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45岁女子被杀人坠楼者砸中身亡 包内钥匙被砸断

11 月 11 日,广东省湛江市。
郭毅住在市区一家酒店 11 楼的一间房内,床边是个软式沙发,沙发上,盖着件大衣,下面似乎平躺着个人,但现实不是。
下面盖住的,是几套折迭整齐的衣物,一个黑色的双肩包。双肩包内,还有些化妆品——但现在,这些东西都已成遗物。
郭毅的妻子叫周素芳,陕西西安人,生于 1975 年。
2020 年 11 月 5 日凌晨,湛江市开发区万达中心,有人从 43 楼坠落,恰好砸到此刻和丈夫、合伙人吃夜宵归来的周素芳。周素芳和那个坠楼者一样,离开了这个世界。


↑周素芳遗物

" 我总感觉我妻子还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11 月 11 日,郭毅告诉红星新闻,今天是妻子的头七,过去 7 天,他每晚都无法入睡," 看着沙发边盖着她的遗物,总以为她还在,一摸,衣物冰凉,没有任何温度,现实一再告诉我,她真的不在了,永远都不在了。"
打开床沿的台灯,昏黄灯光照在那一张浅绿色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上,郭毅努力睁大眼睛,一再看了看:" 没错,就是我妻子呀!"
" 她爱美,怕体重增加,老给自己减肥。" 郭毅说。如今,爱说爱笑和爱美的周素芳,离开了他的世界,留给他的,只有眼前这一纸死亡证明,似乎见证和诉说着,她曾来过这个世界,但在刚满 45 岁时,就又仓促离开,留下 51 岁的丈夫以及那个在读大三的儿子。


↑一把再也无法回家的钥匙

周素芳的双肩包内,还留着她来时的动车票,以及被杨某明砸中致断的那把归家的钥匙,但这是一场没有归途的差旅。
出差进酒店前一刻 身后妻子被砸倒在半米外
周素芳的丈夫郭毅提供给红星新闻的火车票显示,11 月 4 日早上 9 点 59 分,周素芳乘坐 G98 次高铁,从西安北站前往广州南站,当天 18 时 26 分,她从广州南换乘 D7485 次动车至湛江西站。
随行的,还有周素芳的丈夫郭毅,以及周素芳所在公司的负责人党先生。他们公司是做教育培训的,此行来湛江主要是洽谈业务。


↑悲剧事发地

" 当晚大约十点到湛江万达广场入住公寓酒店。" 公司负责人党先生告诉红星新闻,随后,他们到万达中心 5 栋斜对面吃了个夜宵,11 月 5 日凌晨零时许结账返回住地,当他们回到万达中心,准备迈入 5 栋入口时," 嘣 " 一声巨响," 我回头一看,她已趴在我腿边,距离我大概就半米。" 党先生哽咽着说," 当时是 11 月 5 日凌晨零点零五分,我记得很清楚 "。
" 我们男的走得快,我和党总边走边聊,我老婆慢一点,跟在后面。" 郭毅告诉红星新闻," 如果我们三人都快一点或是我老婆慢一点,可能就不会这么倒霉了。"
但这只是他们的善意假设,而人生没有假设。郭毅和党先生也因此陷入深深的自责。


↑郭毅在酒店写《悼念爱妻》

" 我们两家的小孩在上幼儿园的时候,就认识了,是认识 20 年的好朋友。" 党先生说," 周素芳为人开朗、活泼,乐于助人,我们公司同事至今都难以接受她离开我们这一事实。"
砸中郭素芳的那个人——杨某明,后来又弹在周素芳右侧约 2 米处,也当场不治身亡。
而在杨某明坠楼前约 5 个小时,他曾持刀伤人致死。11 月 5 日,湛江市公安局发布的《警情通报》显示,4 日 19 时许,杨某明(男,55 岁,湛江市赤坎区人)在湛江市赤坎区新江路十巷缪某明(男,54 岁,湛江市赤坎区人)家中,因个人纠纷持刀将缪某明砍伤,缪某明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湛江警方通报

《警情通报》还称," 杨某明逃离现场后,于 5 日 0 时许在湛江市开发区万达公寓 43 层坠楼,正好砸中路人周某芳(女,45 岁,陕西省西安市人)。经现场医护人员诊断,杨某明当场死亡;周某芳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跳楼者和老婆离婚多年 和被杀者两家仅隔 30 米
红星新闻记者来到湛江市赤坎区中华街道新江社区走访了解到,杨某明,真名杨海明,和缪某明是邻居。
11 月 10 日晚,红星新闻走访发现,缪某明家拐个弯,约 30 米处就是杨海明家了。这是一栋三层高的楼房,外墙也贴了光亮的白瓷砖,看起来,家境并不是太差。
但到夜晚,杨海明的屋内,没放出任何一点灯光,屋内静悄悄的。据附近居民告诉红星新闻,杨在当地口碑不好,前些年,他老婆已和他离婚,孩子也随他老婆离去。


↑杨海明就是从大楼这一层坠楼
此外,杨海明的父母也已不在,平时只有杨一个人在家。
被杨海明砍杀致死的缪某明,住在一栋低矮二楼楼房,屋内灯光昏暗,一家人至今都还沉浸在这场灾难之中。
同样在独自咀嚼这场无妄之灾的,还有周素芳的家人。
11 日是周素芳的头七,此前一天,她的姐姐、姐夫、儿子以及丈夫等亲人,就走上湛江的街头老巷,为周素芳采购纸钱、香火、鲜花和蜡烛等,等待头七这天带去烧给她。
11 日早上 9 时,他们来到湛江市殡仪馆。但这里没有室外提供给亲人祭奠逝者烧纸钱等场所,他们带着祭品兜转一番后,只好到殡仪馆大门口外的一片荒坡草地上,用碎石和泥块为周素芳搭建临时可祭奠的场域,同时将塑料铺在泥土上,放置苹果、香蕉等祭品,周素芳的相片静静安放在一束黄白相间的鲜花边上。


↑家人在殡仪馆外祭奠周素芳
照片中的周素芳,笑容灿烂,她正看着眼前泣不成声的丈夫、儿子以及姐姐和姐夫们。
" 我不知道回去后,如何向老人家交代?" 周素芳的姐夫一边跪拜,一边啜泣着。
目前,周素芳的家里,还有 79 岁的父亲,86 岁的家婆。但自 11 月 4 日出差后,他们就再也等不回她了。
" 我妹和妹夫住在西安市区,我父亲住在周至县乡下。" 周素芳的姐姐告诉红星新闻:" 妹妹和妹夫每周都会驱车一个多小时回去看望父亲,且经常给父亲打电话,现在,我父亲已在念叨着,‘怎么没见小妹回家或打电话?’ "
" 父亲最疼爱妹妹了,我们不知道如何向父亲开口,老人都还蒙在鼓里。" 周素芳的姐姐说。


↑酒店在房间内为周素芳祭奠
湛江市殡仪馆外,那一堆的纸钱很快烧尽,但其家人更深的苦痛才刚刚开始。" 现在,我最害怕夜晚,不敢闭上眼睛,一闭上,就是那一幕幕,太惨了!" 回到酒店房间,郭毅告诉红星新闻," 他(杨某明)干吗害人呢?!"
说这话时,站在他旁边的是他的儿子、妻子的姐姐以及红星新闻的记者,但没人能回答他这个问题,房间里,静悄悄的。
11 月 11 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来到湛江市公安局,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案件仍在侦办中,目前还没有新的消息可对外发布。"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