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学长不可以在学校 在实验室里被学长一起怎么办

2020年09月07日40百度已收录

学长不可以在学校 在实验室里被学长一起怎么办/图文无关

“前天晚上整件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闻老师。”梁牧远深鞠一躬:“非常抱歉,给学校和班级造成了如此恶劣的影响。”

“闻老师,请相信我们,前天晚上大幸运城摩天轮停机事故,新闻里也有报道的,您可以上网搜一下!”路启平抢着说,从兜里掏出三张卡片放在办公桌上:“这是那天晚上我们的门票。”

闻仪扫了一眼桌上的门票,把目光转向直视着自己的梁牧远和路启平,又看看一边低着头的唐宛:“如果前天晚上,你们能像现在这样,坦承自己的错误,那么,即便唐宛同学会因为一次晚归而受到处理,也不会造成如此糟糕的结果,不是吗?”

“是。”三个人不约而同的应道。

“是我自作聪明,闻老师。”梁牧远说:“为弥补小过失,而犯下大错误,是再愚蠢不过的行为。责任主要在我和路启平,我们愿意接受一切处理结果。”

“你能意识到这点,很好。”闻仪点点头。

唐宛也抬起头来:“这件事是因我而起的,我是住校生,违反校规进入学校的,是我,所以主要的责任……。”

“好了,还没到讨论各人责任的时候。”闻仪打断她,沉吟了一小会:“现在最要紧的是,网上流言造成的影响,已经失控。要尽快向学校完整明白的报告一切,我会帮助你们,争取由校方出面澄清事实,将危害减到最小。”

“谢谢闻老师。”

这时候,桌面上的电话响起铃声,闻仪拿起听筒,里面传来包文辛不满的声音,大声到每个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闻老师,我是包文辛。你班上的那个唐宛,是怎么回事?现在网上说什么的都有,你知道吗?这个事情,对学校的声誉有恶劣影响!咹,你马上带她到我这里来一趟!立刻!”

“该来的终于要来了……”唐宛不由得咬紧了嘴唇,虽然来之前做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但此时立刻又害怕起来,她偷偷看了看身边的梁牧远和路启平。

“没事的,我们一起去。”梁牧远小声说。路启平还故意朝她做了个鬼脸,面露满不在乎的轻松笑容,她也努力报以微笑,她知道,是他们让自己觉得有力量能够应对这一切。

教务主任包文辛宽大的办公室里,最醒目的陈设就是一字排开的厚重书架,摆满了包文辛从未阅读过的各种典籍,而另一边墙上则悬挂着带有各种官衔爵位的名人题词——不难让人看出,办公室的主人不但有追求风雅的闲情逸致,还有崇拜权力的勃勃野心。

坐在这两面墙之间的大号花梨木办公桌后面的包文辛,刚刚放下电话,感觉心情舒畅。他没想到,这些天一直困扰自己的问题,这么快就无疾而终——那个给他带来麻烦的女生将很快从明德中学消失,而他也能对承圣公府有个圆满的交待。当然,吴逸凡所骄纵的那位得意门生,以后也只好夹起尾巴做人了……

电话铃声响起,看见是吴逸凡的号码,包文辛迅速拿起听筒。

“包主任,推特上的那件事你知道了吗?”吴逸凡的声音里透着怒气,但包文辛却听得非常开心。

“是,校长。”他压抑住心中的喜悦之情,严肃的答道:“我已经着手调查,刚刚通知三班班主任和涉事同学,马上到我这里来……”

学长不可以在学校 在实验室里被学长一起怎么办/图文无关

“学校出了这样的害群之马,必须查清事实,严肃处理。”

“是,校长,我一定从严追责。”包文辛斩钉截铁的说。

“我觉得,那个在推特上发照片造谣的人,肯定出在校内。你通知校卫队,调出监控录像,务必要查个水落石出。”

“呃?”包文辛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恍惚:“……吴校长,您的意思是……”

“……你不是都知道了吗?”

包文辛一时哑然,他隐隐觉得事情有变,而且完全不明白吴逸凡所说的“知道”,到底是知道什么。沉默之中,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点不耐烦:“这样吧,我让李卓南同学现在就到你那里去通报情况,你们尽快拟出一个妥善的解决方案,向我汇报。”

“是。”包文辛答应道。犹豫着放下电话后,他的脑子立刻飞快的运转起来,想要从吴逸凡这个古怪的电话里琢磨出点什么,却始终不得其解,直到听见秘书敲门的声音:“包主任,闻老师他们来了。”

“唔,让他们进来。”包文辛从思考中惊醒。

当闻仪等人走进办公室后,包文辛看了看他们的脸色,突然叫住正要关门离开的秘书:“呃,等会学生会李卓南同学来了,请他在外面稍等……”

“抱歉,包主任。”随着声音,一个高大的身影大步流星走进办公室:“吴校长让我必须马上向您说明情况。”李卓南朝一旁的闻仪略一点头,转向包文辛:“包主任,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我刚才已向吴校长汇报过了。前天放学后,我妹妹雅南邀请几位同学参加我家举办的慈善晚会。因为结束得比较晚,我考虑到安全问题,让牧远和启平顺路送唐宛同学回学校,没想到会被居心叵测的人拍照放到网上。”

李卓南的声音洪亮而清晰,唐宛把每一个字都听进去了,她正在暗暗吃惊,突然感觉有人有意无意的轻轻碰了碰自己的手,是身旁的梁牧远。

“唐宛同学。”李卓南转过身,带着歉意对她说:“对不起,前天晚上是我安排不周,没想到给你带来这么大麻烦。”

“唉?!学长,可是……”路启平刚要说什么,却立刻被李卓南打断了。

“所以,包主任,闻老师,这完全是一次网络恶意炒作事件。吴校长的意思是,要尽快以官方声明的形式澄清此事,还唐宛同学一个清白。”李卓南说着,停了片刻,加重语气:“也能对梁家和李家有一个明白的交代。”

听完这句话,闻仪看了一眼身旁脸色阴晴不定的梁牧远三人,皱起眉头,一言不发。而包文辛则心里一紧,作为一个场面中人,他非常清楚的知道,最后这句话的份量。

“雅南!”李卓南和梁牧远等人刚走下主楼的台阶,就看见李雅南急急的迎上前来,紧蹙着眉头,满脸焦虑。

“怎么样,哥?”李雅南上前拉住李卓南的手。

“没事了,学校会发布声明,澄清此事。”李卓南故意板起脸孔:“不过,下次再有这种事,可别再把我往前推了!”

“谢谢你,卓南哥。”梁牧远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其实,前天晚上我们是去大幸运城玩了,因为摩天轮事故,没能赶上城铁,所以我就让阿成开家里的车过来……”

“我就知道是你们这两个家伙。”李卓南放松了神情,笑出声来,在梁牧远和路启平身上各自狠捶了一下:“要不是雅南哭着求我,我才懒得理你们几个。”

“哎,卓南哥,你怎么知道我们要去包主任那儿?”路启平问道。

学长不可以在学校 在实验室里被学长一起怎么办/图文无关

“你还说?!我哪里知道?”李卓南换了严肃的口吻:“上午雅南正和我说这件事的时候,吴校长就打电话让我去他的办公室询问情况,我能怎么办?只好硬着头皮帮你们撒谎了。然后吴校长就派我去找包主任,正好遇见你们。”

“哇哦,这么说好险!”路启平拍拍胸口:“你要是晚来五分钟,我们就在包主任那里全都老实承认啦。”

“那我也要被你们害惨了。”李卓南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对不起……学长。”唐宛羞愧的说。

“现在说这种话有什么用?”一旁的李雅南冷哼一声,让唐宛一下子无比尴尬。

“雅南别这么说。”李卓南止住了妹妹的嘲讽:“大家没事就好。唐宛同学,你和牧远一个是班长,一个是副班长,你也知道,明德和别的学校不一样,作为你们的学长,我要提醒你们,从今往后,做事要多考虑后果,谨慎一些没有坏处。”

唐宛一个劲的点头。

李卓南看着面前的四个人,叹了口气:“明年我毕业之后,你们就别指望让我再帮这种忙啦。牧远,尤其是你,记住,明德是个上上下下无数双眼睛盯着的地方,你在这里的表现,可不仅仅代表你自己。”

“我明白。”梁牧远重重的点头答应。

“学长你放心吧,有我在,大家都不会有事!”路启平笑着插嘴。

“你还说?!我觉得,大晚上跑到游乐园去玩这种烂主意,肯定是你出的!是不是,是不是?!”李卓南猛扑过去,把路启平的脑袋夹在腋窝里,一顿猛敲。

“救命啊,学生会长打人啦,有没有人管呀!”

路启平一边挣扎,一边故作夸张的惨叫,夹在众人的笑声中,回荡在校园的道路上,显得格外的欢乐。

随着明德中学官方调查声明的发表,喧嚣一时的网络风暴终于慢慢烟消云散。这件突如其来的大事件,以如此波澜不惊的方式结束,让许多等着八卦谈资的人们大失所望。然而,在明德校园里……各种细碎的议论,仍在不甘寂寞的悄悄流传。

“三班的唐宛,和牧远什么关系?他不是和六班的李雅南在一起吗?”

“梁牧远现在也和李雅南在一起啊!”

“梁家的车那么晚送唐宛回来,还没事?”

“你傻啊,他们要是有事,李雅南会邀请他们去家里的慈善晚会?”

“倒也是哦,那和唐宛在一起的,不会是路启平吧……为什么她那么好命啊……”

“听说,她是从凰州来的……”

“哦。那个小地方……”

“对了,听三班的人说……”

学长不可以在学校 在实验室里被学长一起怎么办/图文无关

这样的声音,或多或少也传到唐宛的耳朵里。但她并不关心,让她在心里放不下的,是那天在包文辛办公室里的情景。一场巨大的危机被李卓南轻轻化解,令她心存感激,可一想起那时大家的缄默,还有每个人脸上古怪的神气……都让她觉得格外别扭,心结难解。

“请问是唐宛同学吗?”唐宛刚走出图书馆,一个文静秀气、别着学生会干事证章的女生迎上前来,微笑着对她说。

“我是。请问你是?”

“我是高二九班的蒋妍。你现在有空吗?李卓南同学想请你到他的办公室去一下。”

唐宛一愣。

作为在明德中学拥有巨大影响力的学生自治组织,学生会在校园里专门占用了一栋四层楼的长条型建筑,高中部和初中部,东西各占其半。学生会长李卓南的办公室在四楼一角,狭小的房间里堆满了各种书籍、资料和文件,看上去更像是一间需要好好整理的杂物室。

当唐宛第一次走进这里的时候,觉得有点意外。虽然来到明德的时间并不长,但关于李卓南的种种,时有耳闻。在女生里,有人谈起他的颜值和魅力就眉飞色舞,有人则因他说一不二的领导力、“敢帮同学们说话”的胆气而啧啧称道。所以,在唐宛的心目中,这位身为学生会长的完美人物,似乎不应容身于这样一个看上去有点阴暗逼仄的空间里。

“不好意思,这里有点儿乱,”李卓南好像看出了唐宛的心思,解释道:“原来的会长办公室其实就在隔壁,太大了,一个人用有点浪费,我来之后,就把它让给资料室了。请坐……嗯,我这儿只有咖啡和水,你要哪种?”

“水,谢谢。”唐宛小心的说。

李卓南从一旁的小架子上拿起水壶:“请你来,还是想说说上次的事情。”

唐宛点点头,她在进门之前早已猜到了,所以并不感到惊讶。

“我上次对你们说的,与真实情况略有出入。那天上午,是雅南跑来告诉我这件事的。不过,她希望的是我能动用学生会的影响力,让你受到学校的严肃处理……最好是能够因此离开明德。”

唐宛惶恐的瞪大了眼睛,她没想到李雅南竟然对自己心存这样的怨恨,而李卓南又会如此的开诚布公。

“对不起,”李卓南带着歉意的说:“你也许从牧远启平那里听说过我妹妹,她大小姐脾气比较重,而且,她虽然和你们一样是高一,但上学早,比牧远和启平都小一岁,不仅是我,他们俩从小也都让着她。所以,她说话全凭一时喜怒,从不考虑后果,请你千万别介意。”

李卓南把水杯递到唐宛的面前,看着她接过杯子,表情慢慢缓和下来,才继续说道:“雅南对我说过,自从上次开学典礼的事以来,牧远一直都……嗯,和你走得比较近。”

“可是我们……”唐宛红了脸,急着要辩解,被李卓南摆手打断。

“当然,当然,我知道你们是正常的朋友关系。可是,你是女生,想必能够理解,女生对这种事是很敏感的——尤其是一起长大的伙伴之间。所以,那天的推特事件虽然是个糟糕的意外,雅南却非常高兴,以为找到了能让你离开牧远的好办法。”

听到这里,唐宛紧紧的握住杯子,低下头,盯着摇动的水面,躲开李卓南直视的眼神。

“不过,我对她说,这种想法是幼稚的,不仅对唐宛同学不公平,对她自己来说,也只是图一时之快。”李卓南加重了语气:“最重要的是,相比牧远的声誉,其他的事情都并不重要。在这件事里,我的首要责任是保护他,如果不及时给出一个说得过去的解释,只能使传言越来越不堪,而梁李两家将因此蒙受巨大的损失。”说到这里,李卓南停了停,口气缓和下来:“……你能明白吗?”

唐宛机械的点点头。

“其实你未必明白……”李卓南叹了口气:“梁李两家,表面上仍然风光的名门,其实早非当年景况。我们只有紧紧联合在一起,才能保证有足够的力量,在这个国家,我们的声音才有人关注,牧远也才有可能承担起他应负的责任。”说到这里,李卓南自嘲的笑了笑:“对不起,唐宛同学,对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说这些,我是不是有点过分?”

“不,不。”唐宛摇摇头:“学长,你说的对,是我没有想到这么多,这么深……”

“牧远已经非常出色,可是,对于像梁家这样名门世家的继承人来说,仅仅出色是不够的,他必须完美,任何道德瑕疵,都可能在未来成为阻碍他前进的拦路巨石。”

唐宛惊讶的发现,李卓南在说这句话时,眼神里竟然带着几分淡淡的忧伤。

“于道理于校规,你们几个犯了错误,应当承担责任,我是学生会长,更不该帮你们隐瞒。”李卓南说:“可是,我又不得不这么做。你们的班主任闻仪,是个非常正直的老师,但是在那天,她也选择了沉默,我想,这正是她的优秀之处,因为她明白这件事的重要,因为她知道,这里是明德。”

“唐宛同学,你是一个相当出色的女生。”李卓南用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所以,会有不少男生喜欢你,也是情理之中……但这次不同,真的不同。你能来到明德,实属幸运,要利用它带给你的机会,而不要因为它卷进不必要的麻烦——希望你好好考虑我刚才说的话。”

唐宛抬起头,她终于无法逃避李卓南凝望自己的眼睛,那双眼睛好像有说服一切、让人必须遵从的神秘魔力。

不推荐的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