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在苞米地我把村花给要了 宝贝 知道你下面有多湿吗

2020年11月05日10百度未收录

在苞米地我把村花给要了 宝贝 知道你下面有多湿吗/图文无关

月起日落,暮色笼罩下的村子一如白天般寂静沉默。

农舍屋顶上有节奏地飘散出一股灰白色的浓烟,时缓时急,不远处零星传来孩子的嬉笑声和狗吠声,一位八旬老人安详地坐在自家门口,过往的男男女女亲切地同老人打招呼。

轮椅上的老人耳朵和眼睛都不太好,淡漠的表情机械性地回应着旁人的问好。他伸长了脖子四处张望,嘴巴不停地嘟囔着什么。

屋里门外,他进进出出,出出进进,频繁地转动使得轮椅咯吱咯吱作响,看得出来老人有些焦躁不安。

“看见我家冬娇了吗?”老人开始伸手拦住行人的脚步,扯着嗓子大声喊道。因为是半聋半瞎,他与人交流一半靠吼,一半靠手势。

被问到的人,有些眼睛也没抬一下地摆了摆手,有些装作没听见就走掉了。就这样眼巴巴地守了半个多小时,儿子招呼老人回屋吃饭,老人死活不肯挪步,端着一碗面抹黑守在门口,吃着吃着,眼泪便不自觉流了下来。

老人姓米,村里的人都习惯叫他老米。冬娇是老米的妻子,比老米小九岁。他俩结婚那年,冬娇二十一岁,老米三十岁。十年里,冬娇接连给老米生了六个孩子,两男四女,年龄最大的孩子现在已有五十一岁。

冬娇奶奶是个孤儿,没上过一天学,斗大的字不认识半个,冬娇这名字是老米给她取的。原先,她并没有个正儿八经的名字,大家伙总“根兰”地叫她,老米觉得根兰叫起来拗口,就给改了名字。改名字一事,冬娇奶奶是同意的。

由于家乡要修水库水电站,年仅十岁的冬娇就跟着叔叔婶婶从浙江老家迁到了江西,阴差阳错就分到了老米所在的村子。

当时,老米正给一户人家当养子,为人踏实能干,手脚勤快,家里家外一把好手。因为那户人家有两个儿子,所以老米的婚事一拖再拖,拖到三十岁家里才给他娶媳妇。

所谓好事多磨,老天爷总是把最好的留在最后。在村里男人们的艳羡和嫉妒下,老米风风光光地把村花冬娇奶奶娶进了门。

嫁给老米,冬娇奶奶是自愿的,没有人逼她。当别人问她为什么要嫁给一个穷光棍时,她悄悄说,在这儿生活了十一年,村子里的男人属他脾气最好,找年纪大点的知道心疼人。

事实证明冬娇奶奶的确没有看错人。

在苞米地我把村花给要了 宝贝 知道你下面有多湿吗/图文无关

平日里,家里的累活重活老米从不让她沾手,上山砍柴下菜园施肥,圈里的牛屎猪粪他全年一手包揽。后来,家里的孩子多了,老米身上的担子就重了,干起活来更是拼命。一双老寒腿就是年轻那会儿没命地劳作种下的病根。对此,他从未后悔过,也不曾有过半句怨言。

据冬娇奶奶回忆,过年为了给家里的孩子每人添一件新衣裳,老米就抹黑砍柴到县里去卖。来回四十多里路,凌晨一两点去,赶天亮之前回。一担四五十斤的木柴能卖上一块多,一个肉包子五分钱,素包子三分钱,馒头两分钱。

每隔三五天,老米就要拿上大布袋上包子铺转一圈,回来时,扁担一头挑着大布袋,另一头挂着麻绳和柴刀,他哼着小曲横在中间往回走。

回到家时,餐桌上已摆好了热乎的饭菜,孩子们个个瞪大眼睛守在门口,三五成群,一字排开。

当时,我就觉得半夜卖柴是一件新奇又好玩的事。后来,听老任说起他小时候村跟着大人夜里去卖柴,我才明白那事并不完全像冬娇奶奶口中说得那般轻巧,而是一件充满了危险和挑战的苦差事。

老任说,早三十年前,农村的山林远不像现在这般宁静、祥和,夜里山间小道上经常有大豺狼和野猪出没,男人们没个两三个人结伴还真不敢上山。所以,每次出门,大家伙都要把手里的柴刀磨得锃亮锃亮的,路上一个紧跟着一个走,互相壮胆、相互扶持。

很多时候,人在前面走,狼就在后面嚎,听得人头皮直发麻,心脏扑通扑通地乱跳个不停。除了担惊受怕,扛着柴一遭走下来,人的肩上、脚上往往得磨掉一大块皮,一阵阵火辣辣地疼,像火烧一样,浑身上下的酸痛更不必说了。

因此,村子里百分之九十的人一个礼拜顶多就跑个两三趟,没有人像老米一样赚钱不要命,哪怕一个人他也照常上山不误,而且一干就是一两个月。不得不说,老米真是条硬汉子,顶天立地的好丈夫。

看看现在一身病痛的老米,你就能想象得到他这辈子是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胃病、心脏病,腿疾、眼疾、耳疾,以及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小毛病。难怪,人到老年的老米会突然性情大变,对冬娇是百般苛责千般刁难。如果说,前半生是老米的劫难,那么后半生一定轮到了冬娇受苦受难。

老米坐上轮椅是我上中学以后的事了。

在苞米地我把村花给要了 宝贝 知道你下面有多湿吗/图文无关

记得有一天周末放假回家,途径老米家门口时,我就看见他歪坐在轮椅上晒太阳,整个人看上去老了不少,病恹恹的。好像就是从那以后,我再没有看见老米站起来过,算上今年他已经在轮椅上生活了十二个年头。

童年时期,与村里的孩子打打闹闹是记忆中最有滋味、最难忘的日子。那时候,基本上每家每户的年轻儿子、儿媳都出去打工赚钱了,家里剩下的就是老人和孩子。

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的日子自然比不上爸爸妈妈滋润,有时几个月才见一次荤腥。一来是因为老人手头不宽裕,习惯了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二来是因为乡下的交通和服务都不便利,有钱也买不到东西。所以,小时候最期待的事情就是逛庙会。

每逢一三五,大人们就挑着担子去七八里外的镇子上赶集,箩筐里装的多半是芝麻、大豆和花生等农产品。当然,季节不同,担子里的东西也就不同。不过,他们很少带我们这些小孩子去,路太长怕孩子走不下来。

这一点上,我可羡慕老米家的孩子了。因为老米不但会带他们上庙会去玩,而且每次赶集回来箩筐里都装满了一大堆的零食。

相比之下,我就没有那么幸运。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