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女主中了媚毒和暗卫肉高 女主被暗卫肉高H温十三

女主中了媚毒和暗卫肉高 女主被暗卫肉高H温十三/图文无关

他知道她很美,暗卫们私下里都议论女皇陛下的美色,可称得上倾国倾城四个字。

他那时觉得暗卫们言过其实,女皇虽然美,但担不起倾国倾城,可在这个寂静无人的深夜,寝宫里只有他和她两人,奢华而空荡荡的,香炉里燃着熏香,暖和柔腻的香气袅袅的飘散在屋子里。

他看着睡梦中的女皇陛下,突然觉得倾国倾城这个词,不足以形容她的美貌的十分之一。

无名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强烈的冲动,他想要拥她入怀,可又不敢,最终他的手落了一点点在她的肩头上,做出揽她入怀的假象来。

这样就够了。

再多,就贪心了。

夜色就像一瓢浓墨,随着屋子里的刻漏的滴答声,墨色渐渐的由浓转淡。

当天边露出第一缕光线时,无名打算离开,却感觉到身边的女皇陛下腿儿微微一动,轻轻的搭在他的腿上。

无名全身的血液涌到一处,身体几乎要爆炸了。

他全身绷紧,默默的忍受着这难熬又让人暗暗欢喜的时光。

等了小半个时辰,天边全亮了,外面传来宫人们烧水洒扫的细微的声音,女皇陛下仍睡得香甜,没有挪开腿儿的意思。

无名心知再不走就来不及了,等宫人进来伺候陛下起床,就会撞见他。

无名很小心的抽出腿,见女皇仍然睡得香甜,没有苏醒的迹象,无名暗暗松了口气。

他无声无息的坐起身,刚要下床,冷不丁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滑上他的后背,如兰的呼吸轻轻喷洒在他的后脖子上,“一大早的,这是要赶着去哪呢?”

无名僵住了,全身崩紧,动弹不得,全身的血液几乎要沸腾了,后背被她的手滑过的地方,就算隔着衣物,也足以让他又酥又麻,更别提后脖子裸露的肌肤,一挨上她温热幽香的呼吸,好像沾了火星子,热得那一小块地方都快烧着了。

“陛下,天亮了……”

无名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可他知道,他的声音一直在发颤。

“那又如何?”

凤瑾的手指从他的后背滑上他的肩头,用力一拉,便把无名拉回龙床上,她的双手撑在他宽厚的胸膛上,低下头来,乌黑柔亮的青丝落在他的胸膛上。

她看着他,媚眼如丝,这样的女皇陛下,就像那修行了千年的妖精,魅惑撩人,眼波儿只那么漫不经心的飞你一眼,就仿佛能勾走人的三魂七魄似的,叫他的心都酥了麻了软了,恨不得……

无名不敢再想下去,怕冒犯了她。

他压制着胸腔里那颗拼了命跳动的心,低声道,“陛下,若被人撞见,有损清誉……”

“哦,你是怕坏了你的清誉啊?”

凤瑾的语气似乎有点难过,娇艳如花的红唇微微嘟着,水光潋滟的眼波儿斜斜的飞了过来,如嗔如怨。

“不是的,是怕有损陛下的清誉。”

无名连忙解释。

女主中了媚毒和暗卫肉高 女主被暗卫肉高H温十三/图文无关

凤瑾湿漉漉的眼,直勾勾的望着他,望得无名恨不得赌咒发誓,“陛下,属下真的是怕……”

凤瑾突然‘扑哧’一笑,眼睛里闪闪发亮,无名哪里还不明白,他又被女皇陛下逗着玩了。

不知为何,无名突然有了情绪,猛地推开凤瑾起身下床,忽听得身后‘咚’的一声闷响,无名连忙回头,看见凤瑾的额头上已经青了一块,貌似是撞到了龙床的床架子上。

凤瑾捂着额头,有些不安的望着他,“生气了?”

无名怔了怔,他没想到凤瑾不管自己的伤,反而记挂着他有没有生气,无名垂下眼帘,掩去了眼睛里翻涌的情绪,“陛下没事吧?”

凤瑾摇了摇头,又问了一遍,“生气了?是朕不好……”

“陛下不该拿属下来逗乐寻开心,属下只是陛下的暗卫首领,不是陛下的男宠。”

不知为何,无名心中有些懊恼,他也不知自己在恼什么。

凤瑾咬着唇望着他,直把唇色咬得泛白才缓缓松开,“抱歉,朕只是想和你亲近,朕也只有你可以亲近。”

无名心中一动,他怔怔的望着凤瑾,某些隐隐约约的情愫一闪而过,快得他抓不住。

凤瑾似乎很不安,手指缠着发丝,不停的勾着圈,她看了他一眼,“你若是不喜欢,朕以后不这样了。”

无名立即后悔了,他想要改口,可又没那脸皮。

其实他心里真的不喜欢吗?

不!他很喜欢,他只是怕她拿他当玩物,后宫男宠三千人,到头来又剩下几人?

从凤瑾说出她只有他可以亲近,无名就后悔了。

就在他后悔懊恼的时候,凤瑾已经正襟端坐,就好像白日里面对旁人的女皇,那样傲然的,尊贵的,冷然的,透着距离。

“退下吧。”

见她一下子和他拉开距离,再无之前的亲近,无名心里悔得肠子都要青了,可又没办法反口,只得低了头,恭恭敬敬的退下。

望着他的背影,凤瑾的唇角缓缓上扬,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无名刚走,绿衣就推门进来,看见凤瑾坐在床头,加快脚步小跑着进了内室,“陛下今儿这么早就醒了?”

“不早了,若是要上朝,怕是天还没亮就得起床,朕如今不用上朝,倒可以睡一会懒觉。”

凤瑾自嘲的说道,绿衣也陪着笑,不敢接话。

梳洗过后,便是早膳。

早膳后,后宫的男宠们来请安,凤瑾今天连见都没见他们,就让他们退下了。

“陛下,公子们离开时都唉声叹气的,说失宠了,以后日子不好过了。”

绿衣笑盈盈道,凤瑾也笑,笑容很是落寞,“失宠也比丢了性命好。”

钟朗之事,她不想发生第二次。

见绿衣担忧的望着自己,凤瑾笑了笑,“朕没事,你去把人带来吧。”

她今日要给自己的寝宫挑一个掌事姑姑,有了掌事姑姑给她严守着这座寝宫,她的很多机密才不会外泄。她要的人,第一是忠心,第二是能力。

女主中了媚毒和暗卫肉高 女主被暗卫肉高H温十三/图文无关

忠心与能力缺一不可,绿衣忠心够了,只可惜年纪太稚嫩,能力与火候都欠缺。

绿衣带进来的第一个人是制衣局的主管红玉姑姑,二十五岁,五岁入宫,在宫里已有二十个年头。

能力自然不必说,至于忠心……

绿衣带人进来的时候,凤瑾正在屏风后面换衣裳,绿衣让红玉姑姑等一会,她去服侍凤瑾。

红玉姑姑恭恭敬敬的垂手站着,余光瞥见一幅画,画的是位俊秀文雅,高贵出尘的年轻男子,红玉见四下无人,很小心的往前挪了一步,看见画卷的左下角写着一行字。

吏部尚书之子唐清河,年二十二,才华横溢,性情温和。

看着屏风后面的动静,女皇貌似已经换好衣裳,红玉连忙退回原处,垂手站着。

凤瑾问了几个问题,无非是她入宫多少年,服侍过哪些主子,在制衣局做些什么,都很寻常,红玉不知凤瑾突然叫她来是为了什么,很小心的回答了。

凤瑾还算满意,让绿衣打赏了她,便让她退下了。

因红玉的品阶比绿衣高,绿衣殷勤的把她送到宫门口,红玉瞅着旁边无人,小声的问道,“陛下叫我来到底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陛下就一时好奇,想了解一下宫里的各种事宜。”

基于原来的凤锦经常心血来潮做些奇奇怪怪的事,红玉也没有怀疑,又问道,“我看见桌上貌似有一幅画,画的是个男人,陛下该不会又想纳男宠吧?”

“男宠?”

绿衣嘻嘻一笑,也不解释,红玉把凤瑾给她的打赏,分了些给绿衣,又捧了她不少好话,绿衣这才含含糊糊的说道,“陛下十六了,该册立皇夫了。”

红玉眼里的光芒一闪,耐着性子和绿衣说笑了几句,这才离开。

接下来凤瑾见的是御膳房的主管秋意姑姑,和司礼部负责教导宫女和后妃礼仪的钟嬷嬷,同样的过程,只是桌上的男子画像换成了兵部尚书之子,和镇国大将军之子。

秋意姑姑离开前,也是拉着绿衣好一顿拉扯,绿衣照样含糊其辞的透了点风。

而钟嬷嬷离开前,什么也没问。

绿衣把所有人的反应都告诉了凤瑾,凤瑾翻阅着手中的书册并未抬头,淡淡道,“那个钟嬷嬷看起来是个好的。”

“陛下说得是。”

绿衣笑着附和道,就在她以为凤瑾会定下钟嬷嬷时,凤瑾却不再言语。

屋子里很安静,只有凤瑾翻阅书册的细微的沙沙声响,女皇神色如常,绿衣心中却很不安。

就在她额上开始冒汗时,凤瑾突然抬眼扫了她一眼,寒光幽幽,令绿衣心中突的一跳。

“居然冒汗了?这屋子里很热吗?”

绿衣勉强笑了笑,“陛下说笑了。”

凤瑾微微一笑,话锋一转,“那个钟嬷嬷,是你的教养嬷嬷吧?听说你与她私交甚好?”

绿衣顿时面如土色,双膝一软跪在地上,浑身发抖,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陛下恕罪,奴婢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钟嬷嬷比较合适……”

“那为何要隐瞒朕,你与她的关系呢?”

“奴婢,奴婢……”

绿衣浑身抖得说不出话来,凤瑾轻轻放下书册,冷冷的看着绿衣,语气又痛心又冷酷,“绿衣,你太让朕失望了!”

绿衣猛地抬头,满脸是汗的看向凤瑾。

凤瑾却不想看她,挥了挥手,“退下吧!”

“陛下,奴婢没有异心,奴婢只是……”

两道锋利冰冷的目光射了过来,让绿衣下意识的住口,她怔怔望着凤瑾,凤瑾神色冰冷,一双眼睛寒潭一般,仿佛能将人冻僵。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