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总裁攻一遍开会一遍干受 总裁受塞钢笔

2020年11月04日40百度未收录

总裁攻一遍开会一遍干受 总裁受塞钢笔/图文无关

阮喃喃被黎代摁在墙上的时候,心跳疯狂乱飚,差点因惊吓过度而亡。

吻毕,黎代看着阮喃喃,声音低哑地问,“什么想法?”

阮喃喃瑟瑟发抖,腿都快站不稳了,还是硬着头皮问道:“您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黎代反问:“你说呢?”

行吧。

阮喃喃闭上眼,“您想谋杀我。”

话音一落,对面良久无声。阮喃喃睁开眼,发现黎代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眼神晦暗不明,连忙改口,“总、总裁大人吻技一流,所有女人都会为您折腰的!”

黎代问,“是吗?”

阮喃喃疯狂点头,“是是是!”

黎代盯着她,“那你呢?”

阮喃喃石化了。

这人为什么一言不合就挖坑给她跳?

说不是吧……总裁大人的魅力被质疑了,她肯定得卷铺盖走人。

但是说是吧……总裁招秘书的时候,招聘要求上明确表示过,他招的是正经秘书,不是什么情人小蜜,希望应聘者放端正应聘态度以及日后的工作态度。那她还是得卷铺盖走人。

阮喃喃明白了,黎代不是想用吻谋杀她,而是想让她滚蛋。

她非常不舍的看了黎代一眼,咬了咬嘴唇,一脸泫然欲泣,“那总裁,您自己好好保重,我走了。”

阮喃喃这道别来得猝不及防,黎代愣了一下,非常茫然地看着她。她整个人小小的,脸蛋有点婴儿肥,葡萄一样圆溜溜的大眼睛里此刻溢着一点泪水,整个人看起来我见犹怜的,让人保护欲爆棚。

阮喃喃走出去五米时,黎代才从茫然里回过神来。

女人的脑结构本来就比较复杂,阮喃喃尤甚,黎代很多时候都不能琢磨透她到底在想什么。她这个人也老是迷迷糊糊的,根本看不懂他的明示暗示,五年前虽然找她做秘书时警告过她,希望她放端正自己的态度,可这五年下来对她却有了不一样的想法,所以才吻她。

黎代想了想,决定还是直白地说出来比较合适。

他抬脚追了过去,拉住她,目光炙热,“你跟我认识五年了,就没对我产生点什么非分之想?”

阮喃喃一脸惊恐地看着他,“总裁,我发誓我绝对没有,我工作态度很端正的!”

“……”黎代叹了口气,“那你就没看出来,我对你有非分之想?”

阮喃喃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数秒,而后哆哆嗦嗦地抬起手,覆在了黎代脑门儿上,一本正经道:“总裁,您发烧了,我带您去医院吧。”

黎代至今都记得第一次见阮喃喃时的场景。

总裁攻一遍开会一遍干受 总裁受塞钢笔/图文无关

她当时穿着荷叶领小白衣和姜黄色百褶裙,背靠在红色的砖墙上,砖墙内有一棵樱花树,当时开的正盛。偶尔一阵风吹过,粉嫩嫩的花瓣飘落,慢悠悠地落在少女齐肩的黑发上、肩膀上、和素白的鞋上。

要不是她面前还站着个小混混的话,黎代觉得,当时那画面简直美爆了。

他甚至都已经举起相机准备拍了。

结果不知道阮喃喃说了些什么,小流氓突然勾唇,嘲讽地笑了一下,然后就伸手,把阮喃喃抵在了墙上。

眼看着小混混就要开始耍流氓,黎代忙放下相机,从小山坡上跳了下去。

还没抵达战场,黎代就看到少女伸出白嫩嫩的手,轻而易举地把小流氓的手折到了背后,微微凑到他耳边,说了点什么。

此时黎代离阮喃喃已经很近了,他清楚地听到阮喃喃说的是,“同学,不要学电视里那些小混混调戏小女生哦,这样做是不对的。高中是人生中很重要的时间段,你应该好好学习。等你把自己变得很优秀了,迟早会遇到一个两情相悦的人的,加油哦。”

阮喃喃的人和声音都跟她的姓一样软。

但是身手并不软。

直到阮喃喃放开小混混,迈着小步走出去很长一段距离之后,小混混才反应过来,少女手劲儿很大,并且用力精准。

他望着阮喃喃消失的方向,出神了好一会儿。一回头,与同样失神的黎代对视上了。小混混愣了一秒,低声喊了声,“哥。”

之后黎代再见到阮喃喃,是在A大和B大的联谊晚会上。

阮喃喃她们系出了一个王子和公主的话剧。阮喃喃在里面饰演公主晕倒时靠着的那棵树。

黎代是被舍友拉过来拍照的,然而晚会结束后,他相机里出境最多的,就是那棵树。

所有人都以为黎代拍的是公主,他的舍友还费尽心思替他要来了饰演公主的女生的微信。被他随手丢到了一边,后来,在得知公主是阮喃喃的室友后,又满寝室找出了那张纸条,加了公主的微信,从她的朋友圈里捕捉那些关于阮喃喃的事情。

总裁攻一遍开会一遍干受 总裁受塞钢笔/图文无关

知道阮喃喃的学校和院系之后,黎代每周的固定日程除了摄影,又多了一个去阮喃喃的学校偶遇她。

他常常站上好几个小时才能碰到阮喃喃从宿舍楼出来,他不断制造意外,让两人相识。一点一点,循序渐进。直到阮喃喃大三,他们俩才发展到了朋友的关系,可以约着周末一起出去踏踏青,吃吃饭。

阮喃喃毕业典礼那天,黎代原本是打算表白的,但是被他弟弟黎照捷足先登了。

黎照当年在被阮喃喃教育了一顿之后,痛改前非发愤图强,最终考上了阮喃喃所在的大学。他大一的时候,阮喃喃大三。他用了一年的时间蛮横地占据了阮喃喃绝大部分生活。黎代每个周末去找阮喃喃时,总能看到黎照的身影。

黎照比他会来事儿,借着报恩的由头天天缠着阮喃喃吃饭,节假日也总是用各种理由把她骗出去一起玩。

他在阮喃喃的毕业典礼上,买了一个热气球,让人在上面往下撒樱花花瓣,他横跨碧绿的草坪,穿着从别人那儿借来的学士服,手捧鲜花,向她告白。

那场盛大而浪漫的告白后来成了A大的一个传奇。

虽然女主角并没有答应这场求爱。

黎代毕业后父亲意外去世,他迫不得已继承了家里的公司。

他一个毫无经验的人,突然就坐上了总裁的位置,底下自然许多人不服。他每天忙得焦头烂额,再没时间去找阮喃喃。

他只有每天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能拿出手机,点开她的朋友圈,看看她今天的生活,又发现了什么事,心情如何。

看她的朋友圈,成了他唯一的放松和期盼。

一年后,人事经理把阮喃喃带到他面前,跟他说这是他的新秘书的时候,他不知道有多激动,握成拳头的掌心捏出了一排指甲印。

他会在不那么忙的时候,像当年在学校一样制造出一点小意外,好让两人能单独相处的久一点,对彼此了解得更深一点。

然而世界上最痛苦的便是一厢情愿。

他会因为她一个无意的举动而兴奋得彻夜难眠,她的的人生却不会因为他而泛起一点涟漪。

起先他不在意,他觉得只要能每天都看到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可是人性本贪,得到了一点,就会想要更多。

那天,在看到阮喃喃去相亲的时候,他多年的情感终于忍不住爆发。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