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伪装学渣肉车 伪装学渣第一次肉

伪装学渣肉车 伪装学渣第一次肉/图文无关

九月上旬。蜀省希南中学。

晚上刚放学,高三学生潮水般朝外涌去。

陈默刚走出教室,手机震动,掏出打开,企鹅欢快跳着。

点开,陈默吓了一大跳,是2班创新班的刘小艺刘美人发来的:“到牡丹公园来一趟,我想见你。”

希南中学公认有四大校花,刘小艺为花魁,无须评选都是第一。

因为她的颜值,甩了第二名至少一条大街。

花魁多才多艺,尤其擅长音乐,还是学生会文艺部长。

而陈默,看见五线谱就想吐,乐盲一枚。

刘小艺的家,在十几公里外的希南市区,现在放学不回家,约我去牡丹公园干啥?

希南市,是蜀省一个地级市,陈默所在的叫高校区,全市着名的大中院校基本都在这里。

牡丹公园,以牡丹花而闻名,相当浪漫。

他有些心跳加速。

刘美人是211、985的料,而且家庭富贵,老爸是高校区一个大集团的分公司总裁。她从不和学渣来往,今天找我?看上我哪点了?

陈默挠着头皮,想不透为什么。

他和刘美人都参加了公益社团攒学分,所以加了Q,但两年多来,陈默想套个近乎,人家也不回。

他不自信地回了条:“刘同学,是不是发错人了?”

“哔哔哔”,回复很快来到:“没错,找的就是你,‘风流阿瑞斯’。”

陈默再三看了回复,“风流·阿瑞斯”就是自己ID,阿瑞斯是西方战神,前缀个“风流”,要多浪漫有多浪漫。

今天,刘美人的话透着无尽暧昧,肯定有故事要发生。

跑过老师楼,传来一声咆哮:“陈默,你给我站住!”

“噗!”

有张被揉成一团的试卷,飞到陈默脑袋上。

接着,一个水桶腰的更年期女性,母夜叉般跑来,手指狠狠地戳着陈默脑袋:

“20道选择题错了19道,不会的话,拜托都选C行不行?”

“轰……”路过的学生发出了哄堂大笑声。

陈默默默拣起试卷,打开:57分。

水桶腰怒火滔天:“满分150的试卷,你考得很优秀啊!明天考古文专项,如果再拖全班后腿,你给老娘退学吧!”

伪装学渣肉车 伪装学渣第一次肉/图文无关

周围,嘲讽声、同情声不绝于耳:

“唉,我们希南市最有名的高中,脸都给他丢光了!”

“高二时陈默成绩还不错,高三上半学期,怎么滑得这么严重?”

“陈默来自最偏远的南亭县吧?和他一起考上咱希南中学的,还有个叫何婉华的女生,听说青梅竹马,是他对象,估计身体被淘空,顾不上学习了。”

“何婉华金钱至上的,整天围着一帮富二代屁股转。陈默家境一般,两人不可能在一起的吧?”

陈默摊平试卷,冲水桶腰委屈地说:“老师,这阅读理解扣得也太狠了吧?我写得满满当当,10分的题你给扣了11分?还有作文,写得不渣吧,60分你扣了50分?这让我怎么及格?”

“放屁!你本来就这么渣!找什么理由?11分那个,我笔误的!”水桶腰河东狮吼。

陈默不打算争辩:“明天古文专项,我会好好考的。”

“你不来考算了,最好自动退学!”水桶腰说着,“咚”地甩上了办公室门。

约见校花花魁的兴奋劲受到打击,陈默情绪有些低落,推出破旧的电瓶车,朝牡丹公园而去。

很奇怪,语文向来是自己强项,几个月前,进入突击复习阶段,却连连考砸,每回都是年级段垫底。

水桶腰是班主任,有个侄子是12班班长,陈默和他闹过矛盾,从此水桶腰变本加厉,怒斥中总是要问候陈默祖宗。

扣分扣得变态,对老师有意见,这也是陈默失去学习兴趣的因素。

算了算了,先见过花魁再说。

希南中学和牡丹公园呈对角,但绕山抄小路,就近很多。

驶过一片偏僻的小树林,陈默突然捏紧了刹车,他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何婉华。”他喊道,“不去食堂吃饭,来这儿……”

“干什么”三个字还没说出,陈默愣住了。

有一个男生,牵着何婉华的手,不是班长丁伟亮又是谁?

何婉华是学校第四朵校花,和陈默来自同一个县的同一所初中。

两人小时候还是邻居。

陈默父亲是位中医,那时还是县里说得起的富人之家,何家家境一般,何婉华母亲还开玩笑,要把她许配给陈默。

但自从初中时,陈默父亲出车祸无法出诊、家境陷入困难后,情况就发生了变化。

丁伟亮则是希南中学的明星人物,多少女生眼中的白马王子。

丁家主要经营餐饮业,资产能排进希南市高校区前二十,长相帅,有他姑妈在,学习成绩也拔尖。

现在,何婉华见私情被亮穿,也不再忸忸捏捏,冷着脸从树后闪出:

“陈默,既然你都看到了,那我就明确告诉你,以后,你少来烦我!”

“我烦你什么了?”陈默一头雾水。

自初中陈家陷入困难后,两人很少见面,见了面也聊不上三句话,我几时烦你了?

伪装学渣肉车 伪装学渣第一次肉/图文无关

“同学间都在传,我跟你在搞对象,还说身体让我淘空。肯定是你大嘴巴、在到处乱说显示摆。你也不照照镜子,就凭你,配得上校花我吗?”

陈默怒火万丈:“何婉华,你胡说什么?”

丁伟亮微笑着挡在他面前:“陈同学,我跟婉华有很多共同语言,请你自觉一些,掂掂自己份量。”

何婉华声音冰冷:“陈默,从今后,我跟你路归路,桥归桥!你哪一点比得过丁同学?你有他家有钱?你有他家有势力?还有你的成绩呢?今天150分制的语文,听说你才考了57分,你怎么不一头撞死啊?”

“你……”陈默血往上涌,泥玛的10分题扣我11分,我不57分真太难了。

“你什么你?”丁伟亮拉着何婉华的手,就走进了树林,心里一个劲地嘲笑:小子,班级里就你不听老子话,现在你传说中的女朋友被我抢走,哈哈哈……

陈默被气得四肢冰冷,机械地开着电瓶车,驶上山路。

心里,却怒火万丈:何婉华,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丁伟亮,老子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山里正在施工,打算建条隧道,工程人员把他拦下:“等放完炮再放行。”

“轰……”

远处一记炮响,碎石乱飞。

“行了,走吧。”工程人员收走栅栏。

“嗖……”

一个什么物体,从被炸飞的山腰位置飞来,击中陈默额头。

他伸头摸了下,奇怪,凉凉的,却没有伤口,也没出血,但东西分明射入了脑袋呀。

突然,识海打开,里面出现了一座九层高塔,上书两个大字:

仙狱。

幻觉吗?他愣住了。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