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我和小表妺的性事第章 表妺好紧竟然流水了

2020年09月08日10百度已收录

我和小表妺的性事第章 表妺好紧竟然流水了/图文无关

十年间,黎哲的QQ里始终躺着一个人,从未闪动和亮起过。这个人的昵称是流萤。这个流萤是黎哲的前女友,已经分手十年了。

那天中午,这个沉寂很久的头像终于跳动起来了。

“在吗,黎哲,我是流云。”

“在的,许久不见,你还好吗?”

“我还好,你现在在哪?我有点事想见见你!”

“我在上海,你来吧!”

这一年,黎哲未婚,而流云已经结婚四年了。

在虹桥机场,黎哲接到了从广州而来的流云。

十年不见,黎哲变得不爱说话,而流云也变得成熟了很多。

四目相接,彼此仿佛有说不完的话,仿佛又没有任何话说,彼此笑笑,黎哲便接过行李带着流云去停车场。这一刻黎哲也等了十年。

黎哲和流云是在初二那年恋爱的,在经历了五年的爱情长跑后,终于一个向左一个向右,分道扬镳。那年高考前,黎哲感冒了,在考场上发挥失常,浑浑噩噩的做完了卷子,成绩出来了,连个普通的本科都没考上。而流云考进了郑州轻工业学院。时光赋予人的礼物,每次总在意料之外。黎哲平时成绩很好,是老师眼中冲刺985的苗子,结果这次的考试失利,让大家都大跌眼镜,都说平时黎哲的成绩太水,估计是抄的,要么是死读书。连黎哲的父母也被黎哲的成绩吓坏了,最失望的就是流云了。

领通知书那天,流云看到黎哲胡子拉碴的在教室角落里一言不发,就走过去问黎哲有什么打算。黎哲说:“我准备复习一年,来年再战!”流云听到黎哲想复习的念头就说:“别复习了,万一明年还不如今年怎么办,能走还是走吧!”黎哲扶扶眼镜,不解的看着流云说:“连你也不相信我,我的实力真的如你眼中这么弱吗?”流云说:“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时不我待,还是去上大学的好!”黎哲有点恼火了:“上什么大学,那是什么大学,我能去那种大学上吗,以退为进,我意已决,你别劝我了!”

黎哲领了退回来的书杂费,想请流云吃个饭,结果去找流云的时候,流云坐着别人的车子已经走了。黎哲站在那里,四面楚歌。这是一个重点高中的重点班,流云的成绩算是考的差的都上了个不错的本科,而平时前十名的黎哲,却连个本科都没考上。黎哲的垫底,让好多成绩考的很差的同学有了存在感,都高兴的聚在一起商量着觥筹交错的事,唯独黎哲低着头走出校园,一步一步的回了家。

暑假里,复习班很早就开学了,开学前夕黎哲给流云打电话,是流云妈妈接的,流云妈妈说:“流云去旅游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你有啥事就给我说吧!”黎哲没有回答直接挂掉了电话,便回到学校去复读了。

流云开学前,黎哲给流云打电话,流云接到电话后对黎哲说:“你好好复习吧,咱们都是大人了,不再是个小孩子了,希望你今年能考上理想的学校!”关于感情的事,流云只字未提。黎哲心想,恐怕要失去流云了。

黎哲复习的那一年,特别用功,他想上清华,想证明给所有人看看。在这期间,他给流云写信,表达了自己的学习刻苦和对流云的思念,流云很少回,偶尔的回信也是劝黎哲用心学习。黎哲以为流云是怕影响到自己的学习,所以流云不敢说也想黎哲,毕竟在一起五年了。直到得到流云有男朋友的消息,黎哲才明白自己就是个傻子。

流云的表妹燕子和黎哲也认识,是着名的大嘴巴。你有个什么秘密给她一说,她明天能告诉所有人。

流云表妹燕子在信息工程学院上学,和流云离得很近。燕子去找流云玩,偶遇到了流云和一个男生从学校食堂出来,很亲密的样子。燕子就审问表姐,结果表姐说:“这是她男朋友,这个消息千万不要让黎哲知道,黎哲今年复习了,万一出个啥事大家都有无法推卸的责任。”流云恐吓燕子,无非是不想让黎哲知道自己变心的消息,想找个机会给黎哲分手,最重要的是流云也不看好黎哲,认为他说高考生病没考好只是借口。

我和小表妺的性事第章 表妺好紧竟然流水了/图文无关

得知自己表姐又有男朋友的消息,燕子是坐卧不安。心里很想把这个秘密给黎哲说,可是又怕影响黎哲的考试,一直在纠结和坚忍中度过了一个学期。放寒假回家的时候,心直口快的燕子还是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黎哲,黎哲得到这个消息,竟然没有生气。只是安慰到燕子说:“这件事你姐并没有告诉我,我暂且不相信是真的,只有她亲口说,我才会死心。谢谢你的好意,我会替你向你姐保守这个秘密的,我不会去求证的!”黎哲这么一说,反倒是让燕子害怕了,燕子说:“黎哲,我亲眼所见,我姐真的有男朋友了,谁坑你不得好死!”燕子是个没有心眼的人,她这样说只是希望黎哲相信她说的话是真的,从未想过黎哲此时心中的感觉——心如刀绞。

男人,总是把最脆弱的一面留给自己最相信的人,总是把最坚强的一面留给自己最爱的人。燕子既不是黎哲最相信的人,也不是自己最爱的人,所以在燕子面前,黎哲看起来波澜不惊,其实内心已经波涛汹涌。

燕子看着没有任何表情的黎哲,便悻悻离去。黎哲回到家躲在被窝里,失声痛哭,这个世界只有这片狭窄的空间才是他最相信的。他想不出流云背叛的理由,只是心里也并未对这份感情抱太多的希望,不是不爱流云,而是五年来流云无理取闹的性格和虚荣让黎哲吃尽了苦头,流云过生日,黎哲送的礼物一定要是其他女生没有的,一定要是最好的。别的女生只要和黎哲一说话,或者问个题什么的,去了宿舍流云就会千方百计的找那个女生的麻烦,渐渐的黎哲的人缘也变得很差,天真的黎哲把虚荣看成了流云对他的爱,其实并不是。

黎哲没有勇气向流云求证,自己现在一无所有,连谈爱情的资本都没有,说什么让她回心转意,说什么让她蓦然回首?

理智打败了冲动,黎哲抑制住悲伤继续战斗。

那一年高考,黎哲考到了同济大学。

在家准备去上海上学的日子,流云给黎哲打电话祝贺,并邀请黎哲一起去吃个饭庆祝庆祝。

在一家不起眼的夜市上,黎哲和流云相对而坐,流云点了黎哲最爱吃的烧烤,并带了啤酒和黎哲一起把酒言欢。他们从初二说到了高三,刹那的温馨流连,让黎哲几乎忘了眼前这个女人曾背叛了她。流云不知黎哲已经知道自己有男朋友的事,又恢复了和黎哲恋爱的常态。而黎哲此时眼里有无比的成熟和稳重,像极了一个男人。他不肯去打破流云此刻的演出,毕竟是真心爱过的女孩,她有什么错呢?良禽择木而栖,她选择一个比自己好的男孩子恋爱有什么错呢?她就是这样的性格,喜欢追风逐浪,喜欢优秀的人有什么错呢?既然流云没有错,又何必打破此刻的美好呢?

那一晚,是黎哲和流云的最后一面,黎哲送流云回家,在流云的楼下,黎哲对流云说:“离开南阳,世界大了,我们的眼光也会随之变化,无论咱们的未来是什么结果,我都接受了,流云你要幸福!”

那一别便是十年。

十年未见,流云在车上问起黎哲为什么十多年来从不和她联系,黎哲说:“我想忘了你!”流云说:“为什么你这么狠心,一声不吭的甩了我!”黎哲说:“十多年来,我一直守着这个秘密,我不忍心道破是因为我还对你有感情,既然大家都长大了,我就把话说开了,你当初为什么和我还未分手又和那个什么周伟的人谈恋爱?”

“周伟”这个词的出现,让流云脸上一红。

“原来你知道!”流云说。

“我不想知道,可是我就是知道了!”

黎哲说:“在我最差的年纪,和你爱了五年,你结婚的时候我想去送你,可是你们所有人都瞒着我,即使你表妹也不肯告诉我具体的时间。在你们眼里,我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你嫁的那个人比你大好几岁,论相貌和学历我都胜他一筹,为何在和你走到一起的,不是周伟也不是我。”

流云说:“我曾经也反思过,为何想嫁的人不是你俩,尤其是你。你是我的初恋,是我人生最懵懂最天真的时候,遇到了你。那个时候我每天都希望你赶紧长大,长成一棵避雨的树,长成一面挡风的墙,可是我等不及了,父母离异,对我的伤害很大,他们两个也是青梅竹马,从同学到夫妻,可是结婚后无休止的指责和埋怨毁了我的家,父亲从小娇生惯养,啥也不会,灯泡烧了都要找电工换,我太渴望一个稳重而成熟的父爱了,在我上大学那一年,他们两个终于结束了十几年的婚姻,为了我父母彼此恨之入骨却笑脸相迎的骗了我十年,从那一刻,我对你如何也爱不起来了。”

黎哲听着流云的陈述,那心中无限的遗憾和疼痛一下子消失了,他明白爱过的流云不会是水性杨花的女人,是因为家庭的不幸改变了她对婚姻的看法,她想找的是一个爸爸一样的爱人,不是一个儿子一样的丈夫。或许她的选择是对的,只有这样才能使她在未来的人生中找回缺失的父爱,修补她性格上的缺口。这一刻,黎哲试着去抹平那些往事留下的瘢痕,试着去原谅眼前这个不容易的女人。

黎哲问流云:“你这次来难道就是单单给我解释的吗?还是有什么事?”流云说:“许久没来上海了,一是想看看你,二是想给你解释一下以前发生的事,免得这么多年来折磨着彼此。你为什么不结婚?”

流云话锋一转,把问题又甩给了黎哲。黎哲望望流云说:“我不结婚是怕你哪天后悔的时候我回不了头!”这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流云是断然不会相信的,从黎哲嘴里说出来,流云还是很感动。

晚上,黎哲带着流云跑了很久,十一点多的时候,他们在一个偏僻的日本料理店吃东西,就像当年那样,吃着喝着吃着,慢慢的都晕乎乎起来。黎哲送流云回宾馆,正要走的时候被流云从后面抱住了腰,这一招没有哪个男人能扛得住,一夜风疏雨骤。

来不及总结昨晚过的怎么样,流云便匆忙赶飞机走了,黎哲躺在宾馆的床上,一脸的担心。

一年半后,黎哲大婚。席间来祝贺的女同学中有一个和流云很是要好,席罢,她悄悄的把黎哲拉到一边说:“流云不是不喜欢你,只是她的父母离异后对她的打击很大,她现在的老公不会生,去医院检查精子成活率百分之一都不到,结婚好几年了没有孩子,听说去年流云在武汉做了试管婴儿,据说是捐精的是一个大学生,这是她儿子的照片,长得可帅了!”

黎哲忐忑的接过女同学的手机,看到一个流云抱着一个白胖的娃娃,娃娃长得很好看,和黎哲小时候一模一样。黎哲问:“这些事是谁让你给我说的?”女同学说:“是流云!”

黎哲心里一闷,感觉大脑里咕咚一声爆炸了,这一声响跟汽车备胎爆炸的声音一样一样的。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