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我和公gong在厨房 我和么公的秘密

我和公gong在厨房 我和么公的秘密/图文无关

其实,生儿子之前我没有觉得公公“胆小”的。因为女儿小时候我们没有和公公婆婆一起生活过,一年到头也就是过年的时候回去几天而已。所以,我对公公不怎么了解,只是对他颇为敬畏。

听老公说公公年轻的时候聪明、能干,为人也非常善良、真诚,作为村里外来户,他愣是凭着一己之力让原来一贫如洗的家坐上了村子“首富”的头把交椅,是一个受人尊重的响当当的汉子。虽然,那个年代所谓的“首富”也就是吃穿无忧而已。

等到后来一起生活的时候,我发现公公虽然看起来甚是威严,但是和婆婆一样非常善良,处处为别人考虑,大事小事都竭尽全力地帮我们打理。尤其是老公不在家时候,他更是事无巨细,各种操劳和尽心,让我深受感动。

那个时候,我们关系处得非常好,经常和公公、婆婆坐在一起聊天、说笑,公公还教我下象棋,虽然我至今依旧处于入门水平。

但是在儿子出生后,我渐渐地发现和公公的交流和相处慢慢地越来越吃力了。因为我感觉公公似乎越来越胆小了,经常疑神疑鬼的。为何这么说呢?且听我说来听听你就知道了。

小孩子呢难免会哭闹,可是公公是见不得孙子哭的,只要我儿子哭上两三声,公公一定会非常着急地问:“怎么啦?怎么啦?咋又哭呢?”小孩子消化功能不健全,难免有时候会拉稀什么的。所以儿子每次大便完了,公公都会问:“干的还是稀稠?多不多?”这样的询问每天都会要问。

如果他管的时候孩子拉了,他就会瞅着娃娃的大便看半天,完了琢磨着是不是哪里照顾得不周到了。而孩子一天拉几次他很担心,怕万一脱水怎么办?而如果两天没拉他也非常着急,因为他听说不拉更可怕。

给娃和奶粉吧,除非他亲自出马,不然他就会非常担心,会不停地问我我或者婆婆:“你给娃倒了多少水?加了几勺子奶粉?水烫不烫?”因为奶水少,儿子每天喝好几次,公公几乎每次都问。

小家伙有时候会吐奶,公公一看见就会一脸怜惜地给赶紧擦,然后抱着孩子很不高兴地问我或者婆婆:“给孩子喝了多少奶?几点喝的?是不是吃得太多了?”

说真的,刚开始的时候我每次还都会老实作答,但是每天如此,有时候一天好多次,我慢慢感觉很烦躁。不仅仅因为频繁被问,更因为他每次都让我感觉不可思议的谨慎以及对我的不信任,这种感觉很别扭。

以前几乎没接触过婴儿的公公,只要看见孩子比如打嗝、吐奶,甚至三个月前脖子挺不直他都非常紧张,怀疑孩子哪里不对劲,不管我怎么给他解释他都听不进去。

再要遇到孩子感冒什么的,就更别提了,原本每天都小心且谨慎的他会更加焦灼和担心。孩子晚上跟我们睡着,第二天公公一大早就询问孩子的病情,并会清楚地说孩子几点哭了,几点咳嗽得比较厉害,然后就担心得了肺炎......

有时候我或者女儿不小心把儿子碰了或者惹了,他就大声哭,而公公一定会第一个赶过来,不好意思说我,但会很生气的骂女儿,为此爷孙俩没少闹矛盾。

记得有一次女儿从门外往我卧室跑,她跑得太快,没看见刚学会走路的儿子在门帘后,结果两个撞到一起了,儿子摔倒后就哭了,公公婆婆赶来把闺女一阵猛骂,说是孩子小,碰到了多危险,好多小孩摔倒后摔成了脑震荡......女儿气得不行,在房间里又哭又闹,我也不好说啥,但心里也感觉非常烦躁。

还有一次儿子和女儿一起玩耍,不知道怎么了儿子突然躺在床上不吭气,不笑也不哭,只是静静地看天花板。公公发现后赶紧一边抱起来呼叫,一边骂女儿。结果,孩子却一骨碌爬了起来叫“爷爷”。

诸如此类的事情特别多,让我一度非常焦虑。感觉家里的气氛都怪怪的,似乎稍有不留神公公就会像个考官样出来指责一番。可是,我不好说什么,只能硬忍着,搞得自己也身心疲惫。

我和公gong在厨房 我和么公的秘密/图文无关

我不明白公公为何如此胆小且悲观,似乎总孩子稍微有点什么他都会立马觉得是性命攸关的事情。虽然我知道他是好意,是疼孙子,但是这样的方式真的让人无法消受。而这样的他更是和以前我认识的那个说一不二、无所畏惧的一家之主判若两人。

我想,肯定是因为他重男轻女,把孙子看得太金贵。可不管什么原因,这样的气氛让人很压抑和难受。而对于女儿的种种不公平,也让我想着心里就很不是滋味。所以,一度彼此之间颇为膈应!

好不容易儿子快两岁了,大了不少了,伶牙俐齿的他经常能很清楚地说明自己舒服或者不舒服,哪儿疼或者不疼,感觉公公才比之前放松了不少。但是只要看到网上有关小孩子出现意外的新闻,他就又立马紧张得告诉我和婆婆,然后千叮咛,万嘱咐,经常搞得我们俩莫名其妙的。

不久前儿子得了流感,半夜发烧三十九度四。反反复复烧了两天,我赶紧带到医院去看病,结果大夫让打吊瓶。乖巧伶俐的儿子,因为我扎针之前做足了思想工作,所以每次居然都能忍着不哭,说不疼他也不害怕。但是,公公每次听到护士喊儿子扎针都紧张得手发抖,看到那些护士总是一脸狐疑。一老一少,看得我有点好气又好笑!越发觉得公公胆小了。

孩子感冒好转些后,连日愁眉不展的公公脸上终于有了笑意。吃饭的时候,他突然说:“唉,我这辈子成天给娃娃看病,看得我害怕了都!”然后一脸苦涩的说起了那些已经尘封的往事。

他说你不知道老家在山区,交通不便利看病啥有多不方便。而且过去的人都太穷了,所以好多家里都是孩子生得多成的少。像我只有我和你大伯弟兄两个,而他比我要大将近二十岁,中间其实还有好几个孩子的,但都是没活下来。

在我十几岁的时候,你大妈几乎年年生孩子,前前后后生了十三个,可是到最后只活了四个,有的都养到三四岁了,结果生病没有了。那些年,看那些娃娃时都是心惊胆战的,因为你不知道今天活蹦乱跳的他们明天还会在吗?感觉人命经常脆弱得还不如一根草。

其实我还有个和你年龄差不多的女儿,也是在两三岁的时候出意外没了,那个孩子呀,浓眉大眼的长得可心疼了,都会叫“爸爸妈妈了!”唉!!! 说到这里,公公就红了,快速地低下了头。一旁的婆婆也一脸凄凉,悲从中来。

稍顿了一会儿,公公接着说了下去。他说好不容易我当爷爷了,可是偏偏大孙子从一生下就成天生病,动不动就发烧,烧得特别高。我隔三差五的就带着他看病,方圆几十里的医生都认识我,真的是看怕了。好在,他平平安安地长成了一个大小伙,我也总算松了一口气。

最让我后怕的是你哥哥一家子有一年冬天有烟煤中毒,一家三口全昏迷不醒。我浑身颤抖的准备开三轮车送他们去医院,结果手抖得死活把车子发动不起来,幸亏村子的人帮忙。去医院的路上,我的心“突突”乱跳,那条平时几十分钟的路我感觉自己似乎走了几个世纪一样。虽然后来所幸没有大碍,但是我却也像从鬼门关走了一遭样,胆子都倒完了。

这还不算,那一年你哥哥又做胆结石手术,现在说着是个小手术,但那个时候就是个要命的病。他在医院里躺了大半个月,我几乎每天晚上都睡不了几个小时,经常半夜醒来一个人抽烟、抽烟的捱到天亮才罢。我去医院看过他好多次,没有一次不是浑身抖得像筛糠 ......

我听着公公说完后,半晌不知道说什么好。想起之前他的种种言行,当时我只觉得烦躁,却不知道他内心正经历着怎样的煎熬?! 突然感觉自己好肤浅,居然一直觉得他只是胆小。也许,在别人的苦难面前,我们永远都无法感同身受的,毕竟我们不是他。但我想可以尽力去理解和接纳他们的种种情绪,可能这就是我们所能给予的最好的支持!

其实,一辈子要强的公公和盘托出自己这么多后,我心里还有说不出的欣慰。因为他终于肯向我说出自己恐惧,道出自己的软弱了。也许,从那一刻开始我们之间才真正的建立了信任,找到了安全感。

后来孩子去打吊瓶扎针的时候,我就笑着给公公说:“爸,要么您就别进去了,您在外面等着就行。”他听了笑笑,说好。等儿子扎针的时候他果然没进去,只是我一抬头间,看到头发花白、腰身佝偻的公公时不时从门外朝里偷看,禁不住乐了。

从那后,我感觉和公公之间相处愉快了很多,他虽然还是会时不时地“胆小”,但是我每次都会平静地看着他的双眼说:“爸,没事的,别害怕!”他往往也会镇静很多,彼此之间也不觉得有啥尴尬。

也许,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每个人都会在经历生活的各种无奈、心酸、伤痛后,逐渐从曾经天不怕地不怕的孙悟空变成缩手缩脚的唐僧,那个时候唐僧肯定希望有个孙悟空样的人跳出来,给他力量,给他勇气。公公,愿您年轻时候做得了悟空,而今也能坦然地做唐僧!至于悟空的活儿嘛,就让我们来干吧!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