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岳开始迎合 和漂亮的岳出去旅游

岳开始迎合 和漂亮的岳出去旅游/图文无关

今天早上,老婆突然说:“老公,今天去南岳大庙拜拜?”

我说:“去就去吧。”

我知道老婆是看岳母正好在我家,可以跟着一起去。

我第一次去南岳时,还是在35年前,那时候的南岳大庙还没有重新修,就是几块破墙,也没有和尚、道士,更没有卖香烛纸钱的人家。我当年是铁路职工,到衡山去坐火车是不要钱的,我们几个单位上的年轻人是下午坐了一个多小时的火车到的衡山火车站的。出了火车站,还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才到了南岳衡山的山脚下。那时候是20岁都不到的年轻人,有的是劲,就是在那小石路上往山顶上爬。那时候还没有缆车,就是有一条应该可走车子的大路,虽然是路好走很多,但因为是盘山修的,路途远了好多。我们这帮年轻人,都急着赶着要爬到山顶上去看夕阳和落日。那小路上也有算命的老头,但没有人会听下脚步。那20岁都不到的年轻人,谁也不会去算命的!那时候路就在我们脚下,回去就好好干活就是,干好本职工作,就是为社会主义建设填砖加瓦了。我们一起就很快爬上了南岳衡山的最高峰—祝融峰,那山顶上还修建了一座小庙,叫祝融庙,听说是掌管火的神。这神有什么好处?是不是跟消防大队的大队长一般?反正是没有什么人去拜的。我们只是对着那山顶上夕阳的美景,一个劲地乱叫。

那时候祝融峰的山顶上有气象部门砌的不少房子,平时也没有什么人住,有人爬到了山顶上,想晚上住下来看日出,就可以花点小钱住在里面。凌晨爬起来去看日出,因为是穿的短衬衫、短裤子和拖鞋爬上山的,所以还在气象站租了一件军大衣出门。一看到日出的美景,一帮年轻人又放肆地大乎小叫。

在九十年代,听说南岳大庙重新修好了,但我一直也再没有去过。一是因为我的性格无所欲求,二是我觉得求人不如求己。身边的人又总说,南岳大庙拜神的人太多,我内心也不愿凑那热闹。

大家都说南岳大庙的神特别灵颜,最先是广东做生意的跑过来烧香拜神,保佑他们财源滚滚。应该是一烧香拜神后,果然就财源滚滚了,传言说那帮广东人每年大年三十晚上争烧第一柱香,出价都超过了一百多万元。后来又是官场上的人喜欢去拜,求神保佑官运亨通。再后来就是考试的人,都想求神保佑考场得意。

我觉得这考试求神的人最多,也不知道神仙能不能够一一记住。我女儿从小学到工作一路考试,我也没有来南岳大庙求过神,每次是在我们还没有把她的考试目标想好,结果就定好了。小学升初中时,一家中学提前一年就录取了女儿,他们学校的招生考试,随我女儿参不参加,参加考试可以争取拿学校的奖学金,女儿是好玩一样的参加了考试,得到了学校的数学奖学金。中考时,提前半年就被株洲市最好的高中录取了,中考又变成好玩了。高考时,因为考分不出来,就不确定读什么学校,也没有办法去求的。考公务员时,本来目标是最明确的,就是考株洲市的普通选调生,完全就该在考试前去南岳大庙求神保佑的;谁知道女儿试手考取了外省的定向选调,株洲市公务员考试又变成好玩了,女儿一不小心就考了一个第一。

女儿今年分到司法部门工作,她又准备今年去法考。一个好友跟我说,法考是中国所有考试中最难的,他儿子在西南政法大学读研究生时,连考两年都没有过,后来第三次是他家去南岳大庙拜了神,才刚刚过。

好友好心地对我说:“兄弟呀!你女儿还不是学法律的,要想法考过,一定要去南岳大庙拜拜!千万千万!不要不信!老兄是过来人!”

我笑着点头。

回家跟老婆一说,老婆就一定要去南岳大庙为女儿求神,老婆说女儿这一路走来,我们也没有为她做过什么,这次一定要为女儿去南岳大庙拜拜!

其实最大的爱是陪伴,我们在女儿最艰难的时候,静静地陪伴在她身边就好。

去南岳大庙给女儿拜拜,也算是给我们的心理安慰一下吧?

岳开始迎合 和漂亮的岳出去旅游/图文无关

吃完早饭,我和老婆加上岳母就开车出发了。现在家里有汽车,比35年前还是方便多了。车子跑了一个多小时,到了南岳大庙边上,有不少人守在路口给香客的车子带路,把香客的车子带到他家的香烛纸钱店里。现在这南岳大庙边上的香烛纸钱店可能有上千家,也算是一方神仙养一方人吧?

在买香烛纸钱时,才知道南岳大庙的神是各司其职的,这倒是有点象政府机关。按程序,我们要拜主管安全的神,主管财务的神,还有那有求必应的神。这有求必应的神是格外求的,应验了以后是要来还愿的。岳母也为她的两个孙子准备了两份拜有求必应神的礼物,她大孙子毕业后一直没有稳定的工作,小孙子在军队里准备考军校。

我们停好车就10点钟了,给各路神仙准备好礼包就11点了,我妈说过,求神拜鬼这种事情都不能够超过中午12点的。一到南岳大庙的门口,看到售票处排的长队,我都有点发懵。这时出现了一个50多岁的农村妇女,她说有门票,不过每张要5元钱的手续费。我的一个神呀!这南岳大庙门口竟然是还有“黄牛党”。为赶时间,我们就多花了10元钱,买了2张门票。我岳母已满70岁了,门票免费。

“你们要不要请个导游?”那农村妇女问“30块钱。”

“导游起什么作用?”我老婆问。

“让你们拜神不要拜错了!”她答的很自信。

有道理。“请。”我看着她,“你就是导游?”

“是的。”她笑了。“出了大庙,你满意再付钱。”

那妇女就带着我们往进庙门测体温的通道走,边走边喊:“要把口罩都戴起来,要不就不准进的。”

我们赶紧戴上口罩,跟着她进去。

“这南岳大庙有九进九出。”进入一个狭长的露天厅堂,那导游指着边上说“这是第一进,左边是佛教的,右边是道教的。”

我有点想笑,这南岳大庙的两党两派的神仙,比美国的象驴两派好多了,他们不争不夺,各司其职,自收自的香火。香火旺不旺,都看你给善男信女办事得不得力,全凭客户的满意度。

跟着那导游,她说男左女右,我们就跟着先抬左脚和先抬右脚。她说鸿运当头,要我们男用左手女用右手去摸各种物件,我们就去摸各种物件。走到第五进门时,就有好大一个露天坪,那善男信女买的各种纸质的礼物,堆成一座山一样地在那烧。

“请大家注意不要把手机扔进火堆里去了!”有一个工作人员拿着一个大喇叭喊。

看来肯定是有不少人把自己的手机当礼物扔进了火堆。

那导游要我们高举着礼物,对东西南北都拜一遍。我突然想起小时候,早上我妈把我喊醒来后,我还喜欢赖跪在床上。

“你这是牛得拜四方!”我妈总是用种很怪的语调大声地说我。

现在我可是真的在拜四方了!

四方拜完,我们就把礼物都扔进了火堆里。

礼物一送,就是进入一道一道门,跟各路分管的神仙提自己的所求。

在一好高的大厅内,有四根大石柱支撑的,那石柱是善男信女捐募的,都刻着捐募人的姓名。那导游告诉我们,其中有一根是温家宝的爷爷和别人一起捐募的。我想这些人又不是湖南省的人,当年为什么一定会来捐募南岳大庙呢?我曾经去过一次北岳恒山大庙,那里冷冷清清的,几乎看不到香客。难道真的是因为南岳大庙更加灵验吗?

终是赶在中午12钟以前把该拜的神都拜完了,那些在偏厅的神,也就没有一一去看了。老婆认为导游蛮好的,就给了她一百元钱,那导游知道老婆的意思,因为老婆完全可以给她微信转账的。但她还是急着要给老婆找钱,老婆跟她摇手示意不要找了,她激动地一个劲地感谢,显然是第一次收到小费。

我们开车离开了南岳大庙,真希望今年还能来南岳大庙还愿!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