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被老头揉搓奶头的小说 老头下药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被老头揉搓奶头的小说 老头下药不停的揉搓我的乳/图文无关

老金死了,高老头逛街的时候听到这么一句“脑溢血,抢救了一晚上。”几个老太太还在讨论。高老头有点诧异,昨天早上自己还和金老头下棋来着。

“这人呐,说没就没了”。

另外一个老太太叹了口气。高老头没心听下去了,牵着多多往金老头家走去……。

天黑透了高老头才回去。牵着大狗多多一步一步摸的爬楼梯,也不知道哪家人发脾气,摔门的声音传遍楼道到,惹得多多瞎叫唤。高老头有些烦躁。回到家,高老头从厨房找了剩菜倒给多多,自己坐在沙发边上看着它吃。高老头没开灯,窗外的灯光穿过玻璃,在地上映出一人一狗的影子,满屋子都是牙齿,骨头和肉的摩擦声。高老头伸手摸摸多多的头,多多摇摇脑袋。

三天后,金老头家门口搭起了白棚子,丧曲呜呜啦啦的吹起来,纸钱夹杂着纸灰被风吹满了整个小区。环卫工看着满地的纸屑有些无奈,路边经过的年轻人骂骂咧咧的。

高老头一早就出门了,没带着多多,一个人绕着小区一圈又一圈的转,眼看着要晌午了,高老头远远望着前边的白棚子,人头攒动着一片白,丧曲还在吹。

“金老头”…….

高老头嘟哝着,犹豫着走过去。

高老头有点记不得金老头的样子了,看着灵堂正中挂着的黑白头像,就像看一个陌生人,陌生的面孔,陌生的笑。也不知道是自己记性不好还是怎么的,这个人从自己的生活和大脑中完全消失了。高老头抬头看看旁边的人,悲伤的,流泪的,互相讨论的,小声教训孩子的…..。他忽然忽然觉得这些人也很陌生。不,是自己对于他们来说陌生。

“这人呐,说没就没了。”高老头想起这句话。

高老头见鬼了吧。

后来人们讨论,老金办事的时候突然走了。像是被吓到一样。

老金走后的日子里,高老头开始天天往外跑。

“闺女,你家的花该浇水了。”

年轻女孩看看高老头,没理他.

“金小子,你儿子该放学了吧。”

“您忙着吧,高大爷。”

“老李头,咱俩去活动室转转?”

坐在轮椅上的老头晃晃自己空荡荡的裤腿。

每天下午的时候高老头都会牵着多多坐在路牙子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高老头想儿子,儿子住在大城市里,每月都会给他打些生活费,本来想一次给他多打点,高老头不愿意。就想乘着打钱的时间和儿子聊聊天,还有孙子“多多。”高老头伸手摸摸“多多”的头,多多“呜呜”的回应着。不一会学校放学了,不宽的街道顿时挤满了人,孩子们叽叽咋咋的结群的往外走,不时有老头老太太接到孙子,高老头就坐在路牙子上看着。

被老头揉搓奶头的小说 老头下药不停的揉搓我的乳/图文无关

转悠了一天,高老头有点累,领着多多往家走,高老头心里正琢磨着明天去城里看儿子。忽然听见小孩的哭声和叫骂声。高老头纳闷,顺着声音绕到了路边的角落。

几个大孩子轮着抽另一个小孩子嘴巴,嘴里骂着难听的东西。小男孩不敢还手,只一个劲的哭。被打的孩子可不是金老头的小孙子么。

“干什么呢!” 高老头扯着多多跑上去

几个大孩子看到一个老头牵着一条大狗过来吓了一跳。

“老头你该干嘛干嘛去,不管你事”

高老头心里想着自己手里也没东西啊,附近也没人,倒是多多一边汪汪叫一边拽着高老头往前跑,高老头一时没攥紧,多多就窜了出去。几个大孩子吓得四散跑开,多多一口咬在一个大孩子的腿上……

高老头赔了不少钱,在医院一个劲的给人道歉,大孩子家里人不依不饶的在医院骂的很难听。

晚上回家的时候,高老头乐呵呵的。

“嘿嘿,真有你的。”高老头摇摇链子,多多摇摇尾巴。

第二天早上起床,高老头喊多多,可喊了半天也不见多多过来,高老头心里奇怪,平时这会多多早该跑过来了。一边喊“多多”一边往外走,刚走到院子看到地上爬着个东西。

多多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四条腿蹬的笔直,嘴边挂了一滩血…….

那天高老头骂了一天,满小区找那几个大孩子,别人怎么劝都劝不住,最后一个人坐在地上发了半天呆。

“一条狗,还真被这老头当孙子了。”几个年轻人说。

高老头很少出家门了,小区清净了不少。

“听说是病了,因为他的狗孙子”人们说。

五一的时候高老头的儿子一家回来看高老头了,大包小包的往家拎。高老头躺在床上,孙子多多把拨开的花生往他嘴里送。高老头嘴都要笑歪了。

儿子扶着高老头到小区里晒太阳,孙子绕着他转。旁边的老头说:“老高,你这真孙子来了,不想你那狗孙子了吧。”高老头笑笑,不说话。

晚上的时候高老头和儿子聊天

“爸,去我那住吧。”

“不去,你那太挤,不方便。”

“您一个人住我不放心。您不想孙子啦?”

“老头子我还结实着呢,没事带着多多看看我这糟老头就好。”

“爸……。”

“说了不去就是不去,怎么那么多废话”高老头马上要发火。

孙子和儿子呆了三四天要走,高老头有些生气,“这半年就回来一次,呆两天就要走?”“你走可以,让多多呆两天。”

“爸,多多还要上学呢,你又不愿意和我一起住。”

高老头不吭声了,招呼多多扶自己去里屋。

高老头的儿子走了,走之前给高老头请了个保姆。

高老头不在小区里转悠了,出门的次数越来越少,偶尔买菜什么的都有保姆帮忙。

“高老头可真有福”人们说。冬天人们就再也没见高老头了。

“高老头又病啦,这老头,有人伺候他到不舒服了。”

第二年的春天,莺飞草长的日子里,高老头的家门口搭起了白棚子,柳絮夹着纸钱满天飞舞,高老头的儿子带着孙子在灵堂跪了两天。

几个老太太们聚在一起,讨论着高老头的死。“这人呐,说没就没了”一个老头叹了口气。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