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三岁男孩经历摘眼手术后又做开胸手术,为省钱一家人一天吃一顿饭

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他们本该是天真快乐的天使,可是疾病却让他们受尽了折磨,并未感受到这个世界的温暖。他们还没有长大,还有很多想做的事没做,还不懂什么叫梦想,父母又怎忍心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去?

李现洋是山东省微山县留庄镇人,因为从小没读什么书,一直在老家附近的工地上打工,收入低微。自从儿子李传淏出生以后,为了给家人更好的生活,他和妻子吕彦玫就来到苏州太仓打工,奶奶也带着淏淏在出租屋内一起生活。打工的日子虽然辛苦,但一家人生活在一起日子也算美满。2018年9月,李现洋发现淏淏的瞳孔在灯下发着白光,像猫的眼睛一样,李现洋的心里升起一阵不祥的预感。

一家人赶忙带着孩子来到太仓人民医院,医生看到孩子的症状后连连摇头,严肃地说道:“这孩子的病不得了,我们这里治不了,你们赶紧带他到上海的大医院治疗吧。”李现洋心里一震,他根据孩子的症状在网上搜索病症,“眼癌”两个字赫然映入眼中,李现洋只觉得全身麻木。带着一丝侥幸心理,李现洋又带着孩子来到上海新华医院。经过一系列检查,淏淏最终被确诊为:视网膜母细胞瘤。全家人像被推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无法接受这一事实。

孩子的病情不能耽误,紧接着淏淏开始入院化疗。才一岁不到的孩子,化疗没多久就出现呕吐、吃不下东西等症状,没几天就瘦了不少。更让人难受的是,淏淏的每一次化疗都容易感染,高烧不退,孩子妈妈只能整日整夜地抱着他。化疗的三个月中,李现洋夫妻俩不得不带着淏淏在上海和太仓之间来回奔波。有时候为了省钱,李现洋一天只舍得吃一顿饭,他说:“我们花的每一分钱都可能是孩子的救命钱,我们省一点没关系,只要孩子好好的。”

谁知化疗的效果并不好,淏淏的另一只眼也出现二级癌变风险。医生不得不给淏淏进行介入治疗。一次次的眼底全麻手术,孩子小小的身体被几个大人按在床上,他只能用力地挥舞着手脚,哭得撕心裂肺。三次的介入治疗已经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和借款,可是孩子的病情依然没有好转。还出现了青光眼、白内障等并发症,眼球也开始萎缩,医生建议唯有摘除右眼才能保住孩子生命。无奈之下,李现洋只能找亲戚朋友又借了两万元用于孩子的手术。

今年1月,淏淏进行了眼球摘除手术,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手术,当医生将孩子摘下的眼球拿出手术室,孩子的奶奶哭到昏厥。手术后的淏淏因为疼痛哭了整整一夜,嘴里不停地喊:“爸爸妈妈救救我,好疼!”直到天亮才昏昏沉沉地睡去。手术第三天一家人便带着孩子出院了。“没钱,真的没有钱了!医生说孩子这个时候最容易感染,至少得在医院再观察几天再出院。我们也顾不了这么多,让医生开了点药就带着孩子出院了。”李现洋说。

回到家后,淏淏妈妈每天要给他上两次药,每次淏淏都会疼得撕心裂肺的哭。妈妈只能陪着他哭,心里暗自祈祷孩子的左眼能够顺利保住不复发。三个月过去了,淏淏一天天好了起来,恢复了往日的活蹦乱跳。本以为一切都已尘埃落定,可就在今年5月份的一次复查中,心彩超显示淏淏的心脏出现异常,三尖瓣重度反流,瓣膜上有锥状物。且锥状物随时可能掉下来造成脑梗、心梗、肺阻塞,孩子生命又一次遭受威胁,医生建议立即手术。

手术前,李现洋抱着孩子在医院走廊失声痛哭,他不敢相信孩子这么小竟然要一次次地承受这么大的痛苦,更无法想象如果手术出了意外他和妻子以后要怎么活。而淏淏似乎也知道自己即将经历大事,手术前显得格外安静。经过几个小时的手术后,孩子立即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就这样一家人在重症监护室外等了三天。孩子被推出来时,浑身插满管子,还处于半昏迷状态,可他一看见妈妈立马哭了,嘶哑的喉咙发出的声音让人心疼。李现洋不敢去想这三天孩子一个人在里面是怎么过的。

如今,淏淏已经从病痛的阴影里慢慢走了出来,只是有时会摸摸自己空空的眼眶和胸口长长的伤疤,默默地坐在一旁看其他孩子玩。李现洋省吃俭用给孩子安装了一只义眼,希望他以后能更好地融入这个社会。现在,孩子每个月要进行一次眼部和心脏的复查,淏淏仅剩的左眼就像一颗“定时炸弹”,随时有癌变风险。而孩子的心脏问题还没彻底解决,因为三尖瓣重度反流,还需择期进行下一次手术,接下来一次手术是否能治愈也还是个未知数。而这个摇摇欲坠的家为了孩子已经倾尽所有,再也拿不出钱来了,可孩子还小,家长又怎能轻言放弃?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