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丫头我就进一点忍一下 坐到桌上 腿张开 h

丫头我就进一点忍一下 坐到桌上 腿张开 h/图文无关

当欧阳勇郑重宣布萧雅为大哥欧阳奋失散多年的独生女欧阳串串时,参加宴会的人尽皆起身,鼓掌庆贺。其热烈程度甚至超过了前一分钟宣布的欧阳家和唐家联姻的重磅新闻。

不过,在貌似庆贺的背后却暗藏着复杂晦涩的心态。有人真喜,有人假欢,有人明笑,有人暗恼。

萧雅可不管那么多,左手拉着温蒂娘,右手拉着唐窈窕,大大方方地入座,大大方方地吃喝起来。这么丰盛的晚宴,不美美吃一顿怎么对得起热情好客的欧阳世家。

见萧雅开吃,先前还保持矜持的唐窈窕哪里能hold得住,早将老爸的话当做了耳边风,左手一撸,一个鸡腿入肚,右手一扒,一只猪手只剩下了骨头,双手横扫,一条尺把长的大鲈鱼变成了鱼骨架子。周围的人只看得目瞪口呆,白眼直翻。这食量,恐怕只有欧阳家能够养活的起。这食相,洪荒年代的唯链帝国也找不出第二个。

那些觊觎欧阳哲位置的后辈们见到唐三小姐如此实力,无不暗自庆幸。幸亏没有采取行动,否则挖墙脚挖回来一个超级大胃王,那场面可就尴尬了。哈哈,欧阳哲啊欧阳哲,以后可你有好受的了。就连萧雅都被唐窈窕的食量所震撼。不过,心底里却对这个毫无心机的胖姑娘产生了更多好感。比起那些矫揉造作,机谋百变的人来说,这样的姑娘更让人信赖。

人多吃饭香,尤其是跟能吃会吃善吃的人在一起,吃起饭来就更香。萧雅心情愉悦,吃得是格外香甜。间或笑语嫣然,左顾右盼,在唐窈窕的陪衬下,简直就像天女下凡一般。别说她轻斟慢饮,细嚼慢咽,就是和唐窈窕一样狼吞虎咽,胡塞海喝,也足以迷倒一大堆人。

欧阳哲一双绝望的眼睛在萧雅和唐窈窕身上睃来睃去,每看一次,想死的心便更加强烈一次。

人生就是这么戏剧,在想得到的和已经得到的中间,总是横着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

吃到正酣之处,忽然邻座的一位少年起身来到了萧雅身边。

“串儿妹妹你好。”少年端着酒杯,笑容满面道,“我是欧阳敏,欢迎你回来。”

宴席开始之前曾自我介绍过,欧阳敏是欧阳旁系欧阳喜家的二公子。

萧雅露出迷之微笑道:“哦,原来是二哥呀。小妹有礼了。”

“串儿妹妹不用客气,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理应互相走动,互相关照。”欧阳敏道。

“多谢二哥,以后免不了给二哥添麻烦的。”萧雅一边应付一边暗想,吞吞吐吐的想干什么?不会仅仅是为了认亲戚拉关系吧?

果然不出所料,欧阳敏左右看看,忽然将一物塞入萧雅手中道:“串儿妹子不用客气,能够用得着二哥的,尽管开口。”

又客气了几句,欧阳敏微笑着离去。萧雅坐回座位,低头一看,手中原来是一个纸团。萧雅不动声色,将纸团藏于衣袖,继续陪着温蒂娘和唐窈窕吃喝起来。

晚宴散罢已是深夜。

回到房中,萧雅打开纸团一看,上面写着一行蝇头小字:“今夜三更,燕子湖畔。危险在即,可见端倪。”

萧雅无声而笑。是非之地是非多,终于有人要忍不住了。

丫头我就进一点忍一下 坐到桌上 腿张开 h/图文无关

看看三更将至,萧雅正要起身,忽听外面响起窸窣的脚步声。

萧雅急忙和衣而卧,假装熟睡之中。

门轻轻打开一条缝,一个身影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

半夜三更,绝非好人。

萧雅放空身心,币之灵息全都调集到手臂之上。有些时候没用穿天剑气了,比原链这段时间吸收的暗元素正好可以派派用场。

“唉,苦命的孩子,不知道他们会如何打你的主意。”一声叹息,原来是温蒂娘。

温蒂娘轻轻坐在床头,替萧雅掖了掖被脚道:“不过你不要怕,只要为娘在,就算这条命不要,也要保护你安全。”

萧雅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了下来。不是亲娘却胜似亲娘,能遇到这样一个娘,这次穿越也值了。

“傻孩子,竟然喝这么多!你这小身板能和唐家三妞比吗?人家多大块头,那可是一头大水牛啊!水牛喝一口够你喝一天的。不过啊,这头水牛是个好水牛,人长得寒掺点,可是心眼不坏。只可惜这么好心眼的姑娘却跳进了火坑。”温蒂娘唠唠叨叨了好半天才轻手轻脚地走了。

萧雅实在憋不住,将头蒙在被子里抖了半天才止住笑意。自己都保护不了,却总为别人担心,温蒂娘可真是一副菩萨心肠。

凝神细听,外面再无异动。萧雅翻身起床,拉开窗户跃了出去。白天温蒂娘已带着她熟悉了周围的环境,燕子湖就离此不远。轻车熟路,几个纵掠,燕子湖已在眼前。

躲在花丛之中,萧雅唤出小豆芽将自己的气息和花草的气息融合在一起,此时就算有高手在侧也难以发现花丛之中还藏着一个大活人。

未过多久,传来脚步之声。萧雅循声望去,只见三道人影并排而来。

“三弟四弟,此地空阔,我们就在这里说吧。”声音浑厚,正是二哥欧阳勇。

“大半夜的为什么要跑到这里来?”四弟欧阳进道。

“不知道隔墙有耳吗?”欧阳勇道,“此事事关重大,势必步步谨慎,不得走漏半点风声。三弟你看如何?”

“二哥和四弟带回来的姑娘的确和我家属性一致,如果假扮串串以串串的名义代替哲儿参加试炼,私下里再活动活动,我想不会出现什么大的差错。只是有一点……”三弟便是欧阳前,在晚宴上曾打过照面。

“什么?”欧阳勇道。

“只是大哥就这么一点血脉,我们这样做……”欧阳前欲言又止道。

“嗐,三哥你太多虑了。这个丫头又不是真的串串,我们把她带回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她代替哲儿参加试炼,和大哥有什么关系?再说真的串儿杳无音信这么多年,估计早就……”

“四弟不得胡言。”欧阳勇止住欧阳进道,“四弟虽然鲁莽,但事情确实如此。本来该哲儿亲自参加的,无奈此次试炼过于严苛,稍有不慎便会有生命危险。三弟你也知道,哲儿资质实力均非上乘,如果有个闪失,我们欧阳家族在唯链帝国的地位可就岌岌可危了。”

“那……那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欧阳前道,“如果此时败露,我们也无法向帝国交代啊。”

“这次试炼必须由家族嫡传子女参加,想做手脚都做不了。”欧阳勇道,“至于泄密的事三弟完全可以放心。我们会挑选可靠人员当陪练一块进入上古遗迹。在试炼中找个机会将那个来路不明的小丫头做掉,这样的话,神不知鬼不觉,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了。”

“二哥,咱们是不是太小心了?这小丫头只是个区区二阶水平,进入上古遗迹分分钟就会化为乌有,还用得着我们派人动手吗?”欧阳进道。

“四弟真是糊涂!”欧阳奋,“小丫头毕竟是外人,如果上古神药真被小丫头撞大运碰着,难不成就归她所有了?”

“对,二哥说的没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再过几天,神兽择主仪式就要举行,可不能节外生枝。”欧阳前道。

“好。二哥、三哥,陪练人选的事交给我好了,一定不让小丫头活着走出遗迹。当然,首先要看她有没有运气碰到神药。”欧阳进道。

欧阳勇哈哈大笑道:“欧阳世家,唯链老大。唯我独尊,莫有不从。”

笑声远远传了出去,燕子湖上的水元素莫名地波动起来。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