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我与岳的风流韵事 我的风流岳每2

2020年09月28日10百度已收录

我与岳的风流韵事 我的风流岳每2/图文无关

早上回公司上班,同事在我身后小声议论,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个吃女人饭的软蛋,他们好不避讳的问我跟林婉为什么吵架,更有人过分的问我是不是不行,没有伺候好。

我像往常一样,笑呵呵的一句带过,昨天的事情闭口不谈,直到林婉到了公司后,这群人才一哄而散。

下了班,林婉踩着高跟鞋蹬蹬走向地下车库,看样子是不打算让我坐她车上,我也没有自讨无趣的凑上去。出门做了个出租车,跟着林婉的车到了酒店楼下。

下了车,远远地我就看到林婉和几个人站在酒店门口,见我朝这边走了过来,站在林婉身边的妇人撇了撇嘴,轻蔑的看着我:“杨麟,你说你丢人不丢人啊,这都结婚几年了还买不起车,等我们给你买呢?”

这个一见面就对我冷嘲热讽的女人,是林婉的母亲,也就是我的岳母王桂丽。

“谢谢妈,不用了,来回上班离得近,用不着开车。”

见我笑盈盈的样子,王桂丽脸上一僵,张嘴就对我说教了起来:“不是我说你,你也太没用了点,别人的女儿嫁的都是富商或者大学教授,你看看你,穷小子一个,真不知道婉儿是怎么看上你的。”

酒店门口驻足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低了低头任由她教训,结婚一年半,每次见面都是这样,我也早已经习惯了。

几分钟后,岳父林世元坐车到了酒店门口,脸色不善的扫了我一眼,招了招手说进去吧。

我与岳的风流韵事 我的风流岳每2/图文无关

我跟在后面,看着林婉亲昵的挽住王桂丽的胳膊,有些不明白这顿饭是什么意思。昨天在公司闹得那么大,而且林婉脸上还残留着手指印的痕迹,他们不可能看不出来。

果不其然,刚进包厢坐下,王桂丽就忍不住了。

“杨麟!”她指着林婉脸上的手指印,气势汹汹的指责我,说林婉从小到大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都怕化了,今天却被我打成这个样子,问我是不是疯了。

紧接着,王桂丽越说越难听,什么我这个癞蛤蟆吃上了天鹅肉还不知道好好珍惜,要是没有他们林家,我现在什么都不是。

娶了婉儿还不知足,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个什么德行,还敢动手打人,有人生没人教的东西,穷乡僻壤出刁民。

前面的都还好,我忍着脾气没有吭声,而最后这两句却是把我气得不行,一拍桌子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你胡说八道什么!”

“杨麟,坐下。”岳父林世元皱了皱眉,放下茶杯看向我,估计是对我拍桌子很不高兴。

我俯视着他们,真心想不明白,为什么以前的自己会觉得低人一等。

“爸,妈,不是你们想不明白林婉为什么嫁给我,我自己也不明白她为什么嫁给我,既然现在已经闹成了这样,不如大家好聚好散,离婚算了。”我看了眼林婉,她面色铁青的瞪着我,估计是对我当众提出离婚很是不满。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