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小公主含着朕H 公主被摆成羞耻姿势

小公主含着朕H 公主被摆成羞耻姿势/图文无关

从前有一个国王,可能是世界上最没事儿干的国王。

在一次去郊外数蚂蚁的路上,国王捡到一个金灿灿的宝箱。那个宝箱小小的,很轻巧,他刚好能把它提在手里。

宝箱里面有什么呢?国王当然很想知道,可不管用什么办法,都打不开它。他只好带着宝箱,回到了高高的石头城堡。

国王非常喜欢这个宝箱。他吃饭的时候,总把它放在饭桌上,边吃饭边看着宝箱。他洗澡的时候,也时常把它放在浴缸边,边思考问题边看着宝箱。他睡觉时,当然也要把宝箱放在枕头旁边。

时间一天天过去,宝箱成了国王最不可缺少的物品。他走到哪儿都要带着那个宝箱。

一个新来的仆人在国王睡觉时,把宝箱放到了隔壁房间。国王醒来后找不到宝箱,愤怒极了,咆哮声充斥着整个城堡。所有人都害怕地瑟瑟发抖,因为国王从没发过那么大的火。第二天,那个仆人就被赶出了城堡。

有一天晚上,宝箱的盖子竟然自己打开了。一只洁白的,小小的绵羊从里面跳了出来,奶声奶气地跟国王问好。

“我饿了,能给我吃一把青草吗?”它对国王说。

“我的王国里有最最坚硬的石头,有最最忠诚的武士,和最最美味的肉类食物,却没有青草。”国王能看出来,小绵羊的确是饿坏了。

“那有浆果什么的吗?”小绵羊又问,“偶尔吃点浆果也是能接受的。”

“也没有浆果。不过来这里跟我作伴吧,我将派侍卫到千里之外去为你寻来吃不完的青草和浆果。”

“你不认识我吗?”绵羊歪着头问国王。国王摇头。

“哎,我怎么能等得了那么久呀,恐怕早在你的卫士找到青草之前,就饿死了。那不得不说再见喽,我要去寻找有青草和浆果的地方了。”小绵羊说完,就跳回了宝箱。宝箱又合上了。

国王叹了口气说:“一只小小的绵羊,不肯跟我作伴。”

又一天晚上,宝箱又自己打开了。一缕轻烟从里面冒出来,变成了一个漂亮公主的模样。

那公主嫣然一笑,对国王说:“我可以帮助你实现一个愿望,但前提是你必须把这个宝箱送给我。”

“我什么都不缺,要什么有什么。我有至高无上的权力,臣民们都臣服于我的脚下。甚至都用不着我去管理,国家就能运转下去。我不需要跟一个魔鬼做交易。”国王说。

“哪里有什么魔鬼?”公主露出害怕的表情,“我是个可怜的被囚禁在宝箱里的女孩呀!”

国王冷冷地看着她,他的目光仿佛能穿透她的身体。

“你看着我好好想一想,看能不能想起点什么?”公主问。

国王摇头:“你真是奇怪,我第一次见到你,你想让我想起什么呢?”

公主表情痛苦地看着国王,身体逐渐发生了变化,最后变做了丑陋的恶魔的样子。

小公主含着朕H 公主被摆成羞耻姿势/图文无关

恶魔皱着眉头问:“那么,你害不害怕我?”

国王终于露出了笑脸:“啊,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模样!别走了,在这里跟我作伴吧。”

“救命!”恶魔吓得赶紧跳回了宝箱。宝箱的盖子又合拢了。

国王叹了口气说:“连丑陋的魔鬼,也不肯跟我作伴。”

于是国王一到晚上,就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宝箱,更加什么事也不做了,反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要他费心。

等到宝箱第三次打开的时候,国王却害怕地闭上了眼睛。他说:“不管你是个什么,都不会成为我的朋友,请从我眼前消失吧!”

“亲爱的小王子,放逐结束了。”一个柔和的声音说,“也许你已经忘记了你的父亲和母亲,也忘记你自己是谁,还忘了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可是现在,你的监禁期已结束,回家的时候到了!”

“你是谁?我又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国王问。

“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大祭司已死,你的父亲已重新掌权。你的国家正需要你。”

“我的国家根本不需要我。你看我这样庸庸碌碌一辈子了,到老也没得到过一个朋友的爱。根本就没有任何人需要我!”国王流着泪说。

一声叹息过后,房间彻底安静了,那个声音再没有出现。

国王睁开了双眼,发现原来是他自己睡着了,眼角不知怎么还挂着两行泪。

宝箱不见了。原先放宝箱的地方,出现了一道门。

门里边发着幽蓝的光,似乎有一种魔力,既神秘又迷人,仿佛在召唤着国王。国王没有丝毫犹豫,他丢下沉重的王冠,脱下华美的外衣,光脚跑进了那道门。

时空开始翻转。国王的身体开始变年轻,变小,最后定格在一个男孩般大小。

国王,不,男孩儿在这道时空门里,见到了一片青草爬满山坡的美丽草场。那里有他的家园,他豢养的小绵羊,洁白得像天上的云朵,在草场上滚来滚去。他看到他最好的朋友,一个如公主般美丽可爱的女孩儿,笑着向他跑来。那么近,又那么远。

他伸出双手,想要触摸那个如梦一般的世界。直到……他看到了那个自己!

花白胡子的大祭司嘴唇在动,冷酷的声音宣判了男孩的命运:“去吧,到那个寸草不生的石头星球当国王吧。在那儿,你将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衣食无忧,却终生无所事事,没有任何成就。你也将没有一个朋友,孤独到老!去接受你的惩罚吧,小王子!”

他看到了父亲眼里的怒火,和母亲的泪眼婆娑。他们并肩站着,相互扶持。他看到了那个攥紧拳头的自己。

“不,我没有错!我只不过想保护我的家人和朋友不受你的迫害,我有什么错!”

男孩听到自己在呐喊。他和那个自己,同时在呐喊。

大祭司的嘴唇仍在动,他的眼神冷漠得像冬天的寒冰。“犯了错就要接受惩罚!惩罚!惩罚,罚……”

所有的画面都裂成了碎片。它们戳进男孩的身体,跟男孩一起碎裂成一颗又一颗尘粒。

男孩是被粗糙湿润的嘴巴舔醒的,那是一只洁白的小小绵羊的嘴。它见男孩醒了,咩咩叫着跑向远处,啃了几口鲜嫩的青草。

男孩站起身,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脸颊。

哦,是我,我回来了!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