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晚上看见妈妈说太大了 每天晚上听见妈妈叫疼

2020年09月15日30百度已收录

晚上看见妈妈说太大了 每天晚上听见妈妈叫疼/图文无关

晚上妈妈回来,问我:“ 听说路上发生了一起车祸,你知道吗?”

“ 知道啊!都是人。”

“ 噢!那你去看了没有?”

“ 没有啊!我还要看门做生意呢!走不开。”

“ 那就好。小孩子不能去看,知道了吗?以后不管哪里都不能去看。”

“ 可是,妈妈,如果刚好发生在我面前呢?”

“ 那也不能看。要赶紧回来。不然妈妈会担心的。”

“ 好的。妈妈,我知道啦!我一定不会去看的。”我说谎了。我不敢告诉妈妈我去看了。怕她打我。怕她知道那是我同学。怕她担心我也会遇上车祸。

之前,遇见那一抹红的时候,我也没有告诉任何人。那倒不是怕。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不愿意说出来。似乎一说出来,那一抹红就会从我心底消失。我是真的好喜欢在眉心点一抹红。

日子渐渐恢复了平淡。有一天,妈妈突然说:“ 你不知道吧!上次在这里出车祸的是小猴子。唉!那孩子就那么死了。”

“ 妈,我早就知道了。你忘记啦!我们是同学。班上的同学早就传遍了。说他被撞死了。好惨的。”

“ 别瞎说。人家多可怜啊!还那么小就没了。”

“ 妈,那要是有一天我也没了,你会怎么样?”

“ 尽胡说八道。我跟你爸就再生一个呗!你以后上下学路上一定要小心啊!不许走那条路上去,只能在门口这条小路上,靠边走。”

“ 知道啦!你都说过八百回了。我才不会有事呢!”

中午放学。到家以后,饭还没有好。妈妈在做饭,我守着店,希望有人来买东西。这样下午就可以吃一颗泡泡糖了。

真的来生意,一下来了三个人,好开心啊!他们说,西头有个老头被车撞了。车跑了。这个点路上也没人,都没人报警,那个老头可能没救了。

我心中一动,看着外面的太阳,想着去看看。“ 妈,什么时候吃饭呀?”

“ 早呢!还没好呢!你好好看门。刚是不是有人来买东西啦?”

“ 是的。三个人呢!我要去上厕所啦!不给你看门了哟!”

我骑着自行车飞奔去他们说的地方。

晚上看见妈妈说太大了 每天晚上听见妈妈叫疼/图文无关

还是那条路。这边有座小桥,我爬上桥去。只看见一辆老式28大自行车歪在路边。车轮已经弯了起来。一个穿中山装的老头躺在地上,旁边还有两个人在看着。

于是我放心的向老头走去。一边用眼角偷偷瞄那两个人,想看看他们什么时候走。只听见其中一个说:“ 这个老头是吹喇叭的。专门给别人葬礼上吹喇叭。看这个样子应该是赶回去吃饭呢!这下家里人等不到他回去了。真可怜啊!”

另一个声音传来,“ 你认识啊!那你赶紧去告诉他家人啊!看样子还没断气呢!起码赶来见见最后一面。”于是,两个人就这么走了。

现场只有我一个人了。

我抬头看看了天空。一朵暗淡的灰色云彩不知道什么时候浮在天上。似乎连太阳没有那么明亮了。

老头看着真惨。眼睛已经闭上了。眼角有一丝细细的红色,耳朵里流出豆腐脑一样的东西,红白相间。下巴上全是这种东西,鼻子里流出的也是。他还在缓缓的呼吸着。那豆腐脑一样红白相间的东西,随着他的呼吸倒流一点进鼻子里面,然后又坚定的顺着嘴唇往下淌。

我看见旁边有个黑色的皮包,露出一小截喇叭嘴,包上有几点红色滑落。

我打开包,想看看老头的喇叭。谁知道包一掀起来一下流出了满满的红色。我赶紧回头看向老头。他还是那个样子,闭着眼睛缓缓的呼吸,红红白白的坚定的流淌。

“ 爷爷,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他的眼珠似乎动了动。我猜他可能想看看我是谁。于是我摸了摸他的眼睛。有点热。

“孩子啊!我不行了。我是汪庄的汪德才。你能不能去我家,告诉我家里人一声,就说我在这里。”

我抬起头。看着这个老头,他的眼睛里都是透明的泪水。我告诉他已经有人去他家了。

“ 那就好。那就好。他们知道我在这里就好。”老头在我面前慢慢淡了下去,像我用橡皮擦去写错的字。

“ 爷爷,如果你去了天上那朵云里,能不能告诉我的朋友小猴子,就说我看见他了,等我放假就偷偷去找他玩,问他还疼吗?我想他应该已经好了吧。”

老头没有回答我。因为他太淡了。只剩下丝丝缕缕的灰色烟气。空中似乎有一声叹息,我抬头却什么也没有,连那朵云彩都不见了。

老头的鼻子已经不会把豆腐脑吸回去了。我知道他死了。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