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别急今晚妈妈都给你 父亲不行妈妈要我代替

2020年10月30日30百度未收录

别急今晚妈妈都给你 父亲不行妈妈要我代替/图文无关

秦璐见自己宝贝儿子哭成这样心疼得不得了,立刻上前搂到怀里:“小粟米,你吓死妈妈了!”

秦祢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在秦璐怀里安心地蹭了蹭:“妈妈,你来得好慢。”

秦璐鼻子一酸,赶紧说道:“饿了吧,妈妈带你回家。”

傅璟荣站在门边上,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心里涌起异样的情绪。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这一幕十分温馨,有种想要把这这一切留下来的冲动。

秦璐抱着孩子转身就要往外走,她护着粟米刻意低头不去看傅璟荣。却不想傅璟荣直接将手拦在门边,秦璐惊愕地抬头。

傅璟荣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开口道:“你可以走,孩子留下。”

“不可能!小粟米是我的!”秦璐往后一退,将孩子抱紧警惕地盯着傅璟荣。

“不把孩子留下,你以为走得出这里吗?”傅璟荣苍白着脸,而声音却异常坚定不容置疑。

秦璐垂着眼,这栋房子还有刚才的车都说明眼前这人显然不是常人,自己就这么抱着秦祢离开他怎么都不会罢休,她秦璐不过是一介平民,怎么可能斗得过。可是把儿子留下她是绝对不容许的!

僵持之下,两人都陷入了沉默。秦祢好奇地看着对面那个人,戳了戳秦璐的手背:“妈妈,还不回家吗?我饿了。”秦璐安抚地笑了笑。

傅璟荣看了看这张皱起来的小脸,张了张嘴终于语气生硬地说道:“不是给你准备了点心吗?”秦璐这才注意到桌上全是各式各样精致的小点心,她低头讶异地看着秦祢,这孩子不是最喜欢吃这种糕点了吗。

秦祢嘟囔着嘴:“才不喜欢,我要妈妈。”秦璐一听眼眶微红,将秦祢搂得越来越紧。

“松手。”傅璟荣沉着脸不赞同地看着秦璐。

见秦璐没有松手的迹象才无奈地解释:“孩子要透不过气了。”

秦璐这才连忙将手松开,将孩子放到地上,心疼地摸了摸他的小脸儿。秦祢倒是无所谓,拽着秦璐的衣角玩得正开心。

“你可以一起住在这里。”傅璟荣盯着秦璐,沉声道:“这是最后的妥协,或者,让孩子留下,你直接走。”

秦璐低头,秦祢正一脸天真地望着自己,目光间满满的都是留恋,沉默许久她终于一咬牙说道:“好,我住下来。”蒋祺锐已经快一个礼拜没有回家了,在这里住几天应该没事。再说自己早就和他划清界限,除了住在同一个房子里,没有其他多余的牵扯了。

“但是我必须每天去上班,你不能趁我去上班的时候偷偷把孩子藏起来!”

傅璟荣瞥了她一眼不说话,真是个蠢女人。缓缓地蹲下身子和缓了脸色朝秦祢招了招手:“小家伙,现在你妈妈来了,可以放心吃那些点心了吧。”

秦璐见此不由得松了松手,秦祢抬头望了望秦璐,得到许可后一蹦一蹦地跳到傅璟荣跟前,随即转过头,皱着脸问道:“妈妈,他是谁啊?”

秦璐扯了扯嘴角,尽量平复下心里的不安,和声说道:“这是一个叔叔,我们在叔叔这里住几天就走,好吗?”

秦祢有模有样地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而一旁的傅璟荣直接站起身冷然说道:“什么叔叔,我是你的爸爸。”

秦祢蹲下身子,拉了拉傅璟荣的裤腿,委屈道:“可是我有一个爸爸了。”虽然这个爸爸对自己一点都不好。傅璟荣低头看着秦祢不语。

秦璐抱过被吓着的秦祢,不满地说道:“你干什么!”

别急今晚妈妈都给你 父亲不行妈妈要我代替/图文无关

傅璟荣凉凉地看过眼前这个女人:“我本来就是他的亲生父亲,这一点,他必须尽早认识到。”

傅璟荣将秦璐母子带到二楼,沿着长长的走廊一直走到最里面。

秦璐牵着儿子不动声色地打量四周,这里的布置就跟眼前这人一样,冰冰冷冷毫无生气。

但令她没想到的是,打开房门,里面的装饰完全异于房外。大概是为了迎合秦祢,屋子里四处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玩具,从玩偶到各种器械。连墙壁都刷成了暖洋洋的黄色,窗台几株藤蔓长势喜人,房间里一片生机勃勃。

秦祢即使再早熟乖巧也还是个孩子,看到满屋的玩具不免兴奋起来,秦璐见他异常兴奋也就松了手随他了。

傅璟荣站在他们母子身后,静静地看着这个小家伙拆卸玩具。

一开始知道有这个孩子的存在时,本能上自己是拒绝的。这些年他忙于集团事务,除了必要的逢场作戏,他从来没想过婚姻,孩子的事情。

秦祢的出现无疑杀得他措手不及,等身份最终确定时,他见到坐在幼儿园台阶上等待秦璐的那个小家伙,乖巧聪明得不像话,身边资历老的亲信几乎个个倒吸一口气,因为这孩子长得实在是过于像他,只有那么几眼,却让他从心底里涌现一种归属感。

很奇怪,他这样的人,居然有一天在一个孩子身上找到归属感。这一刻,他几乎忘了最初找到这孩子的初衷是为了骨髓配型。

“我先收拾一下房间,你带着粟米出去玩吧。”秦璐转过身说道:“我......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傅璟荣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走上前将秦祢牵起来,秦祢也不闹,一手抱着玩具,另一只手任由傅璟荣包握住。走出房门时轻轻回了一句:“傅璟荣。”

秦璐将柜子里的被子抱出后呆呆地坐在床边,过了几年平静的日子,现在又要心惊胆战了。好在傅璟荣现在还没有强制把孩子从自己身边带走。

秦祢边走边抬头打量身边这个男人:“叔叔.....”

“叫爸爸。”傅璟荣不赞同地看了他一眼。

“记着,我才是你爸爸。”

秦祢瘪了瘪嘴。

“不许装哭。”傅璟荣一把抱起他面无表情地继续往前走,这孩子装哭的神情和他小时候如出一辙。

“可我有爸爸啊。”秦祢搂着他的脖子不见外地蹭了蹭。

傅璟荣身体一僵,稍稍停顿后继续往前走:“蒋祺锐有陪你玩过吗?”

秦祢歪着头,声音有些委屈:“没有啊,爸爸不喜欢我,也不喜欢妈妈。”小孩子总是对事物格外敏感。

傅璟荣眸色一沉,苍白的脸上染起一丝怒色:“所以他不是你爸爸,真正的爸爸是像这样会抱你,会陪你玩。”

秦祢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真正的爸爸也会喜欢妈妈吗?”迟迟没有等到回答,秦祢继续拨弄手上的玩具。

“你是叫......秦祢?”傅璟荣将他抱到花园外,隔着落地窗,里面种植了大片玫瑰。之前秦璐总以为这栋房子没有什么生气,实际上房子外别有洞天。

秦祢开心地趴在窗外,连手上的玩具掉在地上都不在意了:“恩!妈妈叫我小粟米,妈妈最喜欢这样的花了!”

良久,傅璟荣才沉着声应了一句:“知道了。”

等到秦璐收拾完房间走下楼时,傅璟荣已经抱着秦祢坐在沙发上。秦祢手上是两支拔了刺的玫瑰,紧紧地攥在手里,连睡熟了都不肯放手。傅璟荣正拿过一块手帕,轻轻擦拭着手上的污泥。

“为什么给他取名叫秦祢?”

秦璐没想到他会问自己这种问题,她在对面坐下交握住双手,眼神飘忽。傅璟荣也不着急,静静地等着。

“那会儿知道了这孩子不是我丈夫的,而且......我丈夫.....”秦璐低了低头又抬起:“这孩子的身份就是个谜。祢和谜读音相近,我就给他起了这么个名字。”

“后来觉得这个名字太过严肃,所以又给他起了个小名,小粟米。”

傅璟荣将帕子扔到一边,头也不抬地抛出一句话:“给他改个名字吧。”

秦璐大惊:“凭什么!这是我的孩子!他就叫秦祢!”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