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教授再来一次 教授你你慢一点撞

2020年09月14日10百度已收录

教授再来一次 教授你你慢一点撞/图文无关

韩慎爵承认自己太过大意,也低估了一个女人的入侵能力,接方心娣回家同住也不过才五天而已,她已经鲸吞蚕食掉他的独居空间,除了占据了一间客房、一间浴室,还有二分之一的客厅和鞋柜。

不只生活空间遭到占领,连他规律严谨的时间表也受到影响,他不仅得腾出时间带她回医院复诊、接送她上下班,昨晚更因为拗不过她的央求,陪她在客厅看完一部好莱坞恐怖片。

他真搞不懂像她这个年纪的女生在想什么,明明胆子小得要命,为什么偏要看恐怖片自己吓自己呢?

所幸,只要再三个礼拜,等到她脚踝的扭伤痊愈后,他监护人兼保母的职责也可以告一段落。

晚上,韩慎爵上完最后一堂课开车回到家,打开门,在玄关脱下皮鞋,顺手将她的凉鞋收入鞋柜,蓦地,脚边多了一团毛茸茸的小东西轻咬着他的裤管。

“什么东西?”韩慎爵低头一看,发现是只小狗。

心娣从客厅一跛一跛地走出来,弯身朝小狗招招手。“狗狗过来……”

“怎么会有小狗呢?”韩慎爵小心地抽起脚,纳闷地说。

小狗听见女主人的召唤,摇着短短的尾巴奔向她,撒娇地舔着她的手。

“韩大哥,我想养它可以吗?”她抱起小狗,表情期待地征询他的意见。

韩慎爵忍不住皱起眉头,他一向怕麻烦,喜欢简约安静的生活,对小猫、小狗没什么耐心,与其花时间训练它们大小便、清洗被弄脏的空间,他宁愿关在书房写论文。

自从他心软接她回家照顾,就注定和麻烦脱离不了关系,倒不是说她的个性让他受不了,而是他单身独居习惯了,屋子里多了她还好,多一条狗就真的是麻烦了。

心娣抱着小狗,看着他不发一语的严肃脸庞,心里有点沮丧,借住在他家又想收养小狗,果然还是太强人所难了。

其实在征询他的意见前,她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韩慎爵无法让她收养小狗的话,她只好提前搬回家去了。

“为什么突然想养小狗?”韩慎爵不解地问。

“它本来和狗妈妈一起在画室附近的公园生活,但是前天狗妈妈被车子撞死了,留下四只小狗狗,我和同事、还有学生家长决定一人领养一只。”她清亮又无辜的眼睛柔柔地望向他。

他没有立即回答她的问题,但眉头皱得更紧了。

心娣拍拍小狗的头,继续说:“它好可怜,还这么小,狗妈妈就不在了,如果我不养它,它就没有地方去了……”

看着一人一犬同样无辜的表情,好像有两个“方心娣”在恳求他,让他无法狠下心拒绝。

但这只毛茸茸的玩意儿可能会咬坏客厅的真皮沙发、乱叼拖鞋、随地大小便,想到接下来的种种麻烦,让他无法再退让,他已经为自己的一时心软惹来太多困扰了。

“汪!”小狗叫了一声,睁着钮扣般黑色的眼珠子,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狗狗,乖……”她柔柔地安抚怀里的小幼犬,抬头看见他眼里的挣扎。“韩大哥,如果我收养它会增添你的麻烦,那我还是搬回家去住,这几天谢谢你的照顾……”

其实她很喜欢待在韩慎爵的身边,喜欢每天都有个人能让她说早安、喜欢每天晚上都有人陪她吃饭,让她感觉不那么孤单与寂寞。

教授再来一次 教授你你慢一点撞/图文无关

但如果她和小狗狗的存在会增加他的麻烦,她也不好意思再打扰下去,反正她迟早都得搬回家一个人住。

韩慎爵看着她荏弱稚气的脸庞,她眼底的落寞让他感觉胸口窒闷,仿佛拒绝她的请求是一件很残忍的事。

心娣抱着小狗狗转过身,一跛一跛地朝房间走去。

“那个……小狗打过预防针了吗?”韩慎爵迟疑了一下,开口问道。

心娣顿了一下,心里又燃起一丝希望,他这么问是表示同意让她和小狗住在这里喽?“今天中午我的同事带它去打过预防针、也做过驱虫,还有帮它洗过澡了。”她缓缓地转过身,抬起莹亮的水眸瞅着他。

“你有养过小狗的经验吗?”韩慎爵沉声问道。

“没有。”她摇摇头,沮丧地说:“因为我爸很怕狗,所以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养过宠物。”

“幼犬很容易生病,照顾起来要特别小心。”韩慎爵细心地提醒她。

“那……小狗狗和我可以暂时住在这里吗?”她不太确定他的意思,柔声地发问。

“汪!”小狗狗像听懂她的话,也加入询问的行列。

韩慎爵凝视着她清秀的脸庞,就是那双水亮又无辜的眼睛揪住了他的心,让他一再地退让,答应她所有的请求。

“如果我不帮忙照顾它的话,你一个人应付得了吗?”韩慎爵终究还是心软地答应了。

“韩大哥,谢谢你!”她点点头,漾出一抹大大的笑容,放下小狗狗,开心地想奔向前给他一个拥抱,却忘了右脚踝扭伤还缠着绷带,脚步一个踉跄,整个人重心不稳地往前倾,她惊吓得尖叫出声。“啊——”

韩慎爵一个箭步冲向前,扶住她的腰,她就这么扑进他结实的胸膛,双手下意识地环住他。

“小心一点!”他的双臂牢牢地圈住她,两人的身体贴触在一起,亲密得没有一丝空隙。

韩慎爵感受到一股淡雅的香气飘进他的鼻间。

他立刻意识到,现在抱住的不是一个可怜兮兮的小女孩,而是一个发育成熟的女人。

他低下头,视线定在她清丽的脸庞上,那红润的芳唇充满魅惑,挑战着他的自制力。

“韩大哥,好险有你在,要不然我一定又会摔倒……”她吁了一口气,感激地说。

那句“韩大哥”唤回他的注意力,他立刻松开手臂与她拉开距离。天啊,他是怎么回事?居然再一次有了亲吻她的冲动……

她只是刚失恋又发生车祸需要他的照顾,他不能把同情当作爱情,那会让两人的关系变得太过复杂。

他轻咳几声,板着脸数落道:“走路不要冒冒失失的,再摔伤脚的话,当心要一辈子绑着绷带。”

她看向受伤的脚踝,俏皮地吐吐舌头。“我以后会小心的。”

虽然他的口气很严肃,但她心里却感觉甜甜的。以往老爸这么说她,她一定糗他太爱训人,可是相同的话从韩慎爵的口中说出,听起来就是不一样。

教授再来一次 教授你你慢一点撞/图文无关

她走到小狗狗身旁,轻轻地抱起它,开心地望向韩慎爵。“太棒了,韩大哥说你可以留下来,还不快谢谢他。”

“汪!”小狗狗朝他吠了一声。

看着眼前的一人一犬,韩慎爵完全没辙。

“韩大哥,它很聪明吧!”心娣宠溺地摸摸小狗狗的头。“而且我已经帮它想好名字了。”

“什么名字?”他笑问。

“韩小爵。”她漾出一抹甜甜的笑容。

“不行!”他马上否定。

“为什么不行?”她无辜地反问他。

“哪有小狗取这种名字的,大家都叫小黑、小黄、小白还是money什么的,随便哪一个都好。”

“那些名字都太没创意了,要是带它去公园散步,我一喊money肯定会跑来很多只小狗。”她噘着小嘴,软软地抗议。

“汪!”小狗吠了一声,赞同女主人的看法,叫小黑、小黄真的太没创意了。

“那你可以再想其他的名字。”想到这只小狗要跟他同姓,韩慎爵就觉得闷毙了!

“我觉得这个名字最适合它,它长大以后也会跟韩大哥一样帅,变成一只大帅狗。”她甜甜地撒娇。

“汪!”小狗又吠了一声,好像在说好好养我吧,我长大一定会变成狗界的模特儿。

“而且韩小爵长大以后,一定会跟韩大哥一样保护我。”她亲昵地轻轻搔着它的下巴。

“汪!”小狗又叫了一声,多给我一些罐头和骨头,我保证会长得又大又壮。

“韩大哥,你就不要这么小气嘛,让它叫韩小爵有什么关系,就当是你照顾我留下来的纪念品,我会永远记得你对我的好。”她放软语气撒娇。

“汪!”小狗朝他再吠了一声,仿佛在说是男人就大方一点嘛!

唉,她甜美又无辜的笑容再一次征服了他的心,让他又退了一步,韩慎爵发现自己完全拿她没辙,只能一而再地任凭她予取予求。

他无奈地看着在沙发上玩成一片的一大一小,以她迷糊又少根筋的个性,看来照顾小狗的差事还是会落在他身上。

一抹无奈的笑容跃上他的唇角,他也搞不懂自己,他何时这么宠溺过一个女人呢?

一抹娇丽的身影伴着高跟鞋的喀喀声音吸引迎面而来的学生,大家纷纷投以好奇的目光,偷偷注意着这位打扮时髦的出色女子。

教授再来一次 教授你你慢一点撞/图文无关

欧乐雅站在走廊上,跟着一群学生一起等电梯。

当!

电梯门缓缓地打开,一群人进入电梯内,她摘下墨镜,露出艳丽姣好的面容,以命令的口吻朝靠近按钮的学生说:“八楼,谢谢。”

其他学生透过镜面悄悄地看着她,八楼全都是教授的研究室,她是要去找谁呢?

欧乐雅看着镜面映出她无懈可击的完美妆容,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电梯抵达八楼时,她拎着名牌包,踩着自信的步伐走向韩慎爵的研究室,伸手敲门。

“请进。”门内传出低沉好听的男音。

欧乐雅推开门,婀娜多姿地走进研究室内,看见韩慎爵正在书架前翻找文件资料。

韩慎爵转过身,看到来人,黑眸里闪过一抹愕然。“乐雅,你怎么有空过来呢?”

他和欧乐雅在学生时期曾经交往过很长的一段时间,当时他有一种感觉,自己应该会跟她一直走下去,就这样直到婚姻,生两个可爱又聪明的小孩,组成一个温馨的家庭,平凡安稳地过完一生。

但等到他拿到博士学位、而她也进入职场后,才发现两人对未来的目标不一样,差距愈来愈大,她追求的一切,并不是他想要的人生。

“来见见老朋友喽!”欧乐雅漾出一抹笑容,将两杯星巴客咖啡放在茶几上。

她依恋的目光停留在他俊雅的脸上,即使分手将近两年,身边也不乏追求者,但还是只有韩慎爵能够让她心动。

“你最近应该很忙吧?”韩慎爵将手边的资料归档,走到沙发坐下。

她眨眨眼,笑道:“你又知道我很忙?”

“上回绍隆来找我时,有谈到你。”韩慎爵理所当然地推敲。

虽然两人协议分手,由情侣回归到朋友的关系,但基于多年的情谊,他跟她依然保持着良好的互动。

她轻啜一口咖啡,微笑着娇嗔。“你这阵子都没有打电话给我,我还以为你是交了女朋友不理我了,原来你还是有在关心我的状况。”

“因为方教授到南京去当客座教授,我必须支援他的课、又要带他的研究生,最近是忙了一点。”韩慎爵客套地解释。

“方教授……”欧乐雅想了一下。“就是你大学时的导师方明泽……那个很怕狗的教授嘛……有一次他被系犬勇伯追着跑,你还记得吗?”

谈起过去共同的回忆,两人有默契地相视而笑。

“我记得那天他本来要去上课,结果被系犬勇伯追进厕所里出不来,还是我们班代去把狗牵走,他才敢走出来。”欧乐雅笑道:“那时候我们班上的男生还说,要是方明泽敢当他们,就放狗威胁他。”

韩慎爵低笑不语,他都忘了教授很怕狗的事,那等他回T市看到心娣养的“韩小爵”,岂不是要吓坏了。

想起那一人一犬,他还真佩服自己料事如神,她对养小狗的事不熟悉,更遑论训练它大小便,只会跟着它一起耍无辜,照顾小狗的责任果然还是落在他身上。

欧乐雅看着他好看的侧面,发现他似乎有点不专心。“系犬勇伯不知道还在不在?我应该绕去澄月湖那里看看。”

教授再来一次 教授你你慢一点撞/图文无关

“几年前它就已经过世了。”韩慎爵回答她的疑问。

“好可惜哦。”她叹了一口气,感觉有点惋惜,她跟他共同的回忆,仿佛都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一滴消失了。

瞥见矮柜上摆放了一包狗饲料,她好奇地走向前一看,发现一旁还放了几本关于如何养宠物以及训练狗狗的书籍。

“你开始养狗了?”她抽起其中一本书,好奇地问。

“是朋友养了一只小狗,她没有养狗的经验,所以我订了几本书要送她,让她学习怎么养宠物。”

“还说不是交了女朋友,干嘛不敢承认?”她一副调侃的口吻,但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当初分手是两人的共识,因为对将来的看法不一样,她只好忍痛与他分开。

这两年来,她曾经试过和其他人约会、交往,但总会忍不住拿其他男人和他作比较,那一段感情扎得太深了,让她舍不得放开。

“你想太多了,她并不是我的女朋友。”韩慎爵轻笑否认。

他不敢想象心娣成为他女朋友的情况,她迷糊、随兴、少根筋,依赖心重又爱撒娇,完全不符合他对理想女友的条件。

但是欧乐雅成熟、世故、知性又美丽,完全符合他的择偶标准,那又如何?两人爱情长跑多年,还不是因为价值观和理念不同,因此走到分手的结局。

“没有要追人家,还对她那么好,当心人家误会了。”她的语气有点酸,感觉很不好。

虽然已经分手了,但在心理上她一点都没有“前女友”的自觉,也不觉得两人的感情已经成为过去式。

“谢谢你提醒我。”他喝了一口咖啡,思考着欧乐雅的“警告”。心娣刚失恋又车祸受伤,需要人陪,因此在生活上才会比较依赖他,应该不至于会喜欢上他吧。

欧乐雅坐回沙发,放柔语气。“这个周末有没有空?”

“有什么事吗?”

“我要搬家,你会来帮我吧?”她理所当然地问。

“我看一下。”他掏出PDA,调出行事历,查阅当天的行程。他周末安排两个计划,一天是应杂志社的邀约举行演讲,一天是陪心娣去帮“韩小爵”挑选狗笼和项圈。

“怎么样啊?大忙人。”她心急地追问。

“那两天我都安排了事情,挪不开时间。”他收起PDA,婉拒她的要求。

她娇睨了他一眼,不满地抱怨。“怎么说我也是女生,需要人家帮忙,你放心让我一个人搬家吗?”

他找出搬家公司的资料,拿了纸笔抄下电话和地址。“这家搬家公司的信誉很好,是系上学生家长经营的,你可以找他们帮忙,收费公道,运送又很小心。”

欧乐雅闷闷不乐地接过名片,以往她央求韩慎爵帮忙,他都会点头答应,但是这一次他却直接拒绝,让她面子有些挂不住。

“老朋友的忙都不帮,真不讲义气。”她为自己找台阶下。

“不是我不讲义气,而是真的没时间。”韩慎爵打趣道:“不过以你的魅力,应该有很多男人排队,抢着当免费搬运工。”

“算了!”她瞪了他一眼,霸道地说:“这次免费搬运工的事就先放过你,但你还是欠我一次,等我正式宣布接任发言人的职务,你必须出席我的庆祝宴会。”

“到时候再说吧。”他并没有立即应允。

他向来最讨厌应酬、也不喜欢参加正式的聚餐派对,更讨厌跟官僚和媒体打交道,他研究政治,但这不代表他喜欢和那些人沾上边。

“就这样说定了,我还有事,改天再连络。”她拎起名牌包,不给他拒绝的机会,朝他挥挥手,离开研究室。

欧乐雅站在走廊上,依恋不舍地看着关上的门扉,还是无法忘情于韩慎爵。

当初她执意经商,而他坚持学术路线,彼此的事业蓝图与规划差异太大,分割了他们的爱情,让她愈想愈不甘心。

凭她的条件,只要两人都还是单身,她相信总有一天他会支持她的选择,再回到她的身边……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