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别急 老师今天都是你的 老师把我带到床

别急 老师今天都是你的 老师把我带到床/图文无关

调皮捣蛋、桀骜不驯、无欲耐心是我的哥哥从童年、青年到如今人到中年这三个时期明显的性格特征。年纪越大,越来越通透,明白了。

我对他调皮捣蛋的印象来自于母亲,还有其他家人亲戚。他比我大8岁,所以他的童年我参与不多。比如,好好的走路吧,脚边的凳子啊,竹篮啦,是不能安然无恙的呆着的,无一幸免会被他踢翻、碰倒。从田间小路走过,靠近路边的麦穗大概率是要被揪掉的。

家里养着头小羊,他每天放学回家带着大大的竹篮出去割草,天黑回来,往后院蹓一圈上桌吃饭。母亲问,你割的草呢?他说,被羊吃了……,其实大家都知道他的伎俩,玩得天黑了,随便割几把草笃得蓬蓬松松的,还赖羊吃的快。

而我小,仅有的印象是他抱着我在屋里转圈圈,放桌上,这是北京,放凳上,又到了天津,放床上,那是南京。把我抱另一个屋,那是因为又到乌鲁木齐了。我被逗得哈哈大笑,这么小就游遍大江南北。

因为我,他挨过父亲两次揍。一回是我跟在他和他的小伙伴们屁股后面,他们玩得嗨我也傻乐,怎么不小心骨碌碌滚到一个大土坑里,他七手八脚把我救上来,看我灰头土脸蓬头垢面的,父亲不问青红皂白的揍了他一顿。

还有一次是去姥姥家。我的老家和外婆家分属两个乡镇,童年的眼里那是相隔十万八千里的天外天,现在区域调整同属一个行政区,开车也就30分钟。我母亲靠走,所以她回娘家是大事,清晨一大早就听见她扯着嗓子大声吩咐哥哥姐姐们一天的劳作任务,又大口喝着稀粥,两分钟后就背着包袱出发了。

我们那次是骑车。哥哥姐姐一人一辆,我坐哥哥车后座。开开心心见了外婆,吃了很多好吃的过了一把嘴瘾回家。许是午后犯困,也可能是太阳晒得发昏,我迷迷糊糊中从车上摔下来了,膝盖擦破了点皮,这次他也没能逃脱父亲的大巴掌。

虽然哥哥老因为我挨打,却从没记恨我,也不排斥我做他跟班。他爱踢足球,学习却不怎么好,特别是英语。据说是他跟同班那个英语老师的侄子打架后被老师针对,所以他上英语课就睡觉。那年初中毕业暑假,接到高中录取通知书时,他拉着我就往村口的池塘跑,用毛巾一遍遍狠狠搓他的牙齿,因为他以为考不上在家种地,一两个月没有好好刷过牙。他得意的告诉我,你知道我考试时英语题怎么做的吗?拿笔在桌上转圈圈,看abcd转到哪个选哪个。当然,他后来高考也是这么干的。

我们家农转非的那年正好哥哥高考,最后几个月才想起冲刺的他,考上一所中专。他和母亲留在老家收尾,我和二姐要开学所以先搬到城里新家。所谓家,就是父亲厂里给安排的一间前后两个房间的集体宿舍。从厂门到宿舍走路至少15分钟。我至今还记得,有一天我放学从公交车站下来,哥哥推着自行车在站牌前面等着接我一起回家,他那天从老家带了好多母亲晒好的豇豆干。

别急 老师今天都是你的 老师把我带到床/图文无关

进入中专,他开始练钢笔字,买了一本薄薄的庞中华的钢笔字帖写硬笔书法,后来又开始自学考试,考大专文凭。这两件事情也深深影响了我。我经常在课堂上做完作业就练字,语文老师表扬我,数学老师批评我,说我没学会走就想跑,这是说我正楷没练好就想写行书。

自考我从大专起一直到本科,考了七八年,第一次就是哥哥带我报的名,没有他引路,我一个初中生是不知道这些的。所以在我心里,哥哥姐姐素有威信,虽然心里也怕他们但很多事情我都与他们商量,而与父母反而交流不多,需要庇护的时候才会到他们的翅膀下躲一躲。

而我在初中的时候还能跟我哥牵手散步,1.83的帅哥在我身边别提我有多拽。后来他工作了,单位每年出去旅游可以带一个家属,他第一次就带的我,游的大观园。

所以,某一天他把女朋友照片拿给我们三姐妹看时,我头一个反对,说不好看。那时还不知道王祖贤,等王祖贤红到内地,才发现嫂子跟她长得好像。又说个子不高,只有1.63,哈哈不好意思自黑一下我自己1.58。反正一千个不愿意,我的哥哥就这样名草有主了?

刚工作那几年,哥哥和很多年轻人一样,喜欢呼朋唤友,打牌、喝酒,而他又是一个讲义气的人,花钱大手大脚,身边聚集的朋友就多,也曾有过爬墙回家的光辉历史。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许是那次严重车祸吧,他像变了个人,工作之余的生活重心完全转到以家庭为主了。

他开始学做菜,在外面下馆子多,他吃到好吃的就向厨师打听做法,家里买呔烧承包下来。菜品是按照孩子爱吃的、嫂子爱吃的、父母爱吃的来准备的。有时晚上有应酬,他也会回家做好饭再出门。每周全家团聚10多人,他拿出的菜至少18个以上。

母亲有一年得胆结石,痛得死去活来,他说什么再也不肯让父母单住,接到身边几十年悉心照顾。父亲住院,几个人轮流陪护下来,他悄悄告诉我,哥哥最细心。母亲住院,他一样早中晚送餐,我们几个女儿反倒只是空了去看一眼。按老人的口味做手擀面、包馄饨……将孝和顺做到了极致。母亲常数落女儿们,看你们几个的脾气,我儿子从来不反驳我的。

我生病住院大手术,他悄悄的准备好几万,怕妹夫钱不够亏待了妹妹我。每天病房来看我三回,早晨上班前,上午一次再加下午一次,帮我扶化痰用的吸雾器一扶10多分钟,停下来给我按摩腿防止血栓,我练瑜伽喜欢拉筋拉得狠一点,他的力道刚刚好。我术后不能喝水嘴唇干裂用黄瓜皮粘着会舒服些,他研究了好久怎么切得更薄……为了减轻母亲的担心他说服我术后到他家休养,我在那一住几个月,他每周末去鸽场买信鸽,为保证新鲜忍着臭养在家里阳台上……

哥哥为人厚道,最不喜贪小利反而总是多付出。农村的亲戚朋友有事也喜欢找他,帮不了忙就给些钱贴补对方。我家的老屋,堂哥看中了想养牛,说好2000元,堂哥一番诉苦,1000就了事。现在乡下拆迁的话补偿一块也很丰厚,哥哥一句话就打断母亲姐姐的念想,怎么现在你们没房子住吗?操这个心作什么?女儿要婚嫁了,什么买房写不写名,要不要彩礼一概挥手不谈,不需要。

工作几十年他早把功利看开,每天按岗位要求完成任务。其他的安排就是中午游泳,晚上钓鱼。每个周末,每个假日代表母亲邀请全家在他那里团聚。喝点小酒,吹吹牛皮,全家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是他最大的心愿。

平铺直叙的写完,其实每个字背后都是一言难尽的深情。我何其不幸,遭遇重大挫折。我又何其之幸,生在这样一个大爱之家,每个人都竭尽所能为我做到极致,此时文章尚未结尾,哥哥的电话打来了,明天给我再送一条桂鱼来,我住的地方偏,他担心买不到。这是本周继周二他专程打车送鱼来的第二次了。哥哥的爱,也似父亲,不言不语却时时刻刻都在身边,直达心底。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