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女子花上千元烫头却感觉自己被“烫了”头发大把脱落 负责人:我们的操作没问题

今年 9 月份贵阳的吴女士到小河一家美发店做烫染,谁知才几天的功夫,吴女士的头发就开始脱落,头皮都露了出来,吓得她赶紧去了医院。



10 月 29 号上午,吴女士的家人在这家深黔造型美发店,和工作人员发生了争吵。吴女士说,现在她的额头以及头顶,头发比起以前都已经稀少了很多,尤其是头顶,看上去像秃了一块,在医院的检查单上,检查结果显示吴女士患上了雄激素性脱发斑毛发损伤。


吴女士:检查下来医生说上面的头发都是被烧糊了,而且还会继续掉。

吴女士说,烫染头发一共花费了 1400 多元,而她万万没想到花那么高昂的费用来做造型,竟然在一开始就出现了问题。

吴女士:在软化的过程中头发就有问题了,他们没给我说,后来接着给我烫头发,烫的时候就看到前面的头发很贴近头皮, 我也没注意,但他们给我说了,我就说没关系前面这一点等它慢慢长。
但后来事情的发展,超过了吴女士的想象,回家之后仅仅几天,她的头发就开始大把大把地掉落。


吴女士:28 号早上我老公发现我头顶这个位置已经秃了,然后马上洗头的时候就导致很多头发掉下来,以前不会掉那么多。
事情发生后吴女士多次来到深黔造型与店家理论,甚至向工商部门进行了举报,但至今已经一个多月了,事情毫无进展。

吴女士:商家态度太恶劣了,喊我不要在他们店里影响他们的客人。我的想法是头发不能再掉落了,要是再掉我一个女生我怎么生活?第二我希望能得到 100 倍的赔偿,最少也是 50 倍。

见到吴女士再次上门,店里的工作人员张女士态度显得很冷漠。


记者:你了解吴女士的情况吗?
深黔造型美发店工作人员 张女士:我不知道。
吴女士:她知道的,我手机里还有她的语音视频。
记者:你们有其他了解情况的同事你联系一下他,我们在这里等着,找个安静的地方说不打扰你们做生意。
深黔造型美发店工作人员 张女士:你找我们相关负责人,我们不知道。你让她找吧,我们找不到。
记者:怎么会找不到呢?你不是员工吗?
深黔造型美发店工作人员 张女士:对啊,我们只是员工,不可能知道老板,老板不可能每天来店里。
记者:那么她这个问题你们就不处理了吗?
深黔造型美发店工作人员 张女士:我们不知道这个事情。



张女士将吴女士留在了原地,随后记者在店里找到了当初为吴女士烫染头发的发型师赵先生。

记者:她头发是什么情况?
深黔造型美发店发型师 赵先生:当时我有点忙,她的头发是按正常程序做的,但是不知道是药水原因还是什么原因,然后头发就有点脱落。
记者:就是做坏了吗?
深黔造型美发店发型师 赵先生:嗯。

采访中赵先生承认吴女士的头发出现脱落确实和自己的操作有一定关系。


记者:是不是因为你给她做头发才导致了这个情况?
深黔造型美发店发型师 赵先生:是有一定关系。
记者:她也来了几次了,你们这边是怎么给她处理的?
深黔造型美发店发型师 赵先生:上面说他们自己会处理这个事情。
记者:上面是谁做主给她处理?
深黔造型美发店发型师 赵先生:老板,还有现在的负责人,就是你们刚才采访的那个。

了解一定情况后,记者再次找到张女士,希望能做进一步沟通,但在赵先生承认自己工作失误的情况下,张女士却理直气壮地表示作为商家他们在操作中不存在任何问题。

深黔造型美发店工作人员 张女士:我们是正常操作,没有任何问题。
记者:但我刚刚问过给她做头发的发型师,他承认掉发和他做头发是有一定关系的,他是这样对着我们镜头说的。
深黔造型美发店工作人员 张女士:这个我们是正常操作。
记者:他作为操作人本人承认了这个问题,你不是操作人。
深黔造型美发店工作人员 张女士:他不是直接操作人,他只是设计师而已。
记者:做头发有主要的设计师、有助理,但是不可能说设计师不会来操作这个头发。
深黔造型美发店工作人员 张女士:我们发型师都不操作的。
记者:那么当时的技师和助理是哪一位?
深黔造型美发店工作人员 张女士:我们助理回老家了,有事情。
一家店里的两个工作人员,说话明显前后矛盾,不仅如此,刚刚还声称找不到负责人、不了解情况的张女士,突然向记者传达了负责人对于这件事的处理态度。

深黔造型美发店工作人员 张女士:刚刚我打电话给我们老板了,他说他已经在处理了,相关部门已经在处理了。
记者:那么什么时候才能处理完呢?
深黔造型美发店工作人员 张女士:我不知道,我肯定不知道啊。
记者:你刚刚不是说你联系不上你们老板吗?

深黔造型美发店工作人员 张女士:我不知道。

张女士随即走开了,再次对吴女士等人不闻不问。

吴女士:起码你们出了问题要解决啊,到今天一个月了,你们这个店一个方案都没有。(张女士把头转开不言不语。)
眼见和店家无法沟通,吴女士等人只好先行离开,对于对方这样的态度,吴女士表示会考虑起诉店家。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