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吃饭时故意张开腿让公 我和公gong用力啊

吃饭时故意张开腿让公 我和公gong用力啊/图文无关

女儿高烧后出了疹子还没好,公公的手术快要开始了。

最开始听到是癌症,我们都吓一跳,然后网上一查这个甲状腺癌号称“懒癌”,是癌症中最轻的,医生也安慰我们很常见,没多大事儿。我又向周围的医生、群友打听了下,都说这个病很常见,不碍事,并且谁谁谁就是这个病,除了平时吃点药,其他都正常,还上着班呢!我们悬着的一颗心又稍稍平复了许多。

可今天术前家属谈话,老公从医院一回来,就看到他的眼睛红红的,我就猜想情况可能没预想的那么简单。虽然老公还没有经历过亲人的生离死别,但他还是比较隐忍坚强的。

果然,医生说根据检查数据来看,公公的这个癌很可能是甲状腺比里比较严重的髓样癌,预后效果会差一些,可能不止这一次手术,手术做完后要做化疗。明天做手术的风险也比较大,一个肿瘤两个结节都在脖颈处,万一挨着血管或神经,都会很危险。跟我老公说了一堆手术风险,比如手术过程中有可能血管破裂、窒息、碰触神经导致胳膊不能正常抬放……从未经历过如此风险大事的老公,估计也是听得心惊胆战。

当老公刚说完“医生说要做化疗”,坐在沙发上的婆婆“啊呀”一声大哭起来:“不是说只是一个小手术妈?怎么现在这么严重还要化疗了呢?很严重了才要化疗啊!”给旁边的儿子吓了一跳,愣愣的看着奶奶,说:“爷爷的病很严重吗?”

我和老公连忙安慰,化疗也是为了清扫癌细胞,做的彻底一些,更放心。

婆婆又哭着说:“上次他带我去医院检查妇科,还说如果我检查出什么问题,无论去多少个医院也要把我瞧好。”

现在是婆婆确认没问题,公公反倒有了问题。

然后就是老公的两个叔叔说明早要从江苏赶过来,即便老公一再说不用过来。即便过来了,也进不了住院部,看不到人。可他们执意要来,说:“就你们两个小孩子怎么行?我们过来给你们壮壮胆。” 亲兄弟总归是不一样的。

老公和婆婆都不再在意两个孩子,就让他们母子俩单独聊一会儿。我带着两个孩子,借机告诉儿子要爱惜身体,珍惜生命;给女儿洗澡换衣冲奶;喊看书的儿子快去洗澡,早睡早起;给女儿讲故事哄睡。

给女儿讲故事的时候,她又像往常一样,叫我唱其中的一段歌曲。可今天我真的唱不出来,连讲故事都没了往日的声情并茂,变成了轻声朗读。

哄睡了女儿,老公终于过来看了一眼女儿。

婆婆也过来了,难过地说了一堆:“怎么别人都是轻的,偏偏他的就是严重的呢?”

我忙安慰:“妈不用太担心,也许手术做的顺利,完全切除,也没什么严重的。后面我们就听医生的,该化疗化疗,该休息休息。幸好我们现在手上还有点钱,上个星期看好的房子我们先不买了。妈也不要想太多,你自己也要多注意保重身体。”

老公也又是一番安慰,婆婆才肯离开去洗睡。

听老公说,今天在医院,公公问他:“医生怎么谈话谈了这么久?是不是我这病治不好了?如果真治不好,就不要治了。”老公出言安慰他就是一个小手术,不要想太多……他们父子俩都哭了。

老公问我要不要转去上海?也许上海医疗水平更好。我告诉他不要转院折腾了。一是去上海来回折腾不方便,我们找的杭州的医院和医生也都是很不错的了;二是觉得这样会加重爸的心理负担,治疗效果可能会适得其反。

老公听从了我的建议。另外我又跟他提了保险的事情,他也终于不再像以前那样觉得保险都是坑,不同意买。我今天在家除了带娃,上午洗了半天的衣服床单,下午半天几乎都在研究咨询保险。我跟他说了四个基本的险种,他听后终于说:“你以前说得对,听你的。你自己看着买吧!”

吃饭时故意张开腿让公 我和公gong用力啊/图文无关

老公还告诉我:“其实爸很胆小,害怕做手术。今天爸给小叔他们打电话时,说着说着就哽咽了,也流眼泪了。”

我想起前天公公在家时,还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对婆婆说:“有什么好担心的?就是一个小手术而已!真有啥问题,那也就那样了,那是各人的命。你还记得去年我们在老家装修时,有一个四十多岁做装修的老板,之前见他还好好的、精神的很,没多长时间,听说他人没了,临走前还自己把一切都安排的好好的……”当时我还觉得,公公心态还不错,没有婆婆念叨的那样胆小啊。

如今看来,还是婆婆了解公公。原来当时公公只是嘴硬而已。再想想他的嘴在家人面前都硬了大半辈子了,怎么可能会在我们晚辈面前流露出恐惧呢!

公公和家里的每个人都争吵过,只对邻居外人客客气气。他时常在家里发火,婆婆总说他只是脾气不好,暴脾气。无论是对自己的爸妈老婆还是儿子孙子,他都是三天两头发火大吵。也包括我这个儿媳妇,只是火爆程度会稍加控制一点。他看不惯我养一屋子花花草草,曾剪光了花草的枝叶,留下一盆盆“秃头”;也曾和家人吵架,一气之下借机摔烂了我的毛笔架,因为看不惯我整天做这些“无用之事”;也曾指桑骂槐说我整天乱花钱;曾因为孩子拆了玩具而发火摔了孩子的玩具……可现在,估计他再也没心情去“管”这些了吧。

我曾经嫌他嘴碎啰嗦多管闲事,觉得他就是一个有点神经质的更年期,甚至有觉得他不曾生我养我,却对我如此这般,和我自己的爸爸相比,简直不配我叫他一声“爸爸”……本来我都有快半年没有当面叫过他“爸”了,可在他入院走的前一天,我烧了一大桌菜,还是“顺其自然”地叫了他一声“爸”。他可能没有觉察、没有什么感觉,但我自己内心却暗潮汹涌。

还记得刚结婚时,我喜极而泣,爸爸去世早,已经多年没有“爸爸”叫的我,终于又有“爸爸”了。我恨不得把对自己爸爸所有的爱与希冀都放在公公身上。

全家人都不记得,只有我记得公公的生日,在公公生日时给他挑选礼物,可公公并不买账,还说:“我自己都不记得,我们老家都不过生日。”他的反应很平常甚至冷淡,渐渐地我那颗“为爸爸过生日送礼物”的心也冷却下来。

公婆和我们一起住了八年,公公和每个人都会争吵、发火,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严重。直到去年我们帮小叔子在老家买了一套房子,他们在老家忙装修,我们这个小家才真正清静下来。

今年装修好了,估计他们想着小儿子还没成家,也没什么准备钱,就跟随亲戚一起去厂里上班赚点钱。刚上班两三个月,却又检查出这个问题……

我还记得,也是记得唯一一件他心情很好、为我做的一件事。

九年前,在我生儿子住院时,老公和婆婆都陪在医院。从不做饭的公公,给我送来了一盒(保温饭盒)他亲手做的排骨汤,那盒排骨汤好香。

真希望,五个小时后的手术一切顺利。也愿他做完手术恢复好,回到家还有力气吵吵叫叫发脾气。不过还是希望他恢复后,尽量调整好心态,也有利于病情不再复发。

等着他回家,再叫一声“爸”。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