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贵州2岁女童半张脸被巨大肿瘤挤占,每天上万治疗费,父亲崩溃了

近日,在北京某儿童医院的病房内,今年只有2岁的女童祝艺枚一边撕扯着妈妈杨言琴头发,一边嚎啕大哭。杨言琴说:“女儿之所以哭泣,是因为脸上的肿瘤引起的,孩子患的是横纹肌肉瘤,之前在老家治疗了半年之久,当时肿瘤已经被控制住,可谁知今年3月病情复发了。之后脸上的肿瘤开始疯狂地生长,直到长成现在成人拳头般大小,甚至把孩子脸上的皮肤撑破了。因为目前刚入院,化疗效果来得慢,孩子疼得实在受不了,只能没日没夜的哭泣。”

杨言琴来自贵州六盘水,因为地处山区,家里以靠种植玉米和土豆为主,一年的收入也就是几千块钱。为了生计,村里大部分中青年男子都会选择外出打工,杨言琴的丈夫祝发德也不例外,留守在家里的杨言琴不仅要承担农活,还要负责照顾年幼的孩子。

随着孩子们一天天长大,生活方方面的开支慢慢增多起来,祝发德在建筑工地加班干活的次数越来越多,可一家人的日子还是过得紧紧巴巴。让祝发德和杨言琴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正一步步向他们走进,给他们带来的可以说是“灭顶之灾”。

去年8月份,在外打工的祝发德利用休假期返回老家时,发现一岁半的小女儿祝艺枚的鼻子上长了个小包块,包块不仅堵住了鼻孔,还影响了她呼吸。感觉到情况的不太对劲后,祝发德和杨言琴立刻带着小艺枚来到贵州省人民医院。当做完所有的检查后,医生面色凝重的告诉他们,小艺枚患的是胚胎性横纹肌肉瘤,这是一种6岁以下儿童常见的恶性软组织肉瘤,建议他们立刻转院到重庆儿童医院进行治疗。

小艺枚被迅速转院到重庆儿童医院,考虑到病情发展比较快,医院当即给她制定了化疗方案。因发现较早加上治疗及时,经过5次化疗和2次手术,小艺枚鼻子上的肿瘤很快控制住,这让祝发德和杨言琴压心头的巨石日渐落下。

然而,就在今年2月,祝发德和杨言琴准备带小艺枚返院进行第六次化疗时,受到当时特殊时期的影响,打乱了治疗计划。直到3月,小艺枚才得以返回医院,因化疗的时间推迟太久,小艺枚的病情开始恶化,肿瘤转移到右脸,医生连续给艺枚做了两次化疗,也没有控制肿瘤增长。为此,医生不得不建议他们前往上海的大医院先做肿瘤切除手术,再做下一步治疗。

今年4月27日,祝发德和杨言琴带着小艺枚来带到上海复旦大学耳鼻喉科。经过短暂的住院和会诊后,医生解释说,因为肿瘤过大,无法为其进行切除手术,建议他们去其他医院寻求一线希望。满怀希望的来到上海,最终遗憾收场,夫妻俩在离开上海的火车站抱着艺枚嚎啕大哭起来。

回到老家后,肿瘤在艺枚的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很快,她的右脸皮肤被撑破,脸颊下溃烂出一个指头大小的洞口。

看着年幼的女儿被肿瘤折磨得奄奄一息,祝发德和杨言琴心急如焚,他们四处联系医院,但都均以肿瘤过大无法接受他们。6月18日,一个偶然的机会,祝发德在病友的推荐下,联系了北京某医院。很幸运,北京医院接受了他们,并为他们制定了治疗方案。因为病情耽误太久,小艺枚肿瘤已经出现感染,前期化疗和抗感染治疗,每日费用都在万元以上。

因考虑到两人在北京费用实在太高,祝发德让妻子杨言琴在医院照顾女儿,自己返回建筑工地继续打工。为了多挣些钱,祝发德除了正常上班,经常要求留下来加班,每天一干都是十多个小时。可无论他怎么努力,挣钱的速度远远跟不上医院缴费的速度。看着妻子每天发来的费用清单,他很恐惧,很多次在深夜号啕大哭。精神和经济上的双重打击,曾让他一度精神恍惚。

“和妻子结婚后一直没有孩子,婚后6年的时间,我们夫妻俩经常奔走在医院,女儿的到来,他们夫妻俩是格外疼惜,可如今孩子患了这个病,他们是如论如何接受不了。”祝发德说,他们从未有过放弃女儿的念头。想着,就算砸锅卖铁都要救孩子。

“为了给孩子看病,我们已经把家里所有的积蓄都拿了出来,也借遍了亲朋好友,可是,孩子每天都在承受非人的折磨,我们希望大家能帮帮孩子,让孩子能继续治疗下去,让她不要这么疼。”祝发德说,艺枚现在每天治疗费高达万元,在精神高度紧张和经济接济不上的双重打压下,他几度崩溃。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