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

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图文无关

想起这事就心碎。

有一次几个同学小凑,酒正酣时不知道谁提起了这个事,一怒之下,我们把酒店的杯盘桌椅摔了个乱七八糟,差点被酒店报了警。

大学时的班花,也是校花。

我们那时候观念比较落后,评价女生丑俊的标准比较原始,主要参考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皮肤白嫩。校花的皮肤,除了衣服挡住的地方,全都是一样的颜色,就像剥了皮的鸭蛋,再撒上几滴水珠,白如温玉、滑如凝脂。曾经有人拿着放大镜在校花的皮肤上寻找过,绝对不会有丝毫的瑕疵。

二是外形周正。校花一六五比一一零的体型,瘦的地方不觉得干枯,胖的地方不觉得肥腻。鸭蛋脸型、丹凤眼、柳叶眉,马尾巴辫子柔软下垂。一双纤细修长的小手击得了排球、舞得了长绸。

三是热情大方、活泼爱笑。见谁都爱微笑说话打招呼是校花的最大特点,由于她学习好,帮助后进生是她的强项,不厌其烦、不辞辛苦,就像亲娘对乳儿那样充满柔情、充满爱。

四是穿着得体。或者说衣服做的得体。不管什么样的衣服,穿到校花身上,自然出现最佳效果。白色能显出阳光,红色显出奔放,黑色能显出端庄,短裙能穿出性感,长裙能穿出妩媚。

这样一位校花坐在教室里,就像一扇整匹的泛黄冒油的红烧肉,悬挂在教室里晃来晃去,别说是班里的男生,就连几位男老师看着看着就流下了哈喇子了。

追求校花,是每个男生做梦都想的事。

那些自愧条件不济的,主动把自己PASS了,寻找野草去了。但是我们几个自认为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倒想试一试。

几个人凑在一起商量谁先开始的时候,最不要脸的体育委员霍伟抢先举手,说他先开始。我们几个人无奈的同意。

我们心里不同意也是有原因的,这个霍伟不仅长得帅、学习好,人品、人缘都不错,组织能力也很好,属于女生崇拜那种类型。万一他成功,我们就都没戏了。

但是没过三天,霍伟一炮打臭,失败而归。霍伟口撕把拧费了好大劲写出来的求爱信,被校花“我没看上你”给结结实实的挡了回来。

霍伟的失败,又有三人主动PASS了自己。

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图文无关

我还是不服:班长、校学生会副主席、校文学社主编、广播站记者的头衔,让我觉得有了十足的把握。

我觉得,写信都是多余的,干脆直接嘴对嘴表白吧。

一天早晨,我把校花截在了操场,郑重的说:我喜欢你,请答应我好吗?

哪知,校花笑得没了气,五分钟才缓过来。好半天才说:班长,你太官僚了吧,别人都正儿八经的写封求爱信,你却想来省事的,一句话就把我搞到手,也太拿我不当回事了吧。不过,看你是班长,我实话告诉你,别费劲了,我不想在我们班找。

打击太大了,也伤自尊了,好几天没缓过劲来。

一个月后,我正准备重整人马,再次进攻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让我极其气愤的事情。

美术系一个矮个子男生竟然挽着校花的胳膊出双入对了。

这是个什么鬼?身高一米六,面如鸡肝,水蛇腰,两排烟熏的小黄牙,中分头两边齐耳,右边太阳穴还贴了一块一元硬币大小的膏药,黑外套、白衬衣,方口布鞋,这个形象,大家应该都不陌生吧。

从那后,我们班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似乎都没理过校花,毕业后的多次聚会也不愿意通知她。

后来听说,校花真的和那个**坯子结婚了,不过经常挨打受骂,遭受不同的小三欺负。

真真的不可思议啊。我一直怀疑当时校花撞鬼了,准备回家请我三奶给她消消灾。

上邪,给人间点正事,让那些好汉也分点花枝吧。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