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学长在图书馆使劲要我 学长,你的好大我含不住了

2020年10月30日30百度未收录

学长在图书馆使劲要我 学长,你的好大我含不住了/图文无关

“你怎么知道?”无比惊诧的语气,对于孟安晟能够料到她有喜欢的人这一点很正常。但是,居然连是谁都知道,这怎么可能?毕竟,孟安晟只在当年上大学的送她去报道的时候见过一次齐行远,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直接说出了齐行远的名字。难道是自己平常表现了什么?

不,应该不会。连她自己都很少跟齐行远接触,孟安晟不可能会看出来她喜欢的人会是谁才对。可是刚刚,那么肯定的语气,突然就说出了一个他只见过一面的人的名字,以孟安晟的性格,不可能是瞎猜的!也就是说,他真的知道?

安如被自己胡思乱想一顿揣测出来的答案给吓到,虽然仍旧是不明白为什么孟安晟会如此确定她喜欢的人就是齐行远,但是她却回想起自己刚才居然傻傻的还问了孟安晟一句“你怎么知道?”

现在可好,就算是她想要再否认,也完全没有了翻身的机会。被人拆穿的滋味并不好受,尤其是还是被别人猜中暗恋的男人。这滋味,五味陈杂,足够酸爽。

这下安如的心情算是跌到了谷底,再也没有了和孟安晟说下去的心情。兀自回床上趴着,打定主意,就算是孟安晟现在打开了房门也不挪动半步。更加不想说任何的话语。

趴在床上的安如开始想起了齐行远,其实……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齐行远本来就比她大一届。第一次认识的时候是刚进学校,齐行远就领着她这个刚刚进入学校的学妹找宿舍。

这是安如第一次近距离接触齐行远,而其实,也是唯一的一次。而安如和齐行远的最后一次见面,嗯……或者说是安如最后一次看见齐行远,实际上是在齐行远毕业的那年的毕业晚会上。现在,她都已经毕业一年了。她,已经二年没有见过他了。两年,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想着,安如拿出了手机,想看看齐行远的照片。打开手机时却发现有一条短信。是易汐发过来的。这时,安如才想起她明明是要给易汐打回去的。可是因为孟安晟的缘故居然给忘记了。

安如连忙打开短信来,看看易汐有什么事情。而打开短信后,安如愣住了。没想到,易汐居然是说的这件事情。安如不想自己再陷进那个名叫齐行远的漩涡,可是却又无法控制自己的眼睛不往短信上看。

短信上的内容很简单,今年学校的毕业晚会上齐行远会作为优秀毕业生出现,并且还会在晚会上弹琴。

看完短信,安如立刻心中一动。发短信让易汐到时候陪她一起去看齐行远。

……

换衣服、梳头、化妆。安如已经打理好了自己,易汐也已经在去学校的路上了。可是现在却又一个很大的问题摆在安如的面前。

果然,当她打开门准备出门去的时候。孟安晟默默的跟在了她的身后。

“你跟着我做什么?”自从上次之后,孟安晟不知怎么的,开始对她死缠烂打了似的,不管她去哪儿,做什么,都要来参合一脚。平时倒也就罢了,反正她的生活已经到处都是孟安晟的痕迹。但是今天除外,毕竟,今天她可是要去看齐行远。带着个孟安晟去,算是怎么一回事?

“放心,我不会做什么。”孟安晟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安如捂着头一阵头疼,就孟安晟现在这姿态,还说没做什么?根本就是已经把她的前路都已经封死了吧!

“我只是要出去见易汐而已,你不做什么跟着我干什么?”安如仰着头看向孟安晟反问。

“正好好久也没见易汐了,就陪你一起去好了。”

明显是无赖式的回答,安如怎么可能会同意让孟安晟跟着。毕竟可不只是见见易汐就算了。

“你要想见她,自己约人去!跟着我算怎么一回事?”

“你吃醋了?”孟安晟把脸凑到安如的眼前,眼神中有几分戏谑。

安如扭过头白了他一眼,“想得美!”

学长在图书馆使劲要我 学长,你的好大我含不住了/图文无关

“既然不是那为什么不让我去?”

“我们女人在一起逛街,你一个大男人跟着算什么?”安如摆出不让孟安晟去的理由。

“这算理由?”孟安晟问。

“当然!”安如无比的肯定。

“女人逛街,男人当然要去!不然谁帮你们拿东西?”孟安晟理所当然。

安如在一旁急得快跺脚,她再不出门,毕业典礼就该开始了!

“不用不用!你自己玩去,我们不用那你帮忙拿东西!我走了……你别跟来!”说着,安如就要蹿出门去。可是,有孟安晟这么大一尊门神在,想也知道安如的行动不可能成功。

理所当然,安如再一次被孟安晟拦住了去路。“你究竟要干什么?”安如开始变得烦躁起来。

“我要跟着你。”

“不行!”安如仍旧斩钉截铁的拒绝。可孟安晟站在门口就是不动,完全挡住了安如的去路。

仿佛有无数的火在安如的胸腔之内猛烈燃烧着,一时间将要冲破喉咙,汹涌而出。所有的憋屈和怒气都在同一刻爆发出来,“孟安晟!你以为你是谁!我要去见我喜欢的人,你凭什么拦着我?!!”

他以为他是谁?邻居?朋友?还是亲人?不管是什么,都没有资格拦着她去见她喜欢的人。她又没有错,为什么不能去见她自己喜欢的人。他孟安晟凭什么,凭什么?自以为是的说喜欢她就可以干涉她全部的生活了吗?

“你果然是要去见齐行远!”安如的不对劲孟安晟早就发现了,哟呵是平时,安如根本不会这样坚决。

“你现在不过是借住在我这里,难道我去见谁还要你管吗?”

“你……”孟安晟哑口无言,一口闷气憋在心中。

“让开!”说着,安如猛地一推孟安晟便穿过了房门,出门去了。孟安晟毫无防备,被安如推得差点摔倒,还好及时反应过来。安如已经进了电梯,孟安晟站在电梯门口没有动,只是看着一层层往下的数字发呆。

当电梯到了第一层的时候,孟安晟才转身进屋,关门。

下了楼,安如便打车去了学校。中途还来不及思考任何东西,就接到易汐来催人的电话。等安如终于到学校见到了易汐,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小如,你怎么才来啊!”身材娇小的易汐,嘟着嘴说道。语气和字里行间却全是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安如没有解释为什么会迟到这么久,只是问道:“开始了吗?”

“开始好一会了,齐行远开始就上去致辞,而且还弹琴了。只是好可惜,你现在才来,齐行远已经下去了。”易汐的小脸皱成了一团。安如忍不住揉了揉易汐的的包子脸,“好了,没什么。别不高兴了。”

易汐听了安如的话,抬头就狠狠瞪了安如一眼,“你居然还说没什么?你知不知道这可能就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可是你现在居然就这么错过了!”易汐磨着牙,满心满眼的痛心疾首,好像失去这么重要机会的人是她一般。

安如低着头,想了一会,“错过了就错过了吧,反正……本来我们也不可能在一起。”

“什么不可能,安如你什么时候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的?你看看……”说着,易汐拉着安如转了一圈,表情十分满意的点点头,“多么可爱的女孩啊,齐行远怎么可能不喜欢你?”

“喜欢齐行远的女孩那么多,我算什么?既然没遇见,就当是没缘分吧,反正……”反正孟安晟那么不喜欢她来见齐行远,就当是她发善心如了他的意好了。“反正你不用管我了!”

“不行哟!”易汐伸出一根手指,神神秘秘的在安如的眼前晃悠,“亲爱的,有彩蛋,接不接?”

安如狐疑的看着易汐,“可以不接吗?”她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易汐虎着脸,义正言辞,然后一脸坚决的……拒绝了易汐弱弱的请求,“当然不行!”

无奈的摊手,“好吧,彩蛋拿来,我接着。”

学长在图书馆使劲要我 学长,你的好大我含不住了/图文无关

易汐一个响指,表情像是一只偷吃了鱼的猫,“叮叮叮,超级大彩蛋,我帮你约了齐学长典礼结束见哟!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超级大彩蛋?有没有爱死我?是不是高兴死了?”

易汐得意了半响,结果却发现自己的话居然无人回应。定眼一看,安如居然在发呆。哼,这么重要的时候,臭安如居然在发呆!

“喂!”易汐怒吼一声。终于唤回了安如的神志。

“哦,你叫我。”恍恍惚惚的回过神来,又猛然想起自己刚才听见了怎样的一个消息。

“易汐,我刚刚好像听见你说你帮我约了齐学长?”安如十分怀疑她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现了幻听,不然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事情呢?

是,安如承认她自己是一直以来都很喜欢齐行远,甚至偷偷拍过他的照片,如果知道齐行远有参加什么活动,也会尽量去参加,只是为了多看一眼那个人。但是……但是她一直只是在暗中暗暗的看着那个人,怀着心中美好的祝愿。表白什么的,她从来就没有想过。可现在,易汐竟然帮她约了齐行远。而且,最让安如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就是齐行远居然答应了。

安如的脑袋里面是一团浆糊,只觉得晕晕沉沉的。于是便开始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听错了易汐的话,或者是干脆出现了幻听。毕竟,齐行远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被她给约到了呢?而且甚至没有用她亲自出面。

现在的感觉,对于安如来说。就好像是天上掉下来一个大馅饼,而且还是她最喜欢吃的那种口味的。但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有个最大的问题,那就是天实在是太高了,从那么高的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即使是很小,在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下,仍是把安如砸得头晕目眩的。丝毫没有真实感,只觉得犯晕,在做梦。或者,她其实是早上还没有睡醒?

“什么好像?我刚刚根本就是在很严肃的说这件事,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啦?我真是要被你气死了!算了,别管那么多了!齐学长留了我的电话,说他一空下来会来找我们了。嗯,对了,他还说大概要等到典礼结束的样子。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等他吧!”说着,就把仍旧于茫然中找不到状态的安如拉进了一家奶茶店。

安如和易汐两人一边喝着奶茶,一边聊着天。

“最近怎么都没有见你出来玩啊?安如。”易汐小可怜样的抱怨着,她现在可是被她那上司给压榨够了。好不容易到周末,却还总要加班。好不容易不加班,想要约安如出来玩,结果安如居然说不想出来。真是有够她郁闷的了。

“我给你说啊,安如。我那上司肯定是更年期到了,不然干嘛作死的把我们这些人往死里折腾?”说着,易汐用力的吸了一口手中的奶茶,仿佛是要把那可恨的上司吸进肚子里。

“你那上司你不是说也不过才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吗?怎么可能就更年期了?”

“未老先衰嘛?不懂?”易汐做了个挑眉的姿势。“安如你都不知道她有多凶,简直跟有狂犬病似的,看见谁都要跟着吠一声!”一想起自己的上司来,易汐的心中就仿佛有无数的怒火在燃烧。

“哼,总有一天,我要炒了她!”

“好啦,没什么的。”作为从来没有进入过职场的安如只能如此安慰着。

“嘤嘤,还是安如你这种在家只为自己工作的工作好,也不用看别人的脸色。早知道……早知道我就不转专业了!”易汐悲从中来,回想起当年自己因为大一的时候,觉得学法语实在是太无聊了,就干脆后来转了专业去学经济,就觉得这实在是个十分糟糕的决定。

哎,又来了。安如心想。果然每一次只要一提到这事,易汐就会说转专业的事情。可是……

“易汐,你确定当初你真的不要转专业吗?你能学法语学四年?”一般人要只是学起来比较有困难也就罢了,可易汐是已经到了完完全全讨厌学法语的地步了。所以,要让易汐一直读完大学四年的法语,怎么可能?这么想着,连安如自己的头都疼了。

易汐默默的捏捏自己手中的奶茶杯,不得不承认安如说的是对的。“好吧,我承认我是应该转专业的。所以……我是注定不能像你这样轻松的工作了。哎……”易汐一阵悠悠的长叹,分外不符合她那张娇小可爱的小脸。

安如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嗯,手感不错。

“死安如!不准捏我!”暴躁的拿开安如的手,易汐的脸气得鼓成了包子。

安如摊开手,表示很无辜,“你看,我没有捏你。”说完,安如还眨眨眼,表示自己真的很无辜。

易汐被安如耍了,哪里还坐得住。双手把奶茶用力的往桌子上一放,差点溅出来。两只手相互搓了搓,满脸的不怀好意。目光直指安如的脸,嘴角还勾起了故意表现出来的坏坏笑容。

安如也已经做好了防御攻势,就等着易汐出招了。

“看我的!”易汐已经伸出了一只手伸向安如的脸,然而……却在刚要被安如堵截的时候停住了。一阵铃声悦耳的铃声响起。

“安如,好像我的手机响了?”易汐略带无辜的问对面还做着防御姿势的安如。

不推荐的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