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网红直播第一村”淘金者 热潮褪去我想离开

义乌市北下朱村,一个距义乌国际商贸城仅2.2公里的小村子,从“微商第一村”、“社交电商小镇”,再到“网红直播第一村”,北下朱村在网络时代的浪潮里不断变换着身份。


99栋商住楼,数万名直播带货主播,在这里,真正地诠释了什么是“全民直播”时代。有人说这里是直播从业者的“淘金”圣地,有人说这里指引着直播的“风口”。爆单,在这里口口相传。他们中有人在这里带货百万件,也有人在这里盘桓数月后黯然离去。



近两年,随着社交电商的崛起,利用短视频平台直播带货成为新的营销模式,北下朱村也渐渐聚集了越来越多的淘金者。

【英姐:勇闯北下朱 实现财富梦】

今年50岁的英姐就是众多淘金者中的一员。几个月前,她还在吉林老家卖烤地瓜和玉米,本来就不太好的生意因为一场疫情彻底落败。生活的拮据驱使她走出老家“再次创业”。

来北下朱村之前,英姐甚至不理解什么是直播带货。虽然卖了大半辈子的货,但碰上了互联网,还是要从头学起。

英姐的短视频账号上写着:负债二十万,吉林英姐闯义乌。这二十万,是在老家时候因为盖房子和为父亲治病欠下的;这二十万,也是她拍段子的标题。但想在这里赚满二十万,并不是那么简单。

来到北下朱村5个月,英姐并没有赚出额外的积蓄,这显然和她的期待有很大差距。如今,她和老伴一起租住在10平米的小房子里,床的一边是货架,另一边是木板隔出的厨房。直播时就把三脚架放在床上,站着带货,饿了下一碗清水面。

不少像英姐这样的淘金者都面临相似的窘境:一腔热血来到北下朱村,但直播间没人,粉丝也不多,更卖不出货。

北下朱村以前只是个义乌郊区的自然村落,那时村民们住着瓦房,祖祖辈辈为了方便劳作,一脚脚踩出蜿蜒的道路。2007年,北下朱村等来了旧村改造,村委决定把村子打造成一条“商业街”。

两条主街的十字交叉口处,现在是村子的黄金地段,网店随着路网依次排开。直播的人群、随意堆叠的包裹、拉货的电动三轮车,挂着各地牌照的小汽车在这里交汇。

村中的99栋楼房,一楼是门面,2到5楼既可以住宿,也可以改造成办公室。数以万计的主播蜗居在此,孕育自己的财富梦。

【金光林:十八套房不愁租】

金光林是北下朱村的村民,也是这里的房东,他在北下朱村有十八套房。北下朱村的发展使得他成为直接的受益者。

有客人前两天就已经从老金的一套房子搬走,老金今天才想着把招租告示贴出去。他说现在的北下朱村,不缺客源。果不其然,上午贴告示,房子下午就租出去了。


不断走高的房价、成功带货的不确定性、直播行业的高流动性,各种因素影响之下,北下朱村的租客像海浪一样,不断拍岸,又退去。

从地图上看,村子被一条河和三条马路围成一个长方形,像个围城,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

在现实的磨擦之下,逃离北下朱村的想法已经慢慢滋生。而在英姐之前,已经有太多人被迫“逃离”。

【钟永平:逃离北下朱村的又一个老板】

在北下朱村生活了8年,曾担任过北下朱村微商会会长的钟永平,见证了这里的飞速生长。而到今日,他却被高得离谱的房租吓跑了。

钟永平做的是各类小商品的供货商,六年前,他的门面房一万就可以租到。而今年,他的租金已经高达七十万。无奈,他搬离了北下朱村,来到了两公里外的另一个村庄。在这里,同样的房子,房租只有北下朱村的三分之一。



在钟永平看来,北下朱村已经慢慢走下神坛。很多人冲着名气,盲目前往。而像他这样的明眼人,已经带着资源离场。

在北下朱村的街道上,有一块显眼的牌子,写着“中国网红带货小镇”。据说更早之前,这块牌子上写的是:“走进北下朱,实现财富梦”。


 作为一种新兴事物,直播带货受到了消费者和企业的追捧。这股浪潮在短时间内席卷全国。但浪潮中往往带着泡沫。直播带货虽是商业实践中的一个重大创新,但任何一种创新都需要在不断的修正中成熟完善。等泡沫退去,北下朱村又会是一副什么模样?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