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老人惨死家中死状离奇古怪 生前试图想谋害女婿遗书助警方破案

江西省九江市修水县的一个居民小区,公安局的民警正在开展走基层下社区的宣传活动。主题是相信科学反对迷信,这件事与一位已经过世的老太太有关。
几天前年过花甲的徐老太太被人发现在家中“自缢”了,民警赶到的时候,老太太已经停止了呼吸。报案人有两个,一个是老太太的侄子,另一个是她的邻居。据这两人说,他们是当天傍晚赶到老太太家的,房门是反锁的,费了很大的劲才踹开。

随后警察对现场进行了勘查,现场没有任何打斗痕迹,客厅里能闻到比较浓的煤气味,而老太太就是在卧室的房梁上上吊的。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徐老太太似乎是自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不过她的损伤有些古怪。
在死者的嘴巴里有一口饭,上面有透明胶布粘在嘴巴上。一个决定结束生命的人在自己临终之前嘴里含了口饭,还用胶带封住了嘴,常年办案的警察都没见过这样的情况。这虽然是个不小的疑问,但是大家来不及多想,因为现场还留有一张纸条。
经过确认上面正是老太太的笔记,上面很清楚地写到,你两个姑娘不是我的姑娘,也不管我这个娘,还长期听别人的话跟我吵架,把我这个娘气得半死,我长期生病你不回,我活得没有意义。

这分明就是一封写给女儿的遗书,邻居说徐老太太有两个女儿,早年间她和丈夫离了婚,多年来都是一个人抚养孩子。可是老太太尽管有两个女儿,却体会不到亲情的温暖。警察当时有一个疑问,老太太说女儿长期听别人的话跟自己吵架,这个别人是谁呢?
经过走访,警察们了解到老太太说的这个别人应该是她的小女婿,几年前老人小女儿出嫁的时候,对这个女婿很不满意。老太太想要的是个上门女婿,可是上门女婿没等来,还把小女儿给顺走了。
警方当时认为是一个典型自杀案,但是有一个人站了出来,并且斩钉截铁地说,那留字根本不是一份遗书。说话的人叫戴传高,是修水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的大队长,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老警察。

遗书上提到,徐老太卖了一套房子,卖了14.5万,邻居突然想起来了,徐老太前阵子说过想凑钱再买一套新房子。卖了旧房买新房,这分明是对未来生活有规划,一个生无可恋之人,怎么会去考虑将来,这个信息让戴传高瞬间就警觉起来了。
不可思议的是,老人生前的最后一笔卖房钱,竟然不翼而飞了。警察觉得老太太自缢身亡的背后大有蹊跷,而这笔房款就是解锁谜题的钥匙。
警察立刻调查了一下买房人的身份,发现买房的人叫廖某,正是报案人之一,而且他还有一个特殊身份,是当地的一个“土法师”说白了就是装神弄鬼的。

徐老太太去世的时候,嘴里含着一口米饭,还有胶带封住了嘴,这场面曾经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但现在联想起廖某的特殊身份,似乎其中有点关联。警察立刻就找到了廖某,但并没有打草惊蛇,而是问起他买房子的事。
村民们都说廖某没钱,自己住的还是租来的一间非常简陋的小屋,但按照廖某的说法,买房钱是问朋友借的,可是当警察问道朋友叫什么,电话号码是什么的时候,廖某却统统都答不上来。
眼看自己的说辞穿帮了,廖某又改口了,可是这一次他的说法却更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了。他说徐老太太想要认他做干儿子,并想送两间房子给他住。这虽然有可能,但警方依然觉得有问题。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重要的证据出现了,在徐老太太封口的透明胶带上,提出出了廖某的生物建材,几乎在同一时刻,在通往老太太家的必经之路的监控录像当中,警方在案发时间也看到了廖某的身影。
在证据面前,廖某放弃了最后一丝侥幸,说出了自己加害徐老太的经过,可是警察怎么都没想到这场悲剧的起因,竟然是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理由。就在半个月前,徐老太找到廖某,要做法事,去谋害她的小女婿,说事成之后给他一套房子。

这事让廖某动了歪心思,他先是诱骗老太太写下了一张字条,内容,大概就是女儿女婿对我不好,房子卖了之类的。还要求老人准备了绳子、米饭和透明胶带等物品,一步步地把老人带入到了他设计的圈套中。
随后廖某将这张字条放在屋子里头,制造出了自杀的假象。到了傍晚,他就特意拉着老人的侄子假装去找老太太,假装成报案人员,混淆视听。不过最终他的图谋还是在警察的火眼金睛之下全部曝光,如今他只能在看守所里等法律的制裁。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