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书房里沉腰缓缓进入公主 公主把腿伸大点我要进去

2020年11月10日10百度未收录

书房里沉腰缓缓进入公主 公主把腿伸大点我要进去/图文无关

在一个遥远的王国有一位公主,她有一头美丽又神奇的长头发。只要照见光明,不论是日光还是月光,她的头发就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像蜘蛛吐丝一样疯长。为了安置公主和她的头发,国王建了一座高塔。塔有九十九层,用坚固的岩石筑成,冬暖夏凉,一千年也不会倒塌。公主住在高塔之上,头发垂下窗子,一直落到地面上。

地面上聚集了许多商人,他们就剪下拖到地面上的长发,制成美丽的假发,高价卖给为了头发烦恼的人。公主的头发有许多神奇之处,比如,若将碎发撒在头上,它们便会生根发芽,长成普通的头发,替人解决秃头烦恼。如果公主吃下海藻,头发便会变得蓬松柔软,如果公主吃下水果,头发便会散发出清新芳香。于是商人们争相向公主进献海藻制成的零食,以及各地搜集来的新鲜时令水果。除此之外,商人们还带来了珍奇的玩具和时下流行的书本,供公主消愁解闷。因为他们很担心公主心情的变化会影响头发的品质。

人民歌颂公主,因为她的存在本身即会给人们带来切实可见的幸福。甚至连王国的旗帜上都被绘上了一个长发少女的剪影,以表达人们的谢意。

高塔里的公主就这样守在远离大地的窗边,眺望日升月落,这样过了许多年,幼小的女孩长大成人,成为了个子很高的姑娘。长大了的公主不再满足于商人们带来的故事书,那里的故事在公主的眼中变得千篇一律。她读过了世上所有的故事,终于开始想要写下自己的故事。

公主的眼光很挑剔,她不希望自己的故事看起来很土。她着手写下故事最初的篇章,渐渐沉迷其中,不能够停下。商人们看到日夜奋笔疾书的公主,起初十分雀跃。他们一度担心,公主长大成人,会被不知哪里来的野汉子勾走,不愿继续留在塔里。可公主选择了看上去非常安静本分的爱好,这让商人们大为欣慰。

可是麻烦渐渐显现。公主为人物的台词和剧情的设计而苦恼的时候,整夜整夜地不睡,终于开始脱发。地面上落满了纠缠成一团的断发,商人们剪下的长发也不复柔软蓬松,而变得毛躁干枯。城里的假发店开始供货短缺,原本家家户户逢年过节都能购置的装饰假发,变成了阔太太才能换新的奢侈品。人们开始不满,他们不责怪深受爱戴的公主,只认为是商人们没有尽到好好照顾公主的责任。

抗议和暴动此起彼伏,商人们千夫所指,成了过街老鼠。他们焦躁不安,向公主呈献上更多的精美玩具,希望能转移公主的注意力。可是公主甚至没有注意到贡品数量的变化,她从身边的一切事物中取材,无论得到多少都嫌不够。她拆卸玩具,剪裁画册,将物品按照无人理解的顺序排序,期待从中找到她需要的灵感。不知不觉中,她养成了在困惑时挠头的习惯,脱发更加严重。

公主觉得,这个房间里,缺少些什么东西,缺少能使她写出理想故事的重要道具。于是她扔下笔环顾四周,开始思考这个房间里所缺少的,作家必需的物品。日渐暴躁的公主向商人们索要更多的贡赋,而为了平息公主的怒火, 商人们使出浑身解数搜罗来奇珍异宝。闪烁银色光辉的宝石,雕琢了上千个微小人物的精美盒子,名画家的失落手稿,甚至产自大洋彼岸的乖巧宠物。被公主扔出房间的礼物从堆满了九十九层高塔的每一个房间,可公主仍没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书房里沉腰缓缓进入公主 公主把腿伸大点我要进去/图文无关

终于有一天,一个手工匠人献上了为公主祈福的礼物,一尊用山里新近掘出的白玉制成的,公主的小小塑像。工匠未曾见过公主的面容,只凭想象力和商人们传播到世间的画像便雕刻成了与公主本人几乎一模一样的小小塑像。塑像栩栩如生,身着华服,连手套的流苏和帽子上的羽毛都纤毫毕现。公主终于不再责骂商人,也不再彻夜奋笔疾书。她将雕像托在手中赏玩,不曾片刻离手,整整三天。

人们松了口气,心想公主毕竟是妙龄的女郎。她必定是初次发觉了自己的美丽,像传说中的少年一般爱上自己的容颜。若从此公主能与塑像两相厮守,虽有些滑稽可笑,但普天之下便都能皆大欢喜了。工匠成为了英雄。

第四天的早晨,公主召见了商会的领袖。领袖惶恐不安地来到公主面前,公主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冷冷地打量着他。正当领袖无法忍耐,打算开口发问时,公主却抢先一步:“把你的帽子留下,然后就走吧。”领袖困惑地留下帽子,诚惶诚恐地离开。

翌日的清晨,商人们如常来到高塔下收集公主的长发,却发现从前一日起,头发便没再生长。恐慌的商人们连水都来不及喝,便争相攀爬长长的螺旋楼梯,即使气喘吁吁也不敢稍有停留。仿佛一场盛大的马拉松比赛一般,阶梯上到处都是汗流浃背却仍不断攀登的人。倘若有旁观者,定会被他们执着的攀登所感动,情不自禁地为他们大声加油。但此处没有旁观者,所有人都一心一意地迈步向上。

终于,马拉松的胜者们率先到达塔顶,毕恭毕敬地叩门,却等不及回答,便将门推开。门没有锁——房间里空无一人。公主已然不在她枯坐多年的窗边,只余齐齐剪下的长发束在窗棂上,仿如旗帜随风轻轻飘动。人们终于醒悟公主所缺少的,始终无人赠送的礼物是什么。从未有人想过送给公主帽子,因为公主的长发不应被遮掩。那在日光照耀下闪动金光的美丽长发,沐浴在月华之中银辉流转的美丽长发,倘若不再被阳光照射,便不再生长。而戴上帽子的公主,便能成为平凡的女郎,前往任何地方。

商人们怒吼,跺脚,愤怒地将仆人派向各地寻找。可是公主已然走远。人民哭泣,怀念公主,也有人责怪她为何弃人民于不顾。时间渐渐过去,风波平息,人们明白到公主已不会再归来。但仍有人执着地探问神秘的内核,想要知道公主的去向。他们想,公主将会写下她的故事,而读到故事的我们,便能够知道她为何离开,又前去了何方。于是他们搜集从公主离去后发表的每一篇故事,猜测作者的身份,希望能找出公主的踪迹。这甚至成为了一门显学,推论和猜想层出不穷。每当有人言之凿凿断定某一个作者便是公主本人,便有人举出其他证据将其驳倒。更令人迷惑的是,自公主出走起,匿名发表的作品也层出不穷。许多人想要写出被当作公主作品的故事,这些故事有许多都关于高塔与长发姑娘,也有许多隐晦地表达对自由的向往。

可是终究没有人从千万的无名作者里找出公主。这个故事延续至今,依然没有得到完满的终结。只有高塔上飘扬的长发旗帜,静静悬挂在窗棂,经受风吹日晒,代替公主眺望着日升月落,给人无尽遐想。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