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岳的屁股光溜溜 岳在厨房里就想要

岳的屁股光溜溜 岳在厨房里就想要/图文无关

昨天是岳母生日,我前些天已经提醒妻子说过,并嘱咐妻子和内地商量一下——去年七十大寿,我也提醒了,人家姐弟到了生日那一天也没有商量,就这么过去了,岳母不高兴,不,很不高兴!

前天晚上,妻子打电话商量,内弟告诉自己剪头,等会儿回电话——直到今天上午也没有回,妻子有些不高兴打电话告诉他,中午让内弟单独弄,晚上我们弄,我听到她打电话就感觉好笑,可能是我多想了吧!

先说说岳母的处境,岳母在内弟那里看孩子,应该属于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无休的那种,要休息也要偷偷摸摸等内弟两口子上班,自己带着孩子到我们家。

我作为女婿没有权利多说话,再说人家是有血缘关系的,自己也叫妈,却始终是外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另外,内弟家里是“丈母娘当家”。

说实在的,我讨厌“丈母娘当家”,可觉得内弟家“丈母娘当家”理所当然。内弟找的对象家庭条件优渥——房子人家的,装修人家干的;结婚时两方面亲戚一起吃饭;包括我岳母这方面亲戚的饭钱,人家都没有要;婚礼庆典费用人家掏钱的;婚后买了辆车落地十一万,给了小两口十万……

我的岳母掏了三万八千六的“彩礼钱”,人家还回给了内弟八千块钱的“衣服费”——里外一计算掏了两万八千八百块钱。我曾经跟妻子说,这样的岳父岳母,给我找五个都不嫌多,受气就受气。

当然我也认识到“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内弟的岳母是一个厉害角色,心里不满意内弟的——有些事情不是我应该关心的事情,这里不用赘述。

回头说说妻子打电话后,我们还讨论吃饭的事情,有一个事情,内弟媳妇24号有个考试——内弟夫妻都不是体制内的人,年年考,年年还有体制外。

岳的屁股光溜溜 岳在厨房里就想要/图文无关

我跟妻子说,晚上请客让岳母带着内弟的两个孩子,反正我们女儿高考结束,但嘱咐妻子让她说不让内弟两口过来的原因,虽然我判断出,以内弟媳妇的智商考过了概率,是很低很低的!

妻子打电话时没有说这句话——她的智商也有点问题吧。内弟的岳母在内弟家,挑理了,说我们欺负她姑娘——请客重要还是考试重要?或许对她姑娘她的想法与我的高度一致,反正考试是走过场。

妻子接到电话后告诉我,我感到匪夷所思,但还是压制住心中的怒火——我们两口子有一个规矩,各自亲戚那里的事情,各自协调,这样矛盾少。

后来,妻子才告诉我,上午内弟听到她的安排把电话挂了——我妻子说话不能信息量大,否则丢三落四的。她当时也没有说,下午内弟打电话告诉不让岳母回来,我感觉问题复杂了。

但我不愿意插手——他们家对孩子,即使三四十岁了,也没有原则性的溺爱,我插手出力不讨好,心中还感觉不插手的好,内弟那里“死人后面有活鬼”,他经济不独立,已经唯唯诺诺的。

自己落得清闲,晚上煮了面条“遥祝”岳母生日快乐,吃完饭我打电话祝岳母生日快乐——本来这句话应该在餐桌上说的!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