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总裁爹地宠上天 总裁爹的地惹不起

总裁爹地宠上天 总裁爹的地惹不起/图文无关

如果说释的别墅在菲律宾只是一栋欧式小房,那么此刻映入苏小兮眼帘的华丽建筑物,压根就是一座威廉古堡。

“笨小兮!还不快点跟上来,等下迷路了可别打我电话。”

听到迷路一词,苏小兮立马打了个激灵,收回探究目光,灰溜溜地跟上他们,扁扁嘴,“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嗯?”冷冷鼻音,苏小北停住脚步,转身对上傻愣的苏小兮,伸出有些肉肉的小手,别扭地说,“再不快点,丽雅阿姨要生气了。”

苏小夏点头表示赞同,看着一下子又红了眼眶的苏小兮,跑过去牵起她的手,拉着往前走。

“小兮,吃完晚饭我和哥哥有礼物要送给你,到时候再一块感动吧。”

扑哧一声,苏小兮还是决定收回前言,她的宝贝儿子们果然可爱到极点!

从大门走到主屋至少也有两里的路程,玩了一下午过山车的苏小兮有点晕车,所以两个小家伙就决定陪她走这段路。

“小姐、少爷好。”刚走到主屋大门,管家佣人们就排站两边,恭敬问候。

苏小兮不自然地摸摸鼻尖,低垂着小脑袋就跟在管家后面,美眸时不时地睨向咯咯直笑的苏小夏。

笑啥笑!叫你们兄弟俩这么老成,谁都不信你们是妈咪的儿子啦。

“小西,小北,小夏!丽雅阿姨好想你们啊,来来来,抱一个么一个哈。”大厅内,原本窝在沙发上的漂亮女人一见三人,倏地弹坐起来,张开双臂,艳丽的脸上溢满柔光。

“丽雅姐!你是不是故意的。”粉唇噘得老高,苏小兮双手环在身前,脸上刻着‘非常不满’四个大字。

“想小西你也错了么?”樱空丽雅特无辜地对着手指。

“……”苏小兮再度怀疑樱空释跟樱空丽雅不是同一娘胎养的。

苏小北扶额,无力道,“丽雅阿姨,别拿小兮寻开心了。”

“是啊,有什么事吃完饭再说嘛,小兮说过,不按时吃饭,脑细胞会坏掉的。”

苏小夏,你妈咪我什么时候说过这么有建设性的话了?!

“好嘛好嘛,一年没见,你们怎么还是这么不懂幽默的喔。”嘟囔几声,樱空丽雅轻扯落地的雪纱裙摆,站起来,长及腰间的长卷发自然披下,恢复了原先恬静高雅的贵妇模样,不急不缓道,“管家,可以布菜了。”

打一响指,樱空丽雅吩咐女佣们给苏小兮们带路,自己就回房间换衣服了。

在管家的指挥下,女佣们有条不紊地上菜,眨眼功夫,铺着蕾丝花边桌布的欧式长桌摆满各色美食。

“看来有小兮最喜欢的草莓布丁喔。”苏小夏看着苏小兮一脸馋样,食指特地点点自己的嘴角。

浓密睫毛掀了掀,苏小兮下意识地摸摸嘴角,奇怪,她哪有流口水?

“笨!”苏小北用手帕优雅地擦干小手上的水珠,朝这对幼稚的母子努努下巴,冷声威胁,“再不去洗手,两个都没饭吃。”

“Yes、Yessit!”立正,敬礼。苏小兮与苏小夏对视一眼,默契地跑向洗手间。

唉~他这个笨蛋妈咪还有幼稚弟弟到底什么时候才会长大啊。作为负责支撑这个小家庭的大男人,苏小北认为自己有必要改良下他们的“捕爹地计划”。

晚上21点整,乖宝宝的睡眠时间。

总裁爹地宠上天 总裁爹的地惹不起/图文无关

“小北,小夏晚安,等丽雅阿姨跟小西谈完正事,再把她还给你们哈。”樱空丽雅朝床上两个昏昏欲睡的小可爱摆手,话音刚落就拉着极度悲戚的苏小兮火速离开。

“哥,礼物准备好了么?”待房门关上之后苏小夏一改方才惺忪睡颜,小手支着脑袋,侧身躺着。

掀开被子,苏小北递给他一个‘那还用问’的眼神,下床掏出他随身背包里的第三爱。

“苏夏,开工了。”陪苏小兮玩了一下午,都没时间碰他的宝贝笔记本,也不知道有没有漏掉什么重要信息。

苏小兮知道自己的两个宝贝儿子是天才,使用电脑的次数比她这个做妈咪的还要频繁,不过,她并不知道她的私人账户时不时上涨的RMB,全是这两个网络鬼才的杰作。

“哥,这次不要A太多了,上次小兮都起疑了呢。”苏小夏也下了床,银灰色绸缎睡衣裹住他小小的身体,精致的小脸就整一童话小王子。

苏小北抱着电脑盘腿坐在羊毛毯上,荧幕闪烁的光映在他小脸上,唇角微勾,带着酷似某总裁的专属寒气,轻笑,“你真当总裁爹地吃素的?他早就撤掉那套弱智防卫系统了,如果我们现在贸然攻击,铁定会被他反追踪的。”

“反追踪?这套系统的价值可叫那个不菲啊,爷家还真真舍得……”林特助坐在沙发上,左腿勾着右腿,悠哉地晃啊晃。

电脑前的寒颢东抿唇,放下手中马克杯,打量着似乎无异的程序系统,俊眉舒缓,对好友的调侃置之浅薄微笑。

“寒大总裁不多存点钱筹备婚礼,反倒是对那小黑客上了心,您这样还对得起偶千辛万苦接回来的那位准夫人么?”见男人仍不搭理自己,憋了一肚子窝囊气的林特助刻意磨牙。

“作为一名成功的商人,我认为那个黑客的利用价值远比这套系统。”

“噢?”眉梢轻挑,林特助对他口中的价值很是对胃,一下子就把今早的狗血窘况给抛到九霄云外,“这么说,那个叫‘惹不起’的黑客还真神马浮云,你说这大大的企业金库不A,偏偏A你寒颢东的私人账户,这……”

半年来,每隔十来八天就从他账户上挪走一笔钱,然而却从来没有一次超过六位数,最低的一次,竟然是740块。

额,某寒大总裁还为此被林特助大大地取笑了一番,说人家要“气死你”……

片刻静谧,林特助狐疑回头,不料撞上寒颢东近在咫尺的俊美脸蛋,喉结滑动了下,艰难地咽下口水,“颢、颢东,偶家不吃窝边草,你你你不带这么诱惑人家的!”

寒颢东拧眉,退后一步,眼眸深沉如水,“你换香水了?”

“哈?”某特助脸色阵青阵白,抽了抽僵硬的唇角,心虚的别过脸,“偶不是故意偷擦你家限量版香水的呐!”

刀削的轮廓,高挺的鼻梁,薄唇不厚却饱满,美得连天神都会心生妒忌的脸,如果不是那欲要将某特助冻死的寒气,某特助真想给他来个大特写。

“你身上,有那女人的味道。”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