢跑着。我们这是去自助取款机处取钱,因为所带着的现金不够,父亲比我还要着急,跑在了我前面。父亲的背有点驼,是很多年干重活造成的。父亲也很瘦,比我还要瘦。一个瘦瘦的背有点驼的人在我面前跑着,他一脚踩下去,水就往四周飘洒,我的眼眶一瞬间就滋润了,我知道,那不是雨水。我跟在父亲后面,他就回头喊:快点呀!一会儿取款机没钱了。我说好,立马加速赶上他。我想和父亲多待一会儿,因为报完名,他就要回去了,去继续挣钱,供我读书。我舍不得。

一下午的时间,终于完成了入学报名。父亲很累了,因为我看到他流着汗,但脸上却挂着洋溢的笑容。我的朋友也完成了报名。父亲说:那我们回去了,一会儿你们就自己买点生活用品回宿舍,我们就不管你们了。我们点头说好。于是四个人又走着去学校门口,我们去送父亲们上车。

“我走了,没钱了就打电话回家。”父亲在离别时对我说,然后转身就往路边停着的的士车旁走去。父亲消瘦的背影又映入我的眼帘,我的鼻子一下子就又酸了。我发誓我一定要好好读书,不能辜负父亲对我的厚爱。

父爱如山,趁父母年轻的时候,也让他们有机会享受一下我们年轻人的一些乐趣。工作了快一年,给父母各买了一部手机。回家的时候,父亲不干活时,就喜欢拿着手机靠在沙发上刷着抖音,时不时地就笑一下。我也在心里欣慰地笑了很久很久……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