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我和表妺的性故事 我和小表妺的乱

我和表妺的性故事 我和小表妺的乱/图文无关

吃完早餐,宸楠把手搭在唐笑肩膀上满足的走出学校食堂。不一会便看到迎面走来的陈靖,唐笑尴尬的低下了头。

陈靖是唐笑那位分手了却不说分手的前男友。

曾经两个人也低调的甜蜜了一段时间,后面不知道何原因陈靖就不搭理唐笑了,两个人莫名其妙的在一起又莫名其妙的分开。

宸楠是唐笑的同专业同学,宸楠准备追唐笑的时候就知道她有男朋友,但他依然跟舍友说要挖墙脚。

那段时间刚好陈靖不搭理唐笑了,或许是宸楠对唐笑追得太紧太热情了,带着一丝报复心理,很快唐笑就对宸楠缴了械。

唐笑心里也是喜欢宸楠的坏痞子性格的,虽然家境不好,生活费全靠自己赚,偶尔还要补贴家用,但是他很努力,对唐笑也很好。

那时候两个人对校园生活心照不宣的做了分工:唐笑负责作业,宸楠负责赚钱,剩下的就是甜蜜的恋爱。

2009年的冬季,广东好像格外冷些,宸楠的中介业务没那么好做了,有时唐笑也要跟着去工作。有一次因为做的不够好,宸楠打了唐笑一巴掌,还是当着学弟的面。

回到学校,宸楠把唐笑哄了回去。就这样,两个人跌跌撞撞的毕了业,到了不同的城市工作。

异地恋很辛苦,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坚持了近一年时间,唐笑便辞职到了宸楠那边一起工作。

刚搬到一起那段时间,宸楠对唐笑特别好,带她吃好吃的,下班带她去逛街,放假偶尔还带她跟公司同事团建或者去旅游。

但是同居生活还是被柴米油盐打败了,慢慢相处久了一段时间后,唐笑才发现两人的三观是如此不一致。

唐笑喜欢挑战新事物,尝试不同的行业,想要自己创业。

宸楠很保守,喜欢一成不变,没有自己的职业规划,没有魄力去创业。

唐笑知道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但也无法改变宸楠的想法。

2011年,高强度的工作让唐笑的身体出了问题,体质变得很差,经常生病。

有一天,她拖着病体艰难地走到宸楠的公司,希望他能带自己去医院,而宸楠碍于门卫的劝说就把她背到马路边便放下,说你先回去吧,我下班再送你去医院。

无奈,唐笑只能一步一步往家走,最后晕倒在马路边被一个陌生人送到医院,还帮她付了医药费,放下自己的工作一直照顾到宸楠来了才走。

这是唐笑第一次觉得陌生人比男朋友还像男朋友,也再一次怀疑两个人的感情,萌生分手的想法。

此后,两人经常因为一点小事吵架,冷战,曾经两个亲密无间的两人变得越来越陌生。

不久,宸楠邀请他最好的兄弟来到那边并将房子租到了对门。

当两个人吵架冷战时,宸楠就跑到对门喝酒去。

我和表妺的性故事 我和小表妺的乱/图文无关

这也让唐笑很反感,感觉自己在他那个朋友面前一点隐私都没有。

唐笑很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她想逃离。

很快,唐笑辞了职,去了广州,找了一份新的工作。

广州是一座属于年轻人的城市,有很多机会,也充满了挑战。

唐笑来了,宸楠也跟着来了。

两个人还是住在一起,都有自己一份稳定工作,每天都按部就班的上班,下班。

偶尔两个人还能出去逛逛街,散散心,开开玩笑,唐笑以为这样的好日子是会长久的。

2010年国庆,唐笑带着宸楠回了老家,见了父母,父母挺满意的。

回广州那天,宸楠妈妈打了个电话过来,宸楠照常汇报了情况,还说唐笑妈妈给他封了600元红包,听到电话那头的笑声,唐笑知道宸楠妈妈是满意的。

但是唐笑也想到了自己第一次去宸楠家里过年时她妈妈封的红包,9元。

宸楠妈妈也跟唐笑闲扯了一点家常,但是很快就说家里要买房子钱不够,希望唐笑能跟父母拿20万给他们家买房,因为这房子唐笑以后也是要跟着他哥哥和弟弟一起住的。

唐笑以家里新房要装修为由,拒绝了这个要求,心底也一直因为这件事情不舒服很久。

2011年3月,宸楠妈妈突然来了广州,说要看看小两口。

唐笑带着她在广州各大景点玩了两天,看的出来她是很开心的。

后面因为两个人要上班了,白天宸楠妈妈就在出租房里待着,下午才能等到两个人回来吃饭。

就这样,过了将近一个礼拜,唐笑奇怪为什么伯母还没有回去呢?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说?

结果当天晚上8点多,唐笑回到出租屋看到母子俩在房间里一直在嘀咕着什么就没进去。

很快,宸楠出来了,唐笑也跟他妈妈打了个招呼,但是也感觉到她的眼神似乎有点不自在。

宸楠说:你现在给我转2万块过来吧,我没钱了,外公住院需要钱。

唐笑蒙了,为什么外公住院了,她要专门跑过来广州跟我们要钱?

他哥哥姐姐弟弟全部都工作了,可以一起筹的,为什么单单就跟宸楠要钱?

而且唐笑压根也拿不出来钱了,平时两个人的工资除了两个人的开销,其他的都已经补贴给他们家的人花了。

唐笑没有当着他妈妈的面发脾气,自己一个人躲进洗手间说要洗澡。

这是她洗过的最长时间的澡,在里面待了将近一个小时。

我和表妺的性故事 我和小表妺的乱/图文无关

这一个小时里,宸楠每隔5分钟来催一次,让唐笑立刻给他转2万块钱,可是这2万唐笑怎么变也不可能变出来。

没办法,她叫闺蜜帮忙刷了信用卡6千块出来给他,还告诉他这是自己所有的钱了。

第二天,宸楠妈妈回家了,两个人也因为这件事情冷战近一个月时间。

这一个月内,两个人都是自顾自的,从不多说一句,只要开口说话就是又吵架了。

这个月,唐笑想了很多,她知道这是一个无底洞,而她没有能力去填满它。

五一,唐笑没有回老家,邀请了同在广州的表妹过来做客。

那天表妹刚到楼下,唐笑和宸楠却又因为一点小事吵了起来,出租房的扫地阿姨甚至在门口看着他们吵架,生怕会出什么大事。

唐笑不想吵,更不想让自己家里人知道两人的关系其实并不是如她们所知道的那样好。

她妥协了,请求宸楠不要吵了,有什么事情等表妹回去了再说。

但是宸楠却不依,非要个说法,甚至掐着唐笑的脖子让她无法动弹,还想再打她。

此时的唐笑彻底下定决心要彻底了断这段不应该继续的感情。

她努力让自己的眼泪不要流出来,至少不能让楼下的表妹知道她哭过。

很快就像没事人一样去楼下接表妹,顺便带她去市场买菜,说要一起打火锅。

说因为这样吃很方便,其实是自己没心情做菜了。

买菜回来,唐笑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他那位曾经住在对门的好兄弟,唐笑知道是宸楠叫过来示威的。

唐笑若无其事的跟他们说话,好像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那应该是她吃过的最难熬的一顿饭了。

表妹回去了,兄弟也走了。

唐笑对宸楠说:我们分手吧,我们真的过不到一起去。

宸楠不以为然,他以为唐笑还是像之前那样说分手,自己却舍不得离开。

很快,唐笑搬走了,没有提前跟宸楠打招呼。

宸楠又开始了之前的哄宠模式,但是这次唐笑没有回应。

后来,唐笑辞了职,回了老家。

她想重新开始,自己创业,过自己一直想要的生活,没有宸楠的生活。

回到老家,唐笑还是时常收到宸楠发来的消息,他希望她能回去,他保证以后会对唐笑很好很好。

但是唐笑每次都是只有一句话:两个不合适的人,即使再勉强包容,在一起也是错的。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