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小伙得重病父亲每天吃俩包子充饥 爸你能找个东西让我摔下吗

“爸,我怎么成这样子了,我到底能不能好?”

30岁,多么旺盛的数字,人生才刚刚开始。而对于身患重病的毕志臣来说,他面临的可能是生命的终结。病房里的毕志臣看起来十分虚弱,不时的张着嘴发出“呼噜呼噜”的响声,因为前期在喉咙里下过管,他的呼吸变得很困难。“睡觉一般能睡个十来分钟就会被憋醒,晚上经常失眠。”毕志臣声音微弱地说道。

平凡的一家4口 因为儿子的一场重病陷入困境

毕志臣出生在鹤壁市一个叫毕吕寨的村子,毕老汉一共2个儿子,毕志臣是老二。毕老汉介绍,当年毕志臣出生的时候,还是好心人把房子借给他们一家暂住解决燃眉之急。后来,经过一家人的努力,在村里也有了自己的房子和院子。但这对于日渐长大的哥俩来说还是远远不够的,为了给两个儿子攒下娶媳妇的钱,全家人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一家四口从河南到苏州打工。

在苏州的9年,一家人度过了很多难忘的幸福时刻,虽然没有挣到什么大钱,但是家庭和睦,两兄弟相亲相爱。“哥哥32岁、弟弟30岁,再攒点钱我们就回老家给孩子娶媳妇过安稳日子。”毕老汉怎么也没想到,意外降临的竟会如此突然。

今年5月份,毕志臣身体出现腹痛肿胀,四肢乏力麻木,经医院确诊为:格林巴利综合症。这对于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进了医院之后,各项花销如流水般,多年的积蓄很快就用完了。虽然苏州方面的医生建议他们继续留在苏州治疗,但高额的医药费令这家人望而却步,思量再三,毕老汉决定将儿子转院回鹤壁。8月底,毕志臣从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转院到鹤煤总医院。“救护车拉他回来就得1万5千元,我们为了省钱找了个私人的车花了8000元。”毕老汉说自从老二生了病,有太多需要用钱的地方,说到这,他朝记者摆了摆手。

“他生病之前性格很开朗,喜欢说说笑笑。”毕老汉提起儿子生病前的日子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生病之后,脾气变大了,他身体难受想发泄,前几天还跟我说,爸你能不能找个东西让我摔下?”看着儿子痛苦,一家人也跟着难过。

祸不单行 一家人再苦再难也不会放弃

谈话的时候,毕老汉把记者拉出了病房,有点不好意思地告诉记者:“有些事,不想让他们知道,病危通知书都下过几次了。到现在,我老婆都不知道我从哪儿弄的钱。”祸不单行,儿子生病后,毕老汉的岳母也去世了。全家人怕孩子母亲承受不住,一直瞒着她。直到前几日,一位刚好在医院住院的老乡不小心说出来了。“她现在变得迷迷糊糊,也是经常躲起来偷偷哭。”毕老汉叹了口气。

毕老汉说回来的这段时间,他也是经常失眠,就想着还有哪家亲戚能再借点钱。“也有不少人劝我放弃,但是我不会放弃的,无论结果如何我都认命,能治好是最好,治不好,瘫痪我也认,我一定得救他!”“早上经常有人打招呼问吃了吗?哪能吃得下啊!中午两个包子喝点水,一天就这样了。”毕老汉作为一个父亲努力地支撑着这个家,他说现在暂住自己姐姐家,压力大的时候就哭,自己一哭姐姐也跟着哭。没办法,晚上常常靠着酒精才能让自己睡着。

“现在面临一个问题,一个人在医院照顾不过来,我和他妈他哥得轮班保证两个人照顾他。”毕老汉说,不论白天还是夜里,他们要隔一段时间为儿子揉揉腿,捏捏脚,这样能稍微缓解他的痛苦。身高1.65米的毕志臣如今已经瘦得不到100斤,身体的肌肉也在不断萎缩。因为一夜未睡,困意袭来的毕志臣终于在母亲的安抚下睡着了,头顶的氧气瓶里沸腾的蒸馏水在这一刻好似生命的呐喊。

“前期花费算算大概有20多万,医院说后续的治疗最少还要近40万元,如果不及时治疗,让病情继续发展加重,将恢复无望。”毕老汉提起儿子才30岁,眼里闪着泪光。“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是不会放弃的!”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