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皇上求您放过臣女 皇上 快给哀家生个娃

皇上求您放过臣女 皇上 快给哀家生个娃/图文无关

不时,两人到了另一间房间,房间简单整洁,布置风格跟刚才的房间相似。

“好了,你出去吧!我休息一下就好。”景慕在无声的搀扶下,更衣,躺好在床上。随后对无声说道。

“是,殿下。”拱手说完,随后转身正要离开。

“对了,暮先生醒了,记得告诉我。还有今日之事不许跟任何人说,知道吗?”

“是,殿下,您有事就叫我,我就在门外。”无声立即应声道。

“知道了,你去吧?”

随即无声便出去了,顺便还门带上了。景慕深觉头脑昏沉,而后便沉沉的睡了下去。待景慕再次醒来时已是第三日午时了。

“无声,现在是何时辰?”睁眼只见无声在床边上的椅子上睡着了,便开口问道。

“殿下,现在已经午时了。”

“您可算是醒了,您吓死我了。”无声闻声而起,急切跑到跟前扶起来坐着景慕高兴地说道。

“我……怎么了?不就是睡了一会儿吗?瞧把你紧张的。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感觉睡了一觉,浑身轻松多了。”景慕听着无声的话,不以为然地道。而且还在无声面前伸几个懒腰,让他看看自己没事。

“殿下,您可不止睡了一会儿,已经三日了!殿下。您真的不知道?”对于景慕的回答,无声给出了否定。

“啊!我睡了这么久?可我怎么没感觉?对了,暮先生醒了吗?”

“暮先生,早就醒了,若不是他,我还不知道还么办呢?”

“之前您不是说,您想睡会儿吗?暮先生当日申时就醒了。一醒来就要见您,可您却一直未醒,起先,我只是以为您那几日没睡好,所以就没好让暮先生过来,怕打扰到您。可是到了晚膳时,皇上突然来了,说是好久没和您一起用膳了,过来同您一起用膳。但是我遵照您的吩咐没和皇上禀告,只说您先休息了。可到了第二日,您还是没醒,而且嘴里还一直念叨着一个名字,正巧被一下早朝就过来的皇上见到了,所以我就把您昏睡之前的状况一五一十的给皇上说了。皇上听了之后特别生气,当即召了太医院所有的太医,联合诊治。我见情况不妙,就悄悄去找来了暮先生,皇上起初是不愿让暮先生看的,但后来太医院众太医都束手无策,皇上也就只好让暮先生为您诊治,只见暮先生在您周身数穴施针,并灌以灵力。今日早间暮先生也同施以此术,走时说,您今日便可醒,叫我好生守着,您醒了就去知会他,我这就去找暮先生,您先躺着。”说完,便扶景慕重新躺下,然后起身出了门。

“暮先生,我们殿下醒了,您可真是料事如神啊!”不一会儿,无声就到了一处名叫云霞殿的地方,快速走了进去,见房间里一身白衣背影,就高兴地对其说道。

“当真!”无声的话打断了暮归云的思考,但听见好消息不禁激动。

皇上求您放过臣女 皇上 快给哀家生个娃/图文无关

随即就想去见他,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便平和了下来道:“呃,给,按照这药方,三碗水煎成半碗水,每日都要看着景公子服用,万不可少一日,若景公子的病再次复发,到时,恐怕在下也无能为力了。至于饮食,景公子这几日饮食清淡些便可,前几日不宜下床走动,三日后,多出去走走有利于恢复。好了,你去吧!好好照顾他。”

“是,暮先生,不去看看我家殿下吗?”无声高兴的应声询问道。

“呃……我……我就不去了,你好好照顾你家殿下吧!”

“啊!……哦!那,暮先生我去照顾我家殿下了,告辞。”无声听到这话,随即感到很疑惑,但随后应声出了门去。

“殿下,殿下,我回来了。”无声回来急忙道。

“呀!殿下,您怎么起来了?快躺下休息。您刚醒身体还虚弱着呢,不宜下地行走啊!殿下。”

“哎呀!你话怎么这么多啊!我只是觉得躺久了,浑身难受,就想出去走走透透气而已,我没那么弱不禁风。”

“可是,暮先生说,您需要好好休息,多调养几日才可出去走走。”

“呀!糟了,殿下还没用膳。殿下,您先休息,我去小厨房给您拿些吃食,您先等一下,我去去就来。”说完,又匆匆离去了。

“唉!这个无声,做事风风火火的。”景慕看着无声匆匆离开的身影,无赖自语道。

不一会儿,无声便和着几个人端着饭菜进来了。

“来,殿下。暮先生说,殿下这几日只能吃些清淡的,这是小厨房特意为您准备的红枣莲子粥、冰糖红枣炖雪梨、莲子百合粥、莲藕排骨汤……都是您以前喜欢吃的,殿下,快尝尝。”无声边说边把手头上端着的东西也放到了离床不远的圆桌上,满满一桌,五花八门的。

“行了,行了。听你的就是了,你话怎么这么多啊!这么多菜,我怎么吃得完,你们都坐下一起吃。”

“啊!殿下,我们怎能和您同桌吃饭呢?不行,不行的。”听着景慕的话,无声十分紧张的说道。

“啊!怎么这么多规矩啊!哎!算了,既然你们不吃,那就我自己吃。除了这什么莲藕排骨汤和莲子百合粥以外,其他的菜,都拿走吧!我一个人吃不了这么多。还有,你究竟是谁的人啊!一天到晚,暮先生长,暮先生短的,那个冰块脸给了你什么好处,这么向着他。”景慕看着无声那紧张的样子,感觉很好笑,又很无赖,规矩多,吃个饭都这么麻烦。不时,又想道无声今日总是提那冰块脸,便玩心四起,想逗逗他。

“不……不是的,殿下,暮先生救了您两次,医术了得,救了您就等于救了我,那他就是我的救命恩人,而且暮先生交代我要好好照顾您,他交代的这些都是对您有好处的,那我更应该听他的了。”无声听着自家殿下的话,便回答道。

“好啊,还在说他好话,还说没给好处?谁信啊!”

“殿下,消消气,我不敢了,您快吃饭吧,一会儿就凉了。”

“好了,好了,跟你开玩笑的,吃饭。”景慕见无声求饶,便心软了,本来就只是吓唬吓唬他,没想到他当真了。转移话题,坐在圆桌旁吃起饭来。

“我就知道,殿下不会真罚我的,嘻嘻,快吃饭。”无声听着自家殿下还是老样子,容易心软,松口了,就咧嘴笑道。

皇上求您放过臣女 皇上 快给哀家生个娃/图文无关

景慕看着无声这样油嘴滑舌的,看起来,自己以前是一个很随和开朗的人,和他们关系不错,还经常开玩笑的那种。

而这边,暮归云却离开住处,去了御书房偏殿。

“暮归云见过皇上。”暮归云经太监引领进了门,对着正在桌案前批奏折的皇帝拱手行礼道。

“嗯,暮先生来了,可是慕儿醒了?”

“是,皇上,景公子醒了。”

“暮先生,可是与慕儿相处有何不愉,为何慕儿会与你发生争执,慕儿又怎么会突然晕倒,可是慕儿的大劫生出变故。”

“回皇上,在下并未与景公子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只因前几日景公子提及在下故人,在下举动有些许冲动,是在下失礼了。”暮归云抱歉地说道。

“哦?是这样吗?暮先生,慕儿有所失礼之处,还望先生见谅。”

“皇上,多虑了。景公子谦逊有礼,未曾有怠慢之处。景公子此次晕倒,是因大劫过后昏睡日久,以致心率不齐,情绪难控,从而导致昏厥之症。这几日,在下以金针刺穴,在灌以灵力,景公子醒来再仔细调养观察几日。若心疾见好,那景公子便可无忧。”

“如此,便多谢暮先生了。”

“皇上,不必如此,救人一命,乃是医者本分,无须道谢。”

“若无它事,在下便告辞。”

“呃……暮先生请便。对了,暮先生,慕儿他不是别人的替代品,他是我离国唯一的太子,是将来继承朕皇位的唯一人选,望先生深思。”皇帝听着暮归云要离开,便不顾一切的把自己想说的话全部说了出来。想着几日前无声的话,再加上暮归云口中所提的故人,让他这样一个脸上从来都没有什么表情的人,在慕儿面前如此失态,莫非他把慕儿当做他那故人。这是皇帝绝对不允许的,他的儿子,自己最清楚,他是独一无二的,更不可能允许别人把他当做替代品。纵使那人是地位崇高的修仙之人,也不可以。

“皇上,所言极是。是在下唐突了。过几日,待景公子好些,在下便会离开。”暮归云听着皇帝的话十分惊讶,但仍然镇静自若的说道。说完,便拱手行礼后转身离去了。

“是朕说的太过了?希望暮归云如他所说,早日离开。”看着暮归云离开的身影,皇帝景凌轩自语道。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